周孝正: 社会学视角看中国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今天是我们燕山大讲堂第16期,我们特别邀请中国人民大学的周孝正老师,参加讲座的朋友都是在我这里报名的,这次我发现一个现象,大家在报名时,还喜欢特别阐明,周老师人特别好,自己是周老师的粉丝。关于周老师,他的身份很多,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国家资源报告撰写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科研项目负责人,介绍不多说了。我们用掌声欢迎周老师开始演讲。
:我就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老师,简称人民教师周孝正,今年62周岁,我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六年小学,六年中学,赶上文化大革命,毛主席挥手下乡,我是2000万里面最大的一拨,叫知识青年。
我今天从社会学的角度讲中国的方方面面。1952年院系调整时,曾经把社会学调整没有了,调整其实就是取消的代名词。为什么社会学被取消了?因为社会学不分阶级,而我们那时的社会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1979年3月31日,邓小平指示,社会学要补课。因为党的工作重点也在转移,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百年不能动摇。去年,胡锦涛总书记做的十七大政治报告里面讲到,我党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彻底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理论和实践。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百年不动摇。
我们社会学的鼻祖马克斯韦伯按照“财富、权力、声望”这三个最基本的要素把社会上的人,分成“底层、中层、上层”。中国话讲,人往高处走;社会学叫作社会的垂直流动,财富少的想财富多、权利小的想权利大、声望低的想声望高,虽然财富、权力、声望可以相互转化,但是它们毕竟是三件事情。单纯以阶级斗争为纲,我们社会学就没有余地了。
中国社会的发展重心转移以后,我们社会学第一个任务就是研究社会阶层的分层与流动,这是科研项目的成果,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牵头,已经有书在版了。大家可以买《分层与流动》这本书。这本书将社会分为10个阶层,最惨的一层是“难民”。
难民分好几种,比如生活环境遭到破坏的,叫环境难民。我们主要谈谈“经济难民”,主要分两块,一块是绝绝对贫困人口,一块叫低收入者。这些人的概念和标准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标准,绝对贫困人口就是年人均收入不到683元人民币,一天不到1.87元的人;低收入就是一年不到958元人民币,一天不到2.93元的人。但是国际的标准是另一个,绝对贫困人口一天1.25美元,合8元人民币,一年是3000块;低收入者一天两美元,14块钱,一年就等于5000块,如果不到这个水平线,就是低收入者。
而我们国家的标准太严格,这个效果是我们国家的穷人少了,关键是标准变了。78年时国家扶持贫困线的标准是每人 200元。200元顶现在多少钱呢?那个时候理发是五分钱,现在最便宜是五块钱,涨了100倍。我的头发就是5快钱理的。我们家居住面积是30.7米,在宣武门西大街,好地方吧,当时是多少钱租金,7.28,现在是151.98,如果是市场价格的话,可能是2500。
所以说1978年的200块钱,按照官方的统计口径,最起码是现在的5倍,应该是一千。但现在是683。把贫困县的标准弄的越来越严格,这样贫困人口就越来越少。一天1.87块,在北京打工,管吃管住要上班,如果坐地铁,还得贴1.3毛,下班还走回来。(笑声)
所以说,我认为国际标准还是比较符合我们实际的。如果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现在低收入者有10亿,一天2美元,一年小于5千块人民。当然改革开放30年来,总的来说大家的生活质量都有提高。我们也有很多人的生活水平达到中等以上水平,人数相当于美国人口。我们国家也有了金融资产超过100亿元的富翁。关于富人的消费有时不好统计,但是信用卡会有信息,据统计,上海每月刷卡消费超过50万人民币的有三千人。在北京,一年卖了90辆宾利。在中国,宾利已经卖了300多台了,去年最贵已经不是宾利了。中国奢侈品的消费在全世界第三。美国第一,日本第二,中国第三。按照推算,到2012年,2013年左右,中国是世界上奢侈品第一大消费国。
30年前我们是平均主义大国,所以小平同志说允许一部分的人先富,小平同志说社会主义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共同富裕不等于同步富裕。国家管的169个大型国有企业,现在数字可能有些变化,他们老总的年薪不得超过全员平均年薪的12倍到14倍,比如这个行业平均是 12万,老总最多120万,不得超过140万。美国也是如此,他们老总的平均收入不得超过普通员工的50倍。但是,去年平安保险公司老总的年薪是6110 万,北京晚报报道了这件事,这位老总说,他的年薪是合适的。另一方面,交通强制保险去年全国收了500亿,实际只陪了40多个亿,管理成本分摊140个亿,剩下的资产都聚集到平安保险公司了。好几十个亿就赚了,这种事给谁都赚。这是百分之百的特权,百分之百的强制保险。
这不是健康的市场经济,健康市场经济是可以选择的,比如,我们可以选择不同的保险公司,他们的服务态度不一样,我要选一个服务态度好的。但是我们只有一个,买汽车就得强制保险。这绝对不叫市场经济,也不叫计划经济,借用经济学家吴敬琏的话,是权力市场经济。我在这里念一个文章,是北京晚报评论部苏文洋写的,他说“人类千百万年的历史,最珍贵不是科技,不是大著作,而是实现对统治者的驯服,将权力关进笼子,而我站在笼子外面对你们讲话。”这段话是当年布什当选美国总统讲演的一部分,很鼓舞美国人民。如今,把总统关进笼子的美国人民,面对华尔街的金融危机,他们认为除了总统之外,应该把贪婪的资本关进笼子。具体地说,把华尔街的首席执行官,CEO们也关进笼子,正是这些华尔街巨头的贪婪和无耻,大搞投机,制造了天大的泡沫,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给全体纳税人和世界许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美国民调显示,美国80%人民反对用纳税人的钱给华尔街,应该把高管薪水的上限定义为普通人的50倍。至少中国平安董事长及其高管团队大概不会认同这种限制,高管年薪达到6千万多,其他的高管也有几千万元,他们与员工的薪水100倍不止。中国一些上市公司高官的薪水目标瞄准华尔街的贪婪大老,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治理国家的四个字:常识+良知
这篇文章是两周前写的,北京晚报登的。我拿副总理与平安公司副总经理比比,拿吴仪副总理来说,包括国务院保险津贴费,一年的薪水是12万,而平安的三个副总经理,一天工资就12万。难道他们的收入真的那么恰如其分吗?每个人都有良知。尤其是成年人,应该能够用常识判断一些实话。治理一个国家,可能就是四个字,良知和常识。千万不要让有的人拿着金融模型来糊弄大家。金融衍生产品,就是债务集装箱,后边配一个数学模型,就把美国议会的议员也蒙了。
当然与美国比起来,我们中国大伙不太敢消费,我们储蓄率高达50%,世界没有出现这样的消费结构。挣100块钱,只敢花50块。经济学家说,美国的老太太买房子,老的时候把钱还清了。中国老太太却不断存钱,消费观念太落后了。其实,美国老太太的敢花钱和中国老太太的不敢花钱是有因果关系的。中国存了50元,有一部分转化为外汇储备,买美国国债,我们上个月已经达到1.9万亿美元,这相当于借给美国钱,美国老太太才能借出钱。中国政府大约买了六千多亿美金的美国国债,还买四千多亿美国的企业债,包括两房。现在形成了这样一种关系,美国说,如果不继续买我的国债,我们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不买中国的东西。中国是世界的工厂,比如圣诞树,你要借我钱,我就买一个大的,不借我的钱,我买小的。原来借我钱,我一个月买一双鞋,现在没钱借了,是两个月买一双鞋。(笑声)记得我在北京四中打篮球的时候,回力鞋是10块零6毛,当时是天文数字,我思想斗争了很久,还与父母亲斗,才买了回力鞋,这是我买的最贵的东西。现在也挺好,我都舍不得穿了。所以说,鞋又穿不坏,想不想消费得看经济是否宽裕。
如果不刺激内需,一直走外向型经济,虽然美国人有钱,超前消费,但早晚会不行,他不买我们的东西了,就会有大批工人下岗,如果这些工人下岗了,回家有地种也可以。但是没有地,往前不能打工,往后没有工作了,怎么办呢?这是很不安定的因素。著名的知识分子黄炎培与毛泽东说过,共产党掌政权了如何长期执政?毛泽东说,我们找到了长期执政的钥匙,就是民主。所以胡锦涛讲,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这都属于先进文化的方向。 *总书记讲,我们要建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的相互制约和相互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确保权力正确行使,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是老百姓说的不作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基辛格也讲过,必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所以说,从十六届六中全会,中共中央提出关于构建和谐社会的决定,我们社会总体是和谐的,但是也有一些问题。其中三个最主要,第一个是城乡区域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很不平衡,我刚才介绍贫富差距就说明这个问题。为什么城市发展这么快?我们国家的土地有两种,一种叫全民所有,一种是集体所有。农民的土地虽然是集体所有,但是不允许变更土地用途,我要把我们集体所有的地,拿出一百亩搞房地产开发!国家不许,怎么办,国家会征走。国家征一亩地,补偿是前三年每亩农业产值的平均数。原来种粮食的一亩地两千公斤,就是高产田,就是一亩地两千块钱。所以中国最便宜是土地。这种设计有意思,土地是集体所有的,不是个人的,假如你们乡有一万亩地,那么这一万亩属于你们乡这个集体。如果通过乡人民代表大会,乡人民政府,把集体所有地搞房地产开发,这是不允许的。为什么是集体所有,不能变更土地用途呢?谁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中国出现一个小产权房,这是全世界没有的事。什么是小产权?小产权就是集体所有制的土地建了房子。上面盖了乡人民政府的章,小产权的房便宜,但是不能买,你买了以后有风险,大产权简单说就是贵,北京市上个月四环以内的房子均价1.8万,四环到六环是1.6万。所以我们有了“房奴”的说法。 98年,北京市六层以下砖和混凝土结构的住房,土地成本、建筑安装费、配套设施、利润,总共加起来大概是2000出头。现在到了1.8万,涨了九倍。所以近几年富的最快的人,有很多房地产和卖假药的。(笑声)
前几年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是20万亿,忙活了一年,国民生产总值就这么多。01年,李昌平给总理写信,说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前几天开三中全会,其中重要的议题就是解决三农问题,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个问题卡在哪儿,首先是政治的歧视,第二是经济的不平等。什么是政治歧视,去年十七大政治报告,胡锦涛向党中央人民代表大会建议,逐步城乡按相同的比例选举人大代表。选举法是非常重要的政治安排,我们叫制度安排。从人数上来说,96万农民兄弟姐妹选一个人大代表,但24万市民就能选一个人大代表。这就叫四分之一条款。所以现在要修改,明年三月份开人民代表大会的时候,很可能要修改选举法,逐步提高农民代表的数量,积极稳妥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第二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比较突出,诸如劳动就业,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第三,腐败现象仍然比较严重。什么是严重?国际上有一个衡量的指数,5到8比较清廉,8以上是很清廉,我们现在是3.6,属于严重腐败,温家宝总理做的政府工作报告,用的是这个词,腐败现象仍然严重。世界最清廉的政府是丹麦,瑞典、冰岛等等,他们的腐败指数可以达到9.9,国家福利也很高,一个人从摇篮到坟墓都有保障。但是丹麦的自杀率最高,因为社会福利太好,人们几乎没有什么奔头。中国自杀率也是比较高的。但是中国的自杀事件与其它地方不太一样,全世界男性自杀率是女性三倍,而中国的女性自杀率高男性26%,农村妇女的自杀是城市妇女的三倍。社会学有一个社会工作专业,里面一部分的内容是建立全国自杀干预系统。如果帮助想要自杀的人以后,可以预防80%人放弃自杀的念头。这是为了落实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因为人最关键是生命权。
那么我们怎么反腐败呢?有人说“杀杀杀”。但是,一个大国反腐败能靠杀吗,那我们雇一个职业杀手来好了(笑)。第一、让他不愿意腐败,如果你是党员,要信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如果不是党员,也有自己的信仰系统。第二、让您不能腐败,什么是不能腐败,就给其它人监督的权力。只有权力才能制约权力。 第三、必须让三权互相监督,所以要成立中纪委。同时,我们的精神文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四个文明要一起抓,才能构建和谐社会。 还要让腐败的风险很大。香港的梁锦松曾经因为买一俩汽车,被人怀疑少交税。因为这种车的车型税率过两天以后调整,而他所分管的部门又恰好是这一块。于是梁锦松把税补上了。他的年薪是300万港币,相当于美国总统年薪。但媒体还是不依不饶,就是这么一点事,又道歉,又补税,又给慈善机构捐了36万港币。最后香港廉政公署立案追查,结果是不予追究。而我们的腐败风险相对较低,不能抑制腐败。
第四,让官员不必腐败,必须让官员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有养老医疗制度保障,有房子住,有车开,每年带薪旅游。但是,有尊严的生活并不是大款的生活,想做私人飞机,过奢华的生活那是不行的。美国总统年薪40万美元,等于280万人民币,你想挣1亿,挣大钱,只能下海经商。只要合法经营,自己开一亿年薪也没有关系。
我们社会处于转轨当中,我总结三句话,第一句话叫经济体制的转轨,第二句话叫社会结构的转型,第三句话是迅速进入现代高风险的社会,怎么降低风险,规避风险,化解风险,经营风险,这是我们非常核心的内容。
迅速、全面废除一切形式的死刑
刚才也说到,对于腐败要加大惩处力度,有些人觉得死刑是最有效的。但我认为,一定要迅速、全面废除一切形式的死刑,为什么呢?因为死刑是人类狭隘的报复心理,死刑分四档,一是族群灭绝,或者是种族灭绝,西夏族为什么没有了?被成吉思汗灭了,成吉思汗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帝国,但60年就没有了。这是一个历史的谜。灭族,现在恐怖分子也是用这招。在这里插一个小故事,我们90年就与以色列建交了,我们和以色列是两个优秀的民族,一个是在亚洲的东部,一个在西部。当时中国的有两个劳工在以色列被炸死了,他们一调查,发现是非法劳工,但是以色列按照国民待遇的原则对我们的劳工进行了赔偿。保险公司按照保险条例的细则陪,到他们老家,发现有未成年的子女需要赔偿,有老人需要赡养,每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按1100美元标准,赔到死亡,有配偶的话,一个月的标准是1600美元,于是两个福建劳工的家属各获得70万美元的赔偿。当时的汇率是1对8,所以是560万人民币。最后这个事故传到了老家,他们的老乡全部都愿意到以色列打工。(笑)虽然是非法劳工,但也得按照国民待遇陪。
回到死刑的问题,灭绝种族是最野蛮的,滥杀无辜的,后来又有了满门抄斩,也是很野蛮的。现在又飞跃了,叫血债血还。在以色列,如果偷东西要被砍手。其实,中国政府已经签约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个公约规定政府在有效管辖范围之内,必须全面废除一切形式的死刑。我们已经签了,正在积极创造条件,条件成熟的时候就要废除死刑。
但是有些人认为死刑是震慑,还有人主张恢复腰斩,恢复抽筋等等。比如云南大学的马加爵,把他们的宿舍同学杀死了,让四个家庭家破人亡,怎么办呢?有人认为就得杀人偿命,就得公审,公审的时候,当着一万人将其公审至死,吓的这一万人三天也睡不着觉。(笑) 但是我们国家的文明程度在进步,开始执行死刑双轨制,以前是绞刑,很长一段时间是枪决枪,现在改注射死刑,注射毒液。为什么呢?其实死刑对罪犯的震慑小于终身监禁。因为终身监禁,天天让他以泪洗面,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追悔莫及,而是慢慢烂死在监狱里面。 这不是更残酷吗?到去年,137个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现在没有废的有几十个。所以说,废除死刑是大势所趋,这是一个国家基础文明的飞跃。
就犯罪发生学来说,我们不承认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生下来是潜在罪犯,他一定程度上是环境的产物。内环境是所谓的家庭,外环境是学校。这就牵涉到独生子女了,他们生下来就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兄弟姐妹,就没有手足之情从小缺乏重要的心理体验,成就感,规则感。这些感觉是与兄弟姐妹再一起玩的时候有的。比如小时候我把我姐姐打倒了,我也有成就感。(笑声)如果从小没有成就感,挫折感,你就是法西斯。这叫人格缺陷,心理残疾。所以家庭是一个人成长不可或缺的。
科学的对立面
至于死刑,能消灭一个罪犯的肉体,也不能消灭罪恶,因为罪恶存贮于社会的理论中。从这点可以说到中医的理论,社会学就是治理一个得病的社会,中医是治理一个得病的人体,是仁学,而不是科学。西医是不是科学?是的,西医对于得病的解释,就是因为某些微生物,西药把它妖魔化,对妖魔化的微生物斩尽杀绝。
中国人历史上为什么没有因为一个病毒的流行而死很多人?因为我们有中医。我们早就发现免疫疗法,你小的时候,把经过处理的天花病毒放在你身体了,激活了某部分的免疫系统。SRAS发生的时候,也是介乎于生命与非生命之间的东西。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讲,SARS病毒是新兴病毒,近二十年,由于环境等等已知未知的原因会增加一些病毒,包括禽流感,艾滋病。在03年有非典的时候,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所以西医叫支持疗法。给你帖气管,广谱使用抗生素,我们中医有一句话,阴阳平衡。西医叫微生态的平衡,我们大肠里面有500种菌种,都是一个一个所谓微生物的物种,与周围的微生物是相生相克的关系。多了也不成,少也不成,任何生命都有自己的尊严和价值。
西医制造了药,把妖魔化的病菌斩尽杀绝,这是科学。中医说了,人有七经八脉,343个穴位,但找到今天也没有找到,所以人们说中医是伪科学。我小时候记得很清楚,人民日报突然说北朝鲜一个科学家,居然找到血脉了,在血管里头,血管里面还有小管,就是我们说的颈脉、经络。后来发现是假的。但是你们说针灸没有价值吗。你们做手术的时候,打麻醉剂,但是或多或少有害处。就用针刺麻醉,现在我们与韩国还争穴位,他们申请知识产权。
所以中医说是仁学,不是科学,中医反科学吗?不反。科学有四个对立面,第一是伪科学,另一个是反科学,还有两个一个叫伪科学主义,还有一个是泛科学。你说这个人长的多科学,而不说他长得丑或漂亮,这是典型的泛科学。所谓中医不科学,有人说中医害死了陈晓旭,害死了一个漂亮姑娘。但是西医能不能把乳腺癌百分之百治好呢。西医得把乳房切除,再化疗,让头发都长不出来,化疗能让你百分之百好吗?当然不能了。所以说,西医是科学,中医是仁学。如果一位牧师说他是科学院毕业,这是骗子,神学院才培养牧师。我们社会学也不是一门科学。
你注意,说你科学不等于说你正确,实际科学只解决真善美中的真。要不断实践,不断实验,科学求真的过程永远不会完结,毛泽东说人类不断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人类永远不会停止在一个水平上,有人问卡尔马克思,最喜欢什么。他说怀疑一切。你敢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就必须接受实践的经验。30年前改革开放的时候,当时关于真理标准有几种观点,一个是毛泽东的实践论,他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第二是文革的时候造神运动,凡是毛泽东说的话都正确,“一句顶一万句”。为了配合思想解放,中央发动了一场真理标准的讨论,中央拍板,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唯一这个定语,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加的。唯一是针对两个凡是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否定了文革,文革被称为“十年动乱”。所以刚才讲到十七大胡锦涛的话,“我们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否则以阶级斗争为纲。”
改革30年三次思想解放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所以就必须接受实践的经验,还必须做到与时俱进,与时俱进是江泽民同志在01年7月1日做了七一讲话。第一次思想解放确立了实践的标准;第二次思想解放是小平南巡,不要问姓社,姓资,只要有利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只要有利于综合国力的提高,只要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发展是硬道理。第三次思想解决是现在,可持续发展。发展不难,可持续发展难,所以胡锦涛总书记对三十年的经济增长做一个非常正确的概括。我们三十年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注意,其中环境包括两,一个是自然生态,一个叫社会生态。
自然生态方面,我们的许多河流断流了。黄河1972年变成季节河,1996年变成内陆河,雨季断流。现在有句话 “黄流之水天上来,奔流到开封不复还”。(笑声)过去我们要战胜大自然,但大自然会报复人类。 包括现在的“抗震救灾”,人家应该叫“震后减灾”。所有的山都是大自然的后果,你抗的了吗?科学难道就是正确的代名词?科学是解决求真,不是解决善恶。
科学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信仰是什么,是对大自然的心理仰慕,知道的越多,未知的越多。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所以有人问孔子怎么看,孔子说“敬鬼神而远之”。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所以就不能断论。人类为何要研究未知的领域?因为求知欲、好奇心。时间的历史,时间的起源,这是科学家做的事,也是人类的本能。一个婴儿到一个半月,就有了欲求,由于听力不发达,视力不发达,给什么东西都往嘴里面放。好奇心由一个半月形成及一直到临死前五天,所以如果你说我没有好奇心,那你还有五天的寿命。(笑声) 信仰就是对大自然的心灵仰慕,对未知领域的敬畏。时间简史是霍金的著作,全世界翻印了2500万册,我也买了一本,但是没有看明白。学生问我为什么买呢?我说是虚荣心和好奇心。(笑声)学生说你现在为什么放在床头?我说看那个两页纸就睡觉了。他们说你是正常人嘛。(笑声)
人生下来是平等的吗?除了尊严,没有平等的。你维护社会公正,维护不了,干吗要维护。这就是一种敬畏。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引用了《诗经》的话,“高山仰止、景行行之、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这是一种敬畏的心情。而不是一种功利的心态。功利心态的表现,有奶就是娘,只要赚钱,你看这些大银行家这次都倒霉了,最后殃及我们老百姓,本来我们中国人是量入为出,他们是超前消费,借钱的时候也没有打算还。经济学家犯的错误就是常识和良知,不要相信数学模型。他动不动来一个数学公式,我们就是四个字,就是良知、常识、用党的语言是实事求是。所以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实事求是。凡是我们事业出现问题的领域,就是五个字,不实事求是。所以小平三十年前的讲话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切向前看。
中国重要的是培养公民社会
人类尊严的重要在什么地方?人类是地球上最脆弱的东西,只要一滴水,一口气就可以毁灭我们。但是纵然宇宙毁灭了我们,人仍然比致自己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因此我们人类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所以小平第一个讲话,就是解放思想。现在,我们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建立公民社会,什么是公民,就是自由和负责任决定自己行为的人。胡锦涛同志讲,我们要大力加强公民意识的教育,树立公民正义,民主法制的理念。这是一切问题的关键,我们多草民、暴民、农民、愚民。最缺是公民。对于社会公正的内心追求,对于美好人生的情感寄托,这是中国最关键的问题。我们的教育方针是德智体,后来使德智体美劳,关键你以什么为乐,什么为苦。你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还是闻过则喜,还是“我是流氓我怕谁”,“过把瘾就死”?以什么为乐趣,这是关键。乐的背后就是悲。现在的年轻人总是乐,一个硬币必须有两面。为什么杨佳滥杀无辜,为什么我们社会出这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社会出现这样的人。这也牵扯到中国现在的死刑的问题,我一再重复一句,你可以割断罪犯的生命,割不断罪恶,罪恶存在与社会之中。所以毫无疑问应该构建一个和谐的社会。废除死刑也是一个国家的文明飞跃。按照十七大的话,我们要塑造理性平和的心态,我既不造神,也不树敌。
我们中国人多草民、暴民、愚民,最后是市民、居民、农民,缺的就是公民。30年时间我们的经济得到了发展,同时需要慢慢培养人们的公民意识。我们不慢慢进行公民教育,不给每个国民平等的待遇是不行的。建立一个公民的社会,我们们社会学认为最起码三十年。看一看我们现在的文艺作品,一打开电视,满电视都是“奴才怎么样,臣怎么样”,烦死了。一个国家的电视剧怎么这样,一会儿来一个《满城尽带黄金乳》。(笑声)
我再总结以下。我们社会学三句话,叫经济体制转轨,我们要坚持市场体系的改革。关于健康的市场经济我也说几句,第一是民主政治,第二是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第三叫社会主义荣辱观,第四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前面三句话没有做到,不要谈市场经济。最后一句话,我们目前处于高风险的社会。现在中国一年的交通事故死了10万人,这叫风险。到处都有风险,比如说,中国价值扭曲,有一个叫范美忠的,他跑了,被人叫“范跑跑”,大家说不应该跑的跑了,该跑的确不跑,刘翔叫“刘不跑”。你说不跑,提前告诉我吧?但是你不告诉我,鸟巢那场的票据说平均卖到四千块钱一张。股民跑得了吗?就要不该跑了跑了,该跑的全不跑。(笑声)
所以中国现在全面进入高风险社会,像今年所谓的金融风暴,谁知道股市跌70%,好不容易中产阶级有房有车,一个股灾消灭了许多。中石油发行价是17块,四大国有银行第一次剥离2.5万亿,后来又剥离了1万亿,这次上市了。有形资产,无形资产等等在一起卖了17块,老百姓要买中石油得申购。想申购,得有80万块钱的活期存款,一般工薪阶层是没有有80万存款的,老百姓买不到。上市第一天,中食油涨到48块,头一天就套了散户700个亿,均价42的时候,换手率是百分之百。16.7买的99%的人都卖了,在42的价位上谁买了,92%散户,8%是基金,166天以后,中食油跌破了发行价。在160天以后,接着跌到12块。现在形容美女可以用这样的话,“你就是中石油,去年48,今年24,两个月以前破发,现在二八佳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中石油的董事代表A股向股民表示歉意。中国一些经济学家干什么,有一个作家天天在网上登。股市一万点,什么是忽悠你?就是有组织的诈骗。一百块放在银行今年是97,但是放在股市以后就只有30。
回到社会学的话题,我们社会学分三块,一个是研究社会的分层与流动。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每个层面人的生活方式有明显的差距,你必须明白怎么流动。第二块是社会变迁,以后我有机会你们再讲社会变迁,有六种形式改革、改良、革命、动乱、战争、乱动。第三是如何解决社会问题。因为时间关系今天先讲到这里。如果在座的对我有什么已意见都可以提。我们基础观点: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权力。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以后有机会,一定邀请周老师再来燕山大讲堂。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燕山大讲堂,我们的宗旨,倡导公民社会,倡导法治社会。
“燕山大讲堂”,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主办,腾讯网承办,邀请著名学者和公众人物就当下的热点话题发表演讲并回答提问。论坛面向北京地区大学生和公众开放。初期拟每两周一期,初定每周六下午3:00-4:30举行。 定位:倡导公民理念,倡导法治社会。坚持建设性、开放性、前沿性、学术性。
燕山大讲堂简介:
“燕山大讲堂”,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主办,腾讯网承办,邀请著名学者和公众人物就当下的热点话题发表演讲并回答提问。论坛面向北京地区大学生和公众开放。初期拟每两周一期,初定每周六下午3:00-4:30举行。 定位:关注现实,关注民生。倡导公民理念,倡导法治社会。坚持建设性、开放性、前沿性、学术性。

2010年10月4日 下午 10:49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