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君依:我砸-中方滨兴了吗?

中国目前最伟大的称呼我想就是“推友”。这个群体里面的得部分人都是可以信任的。他们信任我,对我来说,就已经够了。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就几个问题解释一下。

大概是快十二点的时候,我在推上看到方校长要来的消息。而且,很多人都鼓励推友去围观。当时我就换上了艾神的”脑恤“和一双帆布鞋出发了。因为我只看到了方校长要来武大,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所以就在推上问了几句。得知是在“计算机B座四楼”。

我到武大信息学院的时候,大概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具体的时间要看我发推的时间)。在信息学院寻找了很久,看指示牌,问同学,终于找到了。但是却被告知已经搬到主校区了。于是,我有急忙的跑至主校区。刚到主校区的时候,还看见“今日x报”的车往你们开。我想,我找队地方了。便在校门口坐上车,在计算机大楼门前下了车。

不一会便到了。下车的地方,大概是后门。我装作很熟悉的样子大胆的走进去,还有两个女学生过来问我研究生什么盖章的地方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于是各走各的。

看地图,问门卫,都没有得到B座四楼在该怎么走(门卫说,他是刚来的)。我便上楼,因为上了四楼总会早到的。

但是从主要楼梯上去的时候,那两位武大的学生(@ztuizhi 另外一个同学当时没有推号)也出现了。我看见他们拿这鸡蛋,讨论着,便知道他们的来意。所以发了一条推说,看见有人拿鸡蛋,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开始,我并没有和他们搭讪,而是想先找到地方。到了四楼,也找到了。发现并不是个很大的演讲会。只有一个不大的教室,里面有七八名学生,五六位老师。我很奇怪。不确定是不是找对了地方。探头仔细去看,发现桌上放满了切好的西瓜。就又有一点确定了。两位武大的学生也找到了这里,看了一下就走了。我拍了照,发了推,也下了楼,追上他们问到:“你们找到了吗?” 他们反问:“找到什么了?” 我笑道:“你们拿着鸡蛋,我还不知道你们是想干什么的吗!”他们也笑了。

我们边下楼,他们边给我介绍情况。原来这并不是一个讲座会,而是一个项目验收(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好像他们说的是学术答辩)。然后还告诉我,参加这个会议的还有他的同学。我说,可以混进去吗?他们说可以,但是不好动手。下到一楼,他们还商量着想在电梯关门的瞬间砸鸡蛋。我说,不靠谱。

走到大厅,看见大门口有一个肥老师站着。他们告诉我,这个是他们的教授,毕业答辩还在他手里。我们走到门附近,他们似乎还有点犹豫,我便将鞋脱至脚后跟。

突然,那个肥老师向门外猛的走过去。武大的两个同学低声叫道,来了。就是他。

我透过玻璃向门外看去,一个矮胖的人正从车里走出来。我一看,这不就是活生生的方校长吗。正在这个时候,武大同学的鸡蛋也递过来了。我拿起鸡蛋,就冲出了门。

我冲了出去,绕道他们的后面,拼了命的砸出去鸡蛋。可能鸡蛋太轻,用力太大,结果就砸偏了。

他们反映过来,转过身来看着我,那是,我已经把一只鞋子拿在手里了。便砸了过去。中了胸。我有抄起另外一只鞋,砸了过去。在我砸第二只鞋子的时候,肥老师喝道:”你是干什么的。“刚说完,我就砸了第二只鞋子过去。可惜被他和另外一个女老师护住了。

肥老师便向我追了来。我便快跑起来。甩开一段距离,我边退边拍了照片。估计也发了推。

那个老师估计是觉得追不上我,便停下来打电话。我也停下来。四周张望,不知道从哪里走好。我看他打电话,估计是叫保安,就想,先出去再说。便继续往跑的方向前进。但是迎面来了一个保安(穿保安衣服),我不确定是不是他叫来的,便想折回去,最好能把鞋业穿回来,因为地太烫了。

我折回去的时候,那个肥老师站着大门口,向我这边看着,还打着电话。我叫道:一群狗奴才。冲过去,穿鞋。还没有穿好,肥老师就朝我冲过来。我也顾不得穿好鞋,直接像拖鞋一样穿着就跑了起来。

他朝我跑了一段很小的时间,居然汇集了十几个人向我冲来。我的妈呀,我慌张的大跑,鞋都甩掉了。

跑了几分钟,他们停停走走,而我年轻力壮,甩开了一段距离。回头拍照。他们已经停下了,似乎在说话。

我怕他们叫保安在门那里堵我,便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门那里的保安都好像没有什么反应。我便出去了。闯着红灯过了马路。在马路中间等车过去的时候还拍了一张脚的照片。

我过了马路,走进肯德基想休息一下。在那里擦干净汗,休息了一下,便出去观望。这时听见有人叫。我一看,原来是递鸡蛋的同学。

他走到我身边。手里还握着另一个鸡蛋。然后笑道:”太给力了。等等,我把另一个同学叫过来。他也在找你。“

同学叫过来之后,他们都很高兴。说要给我买双鞋。我说不必了。他们说,那就买双拖鞋。方便回去。于是就到附近超市买了一双拖鞋。他们坚持出了钱。真是感谢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太大的惊心动魄。我当时冲过去的时候,甚至感觉到有人推了我一把。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或者还是我感觉的。

所以我说,我没有想到反应这么大。也坚持认为,这是件很小很小的事情。那个时间,那个际遇,是谁都会上去的。

现在警察学校都还没有找我。但是我知道,可能会找的。这是很小的事情。也不要紧的。

下面是几个误解:

1,砸的地点。

很多人,都以为是在讲座的地方。其实不是。是在他们下车,准备进去的时候,在大门外。

2,砸了没有。

砸了。

3,砸中了没有

砸中了。

4,你这么知道砸中了

我们相聚不过三四米的样子。而且鞋子也被方校长矮小的身体挡下来了。

5,当时的有没有刘小少说的严密保护

没有。他的出现很突然。也很低调。

6,那后来的严密保护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可能是肥老师打电话叫来的。

(照片发来都是变形的。就算了!)

原文

2011年5月20日 下午 9:48
作者: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