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福 | 评“放开农村双女户生三胎”

2011年09月25日 20:40:16

  9月21日《第一财经日报》刊登了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侯东民的文章《应另辟蹊径处理出生性别比偏高》,侯东民在文章中首先承认中国目前面临严重的性别比偏高问题,他说:“男婴多出几千万,出生性别比还在如此高位运行,使得解决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再次摆在社会面前。转瞬又是一个10年,是不是还要再拖10年?值得人们认真思考。”那么,侯东民提出了什么建议来应对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下面试进行分析。
   在中国人口学界,侯东民属于保守派,他反对放开二胎,更反对取消计划生育。例如,2010年4月21日《北京晚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人口资源环境经济学室主任侯东民坚持一胎政策不能放开:“光拿老龄化的事说要放开生育政策,根本就没有考虑到经济、环境、资源的综合因素。”
   那么,侯东民是不是一概反对放宽生育政策呢?其实不然。一方面,他反对放开二胎;另一方面,他主张放开农村双女户生三胎。他在《应另辟蹊径处理出生性别比偏高》一文中说:“作者认为,政府应尝试以放开农村双女户生三胎来迅速扭转局面。一旦实行这种调整,不用政府使出浑身解数,就可以基本达到无为而治。”
   不久前,我在《生育政策应该平等》一文中,列举了现行计划生育政策存在的五大不平等:其一,城乡不平等;其二,男女不平等;其三,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不平等;其四,地域不平等;其五,民族不平等。我认为:一个合理的生育政策改革的方案,应该规定所有中国公民的生育权都是平等的。也就是说,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无论是男还是女,无论是独生子女还是非独生子女,无论是哪个地区的居民,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应享有平等的生育权。
   然而,侯东民提出“放开农村双女户生三胎”的方案,无疑是比现行计划生育政策更加不平等。如果农村双女户可以生三胎,但同时农村独男户只能生一胎,这是男女的严重不平等;如果农村双女户可以生三胎,但同时城市独女户只能生一胎,这是城乡的严重不平等。
   “一孩半”政策隐含的意义是:两个女孩的价值才相当于一个男孩的价值,因此第一胎生男孩就不许生二胎,第一胎生女孩才允许生二胎。这种政策使重男轻女的观念更加根深蒂固。“一孩半”政策,是中国出生性别比失衡的诱因。根据人口普查与国家计生委生育政策地区分类数据的研究表明,中国执行“一孩半”政策地区2000年出生性别比高达124.7,比二孩政策下的出生性别比高15.7个百分点。
   侯东民也承认:“出生性别比升高确实与现行政策有关。”那么,要缓解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就应该改变男女不平等的计划生育政策。然而,侯东民为什么反而提出了男女更加不平等的政策建议?“放开农村双女户生三胎”,隐含的意义是:三个女孩的价值才相当于一个男孩的价值,这比“一孩半”政策更加重男轻女。
   像侯东民这种人口学家,总喜欢计划老百姓的生育问题,他既反对独男户生二胎,又主张农村双女户生三胎。似乎哪类家庭能不能生二胎,哪类家庭能不能生三胎,都应该由他来决定。
   众所周知,在没有人工性别选择堕胎的情况下,一个国家甚至整个地球上的人类,男女比例基本上是保持平衡的。设想一下,如果有一位人口学家说:“我国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因此,为了保证男女比例基本平衡,必须实行‘计划性别’的政策,规定哪一对夫妇生男孩,规定哪一对夫妇生女孩。”那么,如果实行这种“计划性别”政策,恐怕出生性别比会更加混乱,并且劳民伤财,倒不如让大自然来自我调节性别比例。
   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是计划生育带来的恶果之一,要从根本上解决出生性别比偏高问题,需要取消计划生育,恢复自主生育这种正常情况。人们的生育当然应该有计划,但这种计划不应该是政府计划,而应该是夫妇计划。
   

上一篇: 评《二胎的官方路线图》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55)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5日 上午 7:00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