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筱赟 | 周筱赟:四川渠县为何成为罪恶的奴?隶社?会?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流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流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杀,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我要永远做一个正直、善良、简单的人。
    本文 仅代表我个人立场,与发布网站无关,与本人供职单位无关。本文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杀,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
  如果有人愿意在我被有关部门抓捕后送牢饭,或者我被打伤住院期间探视,我也非常欢迎。我喜欢吃酸菜鱼、肥肠、猪蹄、牛肉、巧克力(不要用代可可脂的)、可乐、果汁(要百分之百的纯果汁)等。

周筱赟:四川渠县为何成为罪恶的奴?隶社?会? - 周筱赟 - 落魄书生周筱赟的博客

这是我的照片,有种就来砍我,没种就闭嘴,废什么话?可是粪青敢来吗?

 

【周筱赟语录】文学即垃?圾,文人即liú?氓。粪?青则是更低级的liú?氓。我写的不是文学,我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沙,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我要永远做一个正直、善?良、简单的人。
  本文仅代?表我个人立场,与发布网站无关,与本人供职单位无关。本文只陈述事?实,对我陈述事?实不满者,欢迎跨省追捕,欢迎黑?帮暗?沙,欢迎对号入座,欢迎对簿公堂。
  如果有人愿意在我被有关部门抓?捕后送牢饭,或者我被打伤住院期间探?视,我也非常欢迎。我喜欢吃酸菜鱼、肥肠、租蹄、牛肉、巧克力(不要用代可可脂的)、可乐、果汁(要百分之百的纯果汁)等。

四川渠县为何成为罪?恶的奴?隶社?会?
四川渠县官?方救助站为何成了“奴工地?狱”
四川渠县官?方救助站贩卖奴工,打死病死饿死无从统计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四川渠县官?方救助站创立经营的“奴工基?地”(美其名曰“救助基?地”),从2000年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在铁棒、棍?棒威?胁之下强?迫“被救助”的智障人员和其他流浪者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并对外输出奴工,远到新?疆,近到渠县各乡镇的制砖、建筑工地,以及农田,工钱全部归入救助站和承包人的腰包。在奴工基?地里,被打死、饿死、冻死、病死者,确切数字已无从统计。逃跑者被抓?住后,会遭到严?酷拷?打,打死就随便埋了。当地村?民曾在埋尸处挖出过奴工的一只手,此人系吊?打后坠崖死亡。
  大家记得几年?前频繁发生的民政部门把流浪者抛弃到郊外、邻县导致?死亡的事?件了吧?现在我可以说,被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谁知道在街头倒毙的流浪者和智障者,不是在奴工基?地被打死、病死、累死、饿死之前抛弃的呢?
  中?国人真的是对自己人下手最狠的一个民?族。奴工基?地里被打死、病死、累死、饿死的流浪者和智障者,并非异类,而对他们施以暴?行的,都是我们的同?胞,他们怎么就下得了毒?手呢?在人类历?史上常常被人提及的反?人?类恶?行都是针对外族的,美?国殖民者贩卖的是黑奴,纳?粹大屠?杀的对象是犹?太?人,日军集?中?营关的是中?国、美?国战俘,而中?国人一向对中?国人自己最为长忍。这样例子,可能还有现在的朝?鲜、红色高棉时期的柬埔寨和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可以相提并论,但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可能只有中?国了吧。

=====================================================================

光是开闭幕式就耗资2.1亿的亚残运会刚刚结束。把广州人差点搞残的亚残运会所展现的,自然是残疾人无比光鲜靓丽的一面,他们身残志坚,受到社?会多方关爱之类。这当然也不算假话,那些运?动员,因为能拿奖牌,提升国?家形象,当然受到不少照顾。而其他只能沦为乞丐和流浪者的残疾人有这么好的命吗?他们在一些城市管理部门(可简称城?管)看来,非但不能给城市增光添彩,反而是需要驱?逐、管?制、收?容的对象。

光是如此,倒还不是特别出人意料。反正城?管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象,早就不必我说(这里插播一则笑话:以前有个女同事告诉我,她孩子在幼儿园,有一次去开家长会,遇到她儿子的同学的家长,填表写职业是“政?府工作人员”,后来溷熟了才知道竟然是做城?管的。原来是他们觉得被人知道是城?管,会让孩子在幼儿园抬不起头来)。现实当然没有宣?传中的那么美好,凡是中?国人都懂的。但是现实竟然如此长忍黑?暗,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以前在《石首事?件背后的谣?言与真?相》(http://wenku.baidu.com/view/2ecfef31b90d6c85ec3ac6da.html)中说过,“中?国基层政?权的黑社?会化已是不争的事?实”,而现在看来,有些地方,如四川渠县的官?方救助站,则是已“奴?隶社?会化”。奴?隶只是奴?隶主的生产工具,要打要杀,不需要承认任何法?律责任,只看奴?隶主心情,奴?隶主考虑的只是工具被打坏是否合算的问题。

我开头说亚残运会的开闭幕式耗资2.1亿,这个数据当然是有可靠的信息来源的。我只陈述事?实,一向讲究言必有据。耗资2.1亿来自中新社12月20日的报道,在12月19日广州亚残运会闭幕式新闻发布会上,亚组委庆典和文化部部?长何继青透露,亚残运会开、闭幕式总费用为2.1亿?元。有名有姓,还有时间、地点,完全可以核实。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四川渠县官?方救助站创立经营的“奴工基?地”(美其名曰“救助基?地”),从2000年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在铁棒、棍?棒威?胁之下强?迫“被救助”的智障人员和其他流浪者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并对外输出奴工,远到新?疆,近到渠县各乡镇的制砖、建筑工地,以及农田,工钱全部归入救助站和承包人的腰包。在奴工基?地里,被打死、饿死、冻死、病死者,确切数字已无从统计。逃跑者被抓?住后,会遭到严?酷拷?打,打死就随便埋了。当地村?民曾在埋尸处挖出过奴工的一只手,此人系吊?打后坠崖死亡。

这个惨?无?人?道、无比黑?暗的奴?隶社?会,就位于四川省渠县水口乡坪花村3组太平寨,门口挂的牌子是“渠县救助站太平寨救助基?地”,属于县民政局的下属官?方机?构。我要感谢《凤凰周?刊》记者袁凌在12月19日率先揭?露了如此令?人?发?指的真?相。鲁迅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在中?国,不要如某要人说的,“too naive,too simple”了!随后的12月21日,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鲁勋和《云南信息报》记者李元涛在各自供职的报纸上发表进一步的报道,补充了很多细节。

渠县官?方所办的奴工基?地能被披露,是由新?疆智障奴工事?件所引发。12月13日,《新?疆都市报》揭?露,三四年来有30名智障者在新?疆托克逊县佳尔思建材厂沦为“包身工”,工作环境低端恶劣,毫无防护措施,与狗同食一锅面,并多年没有得到报酬(其实当然是有报酬的,只是报酬都给了贩奴者而已)。这些劳工稍有懈怠,便会遭到监工皮?带抽?打,或者其他体?罚、饿饭等形式的惩戒,曾有一些工?人逃跑,但一旦被抓回,就会遭受毒?打,并用铁?链锁住。而贩卖奴工到新?疆的,是一个所谓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又名“乞丐收养所”)的负责人曾令全。此事经媒?体披露后,舆?论一片哗然。四川渠县政?府反复强调,对曾令全的行为一无所知,纯属其个人行为,“四川渠县民政局已开始着手对渠县乞丐收养所展开调?查”云?云。而现在记者调?查的真?相是:正是渠县民政局“救助基?地”,从成2000年成?立的第一天开始,就对外输出奴工,并与曾令全签订了用工协议,互相交换奴工来源。这不是贼喊捉贼吗?让创办奴工基?地的渠县民政局自己调?查自己,能有什么结果?结果只是让他们尽快毁?灭一切不利于自己的证?据。

在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的新闻报出后,当地政?府在第一时间就强?制解散自强队,曾令全的弟?弟曾国华对记者说:“先是民政局的来,他们把这儿与民政有关的东西都拿走了,后来是公?安来这里,把所有与案?件有关的东西都搜走了。”我的朋友、《云南信息报》记者李元涛亲眼目睹了渠县政?府的最后一次行动:5辆车深夜开进村庄,下来10多人将自强队内“培教中心”的牌子砸毁,并将遗漏在办公室里的三面锦旗取走。

而在此之前,办公室里整整齐齐挂着“自强队”简介、曾令全简介,还有一张自强队组?织结构图。排在第一位的是董事长熊克志、第二位就是负责人曾令全。而熊克志便是渠县原县长。

更有甚者,官?方身份的四川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救助站属于民政局系统),直接贩卖奴工赚?钱。曾令全的弟?弟曾国华说:“刘定明以前跟曾令全关系很好,他经常把收?容站的人送到这边来,后来他跟我哥要钱太多,最后闹翻?脸了。后来自己搞了一个收?容站,自己做起了生意。”曾国华反复说,在曾家的智障人很多是渠县救助站站?长刘定明送来的,而且是以私人名义送来,然后收钱。

当然,在曾令全出事之后,刘定明不仅否认曾国华所说,甚至说自己并不认识曾令全,并谴?责了曾令全的行为。当然,所谓口说无凭,我也无法断言曾国华所说全部真?实,关键还是要看证?据。

在曾国华出示的一份合同中可以看到,曾令全与收?容站护送股股长杨?军义签订的用工合同,显示杨?军义向曾令全处带走3名残疾人,工?资每月1000元,合同期为2006年4月30日至2007年4月30日。期间工?人工?资必须交付曾令全,如丢失1名工?人要向曾令全赔偿,如故意将人带走将赔偿2万元。这就是渠县民政部门贩卖奴工的直接证?据。

据《凤凰周?刊》披露,太平寨救助基?地占地140余亩,上世纪70年代由农地征用为麻风病院,筑起了高大石头围墙。随着麻风病人或死亡或治愈,2000年被当时的渠县收?容遣?送站租用为收?容教育基?地,实际是让被收?容人员从事强?迫性劳动和输出劳务,过去为隔断麻风病竖?立的高墙成了县城的监?狱大墙。这里以“救助”为名,将本应在救助站接受救助和接送回乡的流浪人员、乞丐以及部分智障人?士输送到这里,在狼狗、警?棍和绳索威?胁之下强?行劳动,不但要种植寨内100余亩农地、果园,饲养牛羊猪等牲口,还组?织“被救助”人员四出为周围农?民打谷子,起房子,打谷子每亩收取几百斤谷子,起房子的工价则是30-50元每人每天,这些工价都被管理人员所得。更有甚者,救助基?地直接管理人员杨?军义更是在附近乡镇承包砖厂达两年之久,使用10多名有智障问题的被救助人员烧砖干活,赚得暴利。

2005年至2006年,太平寨救助基?地日常的奴工?人员达到60-70人。这些人员来源都是被救助的人员,一车车拉来,在铁棒、棍?棒威?胁之下强?迫劳动,检验其有劳动能力否,有能力者留用,完全不能劳动的智障人员,则趁夜拉走抛弃。大家记得几年?前频繁发生的民政部门把流浪者抛弃到郊外、邻县导致?死亡的事?件了吧?现在我可以说,被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谁知道在街头倒毙的流浪者和智障者,不是在奴工基?地被打死、病死、累死、饿死之前抛弃的呢?我再提?供一条佐证,住在曾令全?家周围的人告诉记者李元涛,这些人一旦被打得伤势太重,或者病得丧?失劳动力就会被抛弃,或者低?价转让给其他人,很多就死在了外面。

村?民们描述,这些流浪者和智障者的劳动极其辛苦,三伏天酷热之时,上午要一直干到下午一两点,汗流浃背,连草帽也没有;晚上10点才收工。看到这些不人?道的场景,他们都感到不合?法而且不合人?伦。当地村长和几名社长、麻风病院医生均向记者证实了这些奴?役行?径。村?民们为反映寨内的不人?道行?径曾经到县、市、省集体上?访,却没能告倒杨?军义。

救助站还把一些理应得到更好?人?道救助的被遗弃婴儿送到这里,这些婴孩大多只有一两岁,到这里后条件恶劣,很快死去,“只有养死的,没有养活的”,麻风病院医生雍朝彬描述。

而《东方早?报》记者的调?查称,基?地管理者常常牵着狼狗、带着警?棍威?胁“被救助人员”强?行劳动,不仅“基?地”内的100余亩农地、果园、菜地需要智障工种植,还要在后面的麻风病房养猪牛羊等牲口。“平时还要四处为周围农?民打谷子,或者是砌房子时去帮忙。”坪花村3组村?民王某表示:“之前,杨?军义还带着十多名智障工去附近镇上的砖窑厂打工,长达两年之久。”这些正好可与《凤凰周?刊》的报道相互印证。

虽然救助站起有高达数层的漂亮楼房,奴工们却住在潮?湿的?水泥地?下室,睡的床是水泥墩,铺着稻草,上?面一床薄薄的破旧床褥。这些床褥来自民政系统接收的社?会捐献。奴工们吃的是红薯稀粥,米非常稀少,多数时候则是菜叶煮稀粥。一年只能见到几顿荤。因为太饥饿,奴工们外出在农家劳动时偷豆腐、生肉吃。四五个月以前,“三号”在太平寨因为偷吃生肉发病死去,后被鉴定为脑溢血。“三号”是一个50余岁的智障老人,被弄到太平寨已经几年。

由于被拉来的一些人员是智力正常的流浪者或临时求助人员,经常试图逃跑。虽然围墙高大丈余,上?面秘密插满了碎玻璃片,仍经常有人成功。村?民王某和父?亲在2005年一个夜晚救助了一个这样的逃跑者。当时王某正在起房子,把砖堆在围墙脚下,逃跑者得以从高墙跳下借助砖堆逃脱。逃到王家,这个逃跑者请求王给了他一只手电,喝了一碗稀饭,并拒绝了王父?亲给他的钱的资助,顺坡逃跑了。

昨天,微博上流传称:“凤凰周?刊主笔袁凌调?查渠县官?方救助站强?迫智障人员劳动后,在新浪博客上刊发相关内容,四川派人到北?京杂?志社坐着不走要求该刊迫?使袁凌撤下博客文章,并要袁凌立即离开四川。现仍缠在该杂?志社,请围观支援。”根据本人的核实,该消息不实。不过,本该救助弱者的渠县民政部门,却对于自己的同类能下如此毒?手,完全丧?失了基本人性,他们是否派人到杂?志社根本不再重要。

早在2007年,山西洪洞县黑砖窑虐?待奴工事?件曝?光后,一时举国震?惊,主犯后来被?判处死刑。但三年过去了,奴工还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普遍存在,在四川渠县,就存在了10年之久。如果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奴工基?地至今还在以奴?隶社?会的生产方式运转。大批当地村?民曾为此到县、市、省集体上?访,都没有任何改变。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原因非常简单,利?用“被救助”人员强?制劳动牟利,这已经是民政系统的救助站固有的盈利模式。

2003年孙志刚事?件发生之前,救助站的前身收?容遣?送站,有权扣?押所谓“三无人员”,并遣?送回原籍。我至今不知道三无人员到底是哪三无,反正只要是?非本地户籍的人员,尤其是?非本地户籍的农村人口,走在马路上,都有可能被收?容站抓去。大家知道,在中?国,凡是政?府部门,办事效率都极其低下,为什么收?容遣?送站有这么大的动力主动上街履行职责呢(先且不管这个职责是正面还是负?面)?当然是为了利益。所有被收?容的人员,都要强?制劳动。如果是老弱病残没有劳动能力,则要求打电?话给家人朋友来交钱赎人。

我想起一个媒?体朋友告诉我的真?实事例:他的表弟原来非常热爱政?府,认为媒?体人成天揭?露社?会?阴?暗面,完全是心理阴?暗,结果有一天,他在深圳就被强?制收?容了。他说他有身?份?证,结果身?份?证被收?容站的扔了,他就确实成了没身份的三无人员了。进去前,被脱了衣服搜?身,然后衣服里的钱物都没了。收?容站宣?称是为了追?查逃犯,他却发现完全就是幌?子,只要交钱就放人,根本不查是否有犯?罪记录。他的表弟那天是半夜给他打电?话,让他想办法交钱来赎人,他后来拖了人交钱终于把人放出来了。结果,这个原本无比热爱政?府的青年,出来后就成天痛骂政?府了。因为他明白了,什么市容整洁、防止犯?罪等等,说得多么好听,其实说穿了,就是为了捞?钱。甚至以安全、清洁名义收去他的衣服,都是为了把他衣服口袋里的钱全抢走。

但是,2003年孙志刚被收?容后被打身亡,导致施行无数年的收?容遣?送制?度一夜之间被废除,由强?制收?容改为自愿接受救助。我虽然没有查阅政?府拨款的数字,但可以肯定民政部门的预算不会有大幅度的增?加,由收?容遣?送站改名成的救助站要维持既得利益,各种令?人?发?指的行为,只要能捞到钱的,都会做得出来。所以我可以预?言,渠县救助站成为奴工地?狱,绝对不会是孤例。这是整个民政部门的系统型行为,今后类似事?件会被更多的披露。据我所知,很多地方的火车站,诈骗外来人员去做奴工,已经形成产业链。

中?国人真的是对自己人下手最狠的一个民?族。奴工基?地里被打死、病死、累死、饿死的流浪者和智障者,并非异类,而对他们施以暴?行的,都是我们的同?胞,他们怎么就下得了毒?手呢?在人类历?史上常常被人提及的反?人?类恶?行都是针对外族的,美?国殖民者贩卖的是黑奴,纳?粹大屠?杀的对象是犹?太?人,日军集?中?营关的是中?国、美?国战俘,而中?国人一向对中?国人自己最为长忍。这样例子,可能还有现在的朝?鲜、红色高棉时期的柬埔寨和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可以相提并论,但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可能只有中?国了吧。我在《爱?国就可以杀女人吃?人肉吗?》(http://bbs.news.163.com/bbs/history/182495102.html)一文中,就曾引用确凿的史料,证明历?史时期频繁发生食人事?件,甚至军?队驱?使百?姓服役,同时兼做军粮,即随时杀了吃?人肉。

我看到的关于渠县奴工基?地的报道,包括此前类似报道中,都没有提出一个问题,即为什么有那么多智障者?《云南信息报》的报道称:村?民们总能看到曾令全的自强队的人出出进进,来的多,出去的也多。“好多人都会送人过来,一个人给200块钱是最常见的,但不是什么人都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曾令全最喜欢的是智障人,特别是“武疯?子”,这些人力气大,教乖了能干活。村?民们说起曾令全的“本事”时,流露?出佩?服的神情。曾令全的名声越来越大,有人自愿把家里没有办法管?教的“武疯?子”交给了曾令全,“知道在他那里受?苦也愿意送过去。”

为什么所有媒?体都没想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智障者呢?而且是在北方或山区更多?此次被媒?体曝?光的四川渠县,就是山区。而奴工基?地所在的太平寨,距离渠县县城虽然只有约40公里,但因山路崎岖,驱车前往至少一个多小时。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智障者多是先天导致,和当地经济发达程度呈正相关的关系。比如,孕妇在怀?孕期间叶酸摄入不足,就会导致胚胎在大脑分化时出现问题,因为叶酸对小孩的大脑发?育,特别是神?经系统的发?育起着关键作用。猪肝、鸡蛋、豌豆、菠菜等食物中都含有比较丰富的叶酸,但是,我上?面举的这几种食物,对于欠发达的山区而言,又怎么能经常吃到呢?能有馒头咸菜吃,能填饱肚子,就非常不错了。世界范围的统计表明,全世界每年大约有500万名出生缺陷儿诞生,其中85%在发展中?国?家。有统计显示,自从19?86年开展出生缺陷监测以来,我?国新生儿出生缺陷就一直处于高发状态,我?国是世界上出生缺陷高发国?家之一。而今年,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实在是够讽?刺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日 上午 12:34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