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选举与治理 | 且看新华社如何应对北大孔教授

且看新华社如何应对北大孔教授

作者原标题:且看新华社如何应对史上最狗血喷头的公开叫骂

作者:祝振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1-12

本站发布时间:2011-11-12 22:45:15

阅读量:2次

  最近,北大的一个自称是孔子第几十代孙子的教授,挑起了“三妈”事件,在全民道德如此不堪的今天,这位北大教授、这位孔孙子,无疑是在国家的形象、国家知识分子的形象以及几乎所有国人形象之上,兜头浇上了三大粪勺刚刚掏出来的人屎狗粪,汤水淋漓、味道刺鼻。这位孔孙子教授偏偏还不过瘾,还在网上跳着脚叫骂,看这架势,一定是要把全国非孔孙子网民骂倒骂臭,直至一命呜呼、默不作声。

  于是乎,无数道德感尚存的人们看不过去了,网络上,板砖胡乱横非,爸妈爷奶纷纷被性交。这位孔孙子教授挑起全国民众的口头性交,得意洋洋之际,却遭遇到了新华社的狙击——新华社发表《岂能把粗鲁当个性》一文,言“作为一名教授,用粗话骂记者、通过微博向公众炫耀,缺乏对公德的基本尊重,缺乏学者基本的表达理性,不仅有辱作为教授的节操和尊严,而且缺失起码的公民素质,令人汗颜”;“应由所在学校、其他教育机构或者教育行政部门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

  有网友戏谑,孔教授应该对新华社破口大骂。说这话的,颇认为教授还是个人、还有人的理智,是不敢对新华社耍流氓的。正当这位网友与无数读者正沉浸在将军成功的快感中时,不曾想,这孔教授的马蜂窝已然开炸了,怒火中烧大有灭掉某个海子之势。

  孔教授在他的第一视频阵地上,毫无顾忌地破口大骂新华社“那帮王八蛋”,“顶风作案”、“撒谎造谣”、“带头制造虚假新闻,带头向‘汉奸媒体’屈服”,并断言:“新华社已经不归党中央管了,新华社现在归《南方周末》管,新华社现在归广东省委管,新华社归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同志管”,“‘南方汉奸报系’肯定威胁它,‘你新华社不支持我,将来美国爷爷来了,先把你们都杀了’,新华社害怕呀。新华社早都丧失民族立场了”,“你们现在竟然脱离党中央的领导,公然给‘南方汉奸报系’做走狗”,“新华社,我请问你,你要干什么?你是要造反吗?你是要发动人民起义吗?新华社为什么不听党中央的?新华社刊发过多少与党中央指示不相符合、不相一致的这样的报道?”

  若只是看到上面的白纸黑字,我真实不敢相信竟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真地是怀疑我的脑子进水了,我无论如何是不敢相信在公开的场合、公开的媒体上,一位北大教授是敢于用这样的口吻、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语言、这样的污言秽语叫骂新华社的。严重之处在于,孔教授是在以政治局的口吻,把“南方汉奸报系”、广东省委以及省委书记汪洋置于将要被打倒、被剿灭、被抓捕、被杀无赦的地步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和孔子攀亲的教授是疯掉了吗?看其滔滔不绝的骂人逻辑,还算有条理、有因果,不像。他是被指使吗?循着他的大骂,我找到了两个线索,一个是,他说:“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有一位,我听说他去视察新华社,对新华社的工作给予了严肃地批评,说:‘你们新华社的工作还不如人家孔庆东的博客’”;另一个是,他说:“我这两天收到北大很多同事、领导的坚决支持,说:‘孔老师,你是我们北大的良心,我们北大上下坚决支持你’”。

  这也就是说,孔教授是在暗示,我在上面,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撑腰,在学校,我得到了北大领导的“坚决支持”。我觉得,以一个北大教授的身份,上面两个假设有可能成立,孔教授的暗示恐也非空穴来风。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不太相信“党和国家领导人”抑或“北大领导”会授意或授权孔教授,“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卡扎菲领导的党及其“党和国家领导人”兴许会这么干,金家的大学领导兴许会这么干。中国共产党和北大领导,难道也回这么干吗?是孔教授的捏造,还是孔教授的“泄密”?我疑惑了,我很想知道。

  我不知道公开谩骂国务院下属机构新华社为“王八蛋”、“走狗”是否已经触犯法律,我也不知道以“汉奸”定义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以及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书记汪洋,是否已然触犯法律。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是新华社、广东省委以及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为此而狗血喷头、遗臭万年,就是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要接受行政、法律的以及民意的处罚。

  我查了一下,新华社的权威定义是这样的,“新华社是中国的国家通讯社,法定新闻监管机构,同时也是世界性现代通讯社。新华社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创建的重要宣传舆论机构,从诞生起就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肩负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发挥喉舌、耳目、智库和信息总汇作用,为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重大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新华社的前身是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成立的红色中华通讯社(简称红中社),1937年1月在陕西延安改为现名”。

  屈指算来,新华社已经成立了80年。80年来,在公开场合、公开媒体被如此狗血喷头破口大骂,好像这是头一次;此前,新华社的敌人及报道对象,是国民党这个很牛逼的党派,后来是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全世界的一切牛鬼蛇神。而今,一个自称是孔子第若干代孙子的北大教授,就这样成了新华社的死敌,就这样竟然就能以单挑的方式,一口灭掉了有着80年历史的新华社!不能不感叹“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昔有给根撬棍,就能让地球滚蛋的混蛋;今朝,出现了给个话筒,就能把新华社“操”得哑口无言的教授。孔孙子之孔爷爷有言,是可忍孰不可忍。

  新华社该如何从被辱骂、被奸污、被掌嘴、被打滚的境况中站起身,为自己辩诬,抑或承认孔教授所言不谬,打掉颗牙就当个结石吃下去了,这需要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3日 上午 12:00
作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