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Voices | 网民报导:抗争专刊

Image courtesy of Shrieking Tree on Flickr (CC BY-NC-SA 2.0).

Image courtesy of Shrieking Tree on Flickr (CC BY-NC-SA 2.0).

这篇报道由以下人员调研、撰写并编辑:Rebecca MacKinnonWeiping Li Mera Szendro BokSarah Myers

过去两周,某些政府持续镇压线上抗议。对网路运动人士来说,网络世界极为动荡不安。在叙利亚,知名博客暨言论自由推动者扎赞·甘扎维(Razan Ghazzawi)和她的同事又一次被叙利亚政府逮捕。去年12月,甘扎维曾被羁押15天。虽然她和她的女性同僚曾在今年2月18日获得自由,与她共事的男性抗议者依然被关押在狱中。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另一位网络活动人士也再遭牢狱之灾,她就是努力争取公民权利的巴林博客扎那伯·阿尔-卡瓦亚(Zainab Al-Khawaja)去年12月,她曾被巴林警察残酷地投入监牢。今年2月14日,在一次争取民主的和平请愿中,她又一次被逮捕。

在北非,两名摩洛哥学生在FacebookYouTube上发布了讽刺摩洛哥国王的视频,因此被指控“诋毁摩洛哥的神圣价值”。在沙特埃拉伯,一为名叫哈扎马·卡什伽里(Hazma Kashigari)的年轻的记者在Twitter上调笑先知莫哈默德,因此也成为了政府的攻击目标。

受到威胁的网络活动人士的名单不止於此,下面会列出更多人名。现在有很多网民为言论自由而斗争,同时面临不断升级的政府仇视。但是,他们的努力在网络空间得到更多的关注,也从公众那里赢得更多支持。

作为关注言论自由的团体,全球之声和电子前沿基金会EFF一起创建了名为“受害博客”(Bloggers Under Fire)计画,希望藉此让世人了解更多这些自由斗士的抗争故事。我们坚信,借助信息的力量和网民的合作,像甘扎维和阿尔-卡瓦亚的这样的勇士,会用他们的困境和努力让世人觉醒,甚至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抗议活动。

以下有更多关於迫害以及其他在网络空间发生的重要事件:

迫害

伊朗记者正在遭受来自政府的强势镇压(详情请见以下的 “审查制度”一节),同时面临来自匿名人士的恐吓邮件。政府甚至将威胁扩大到活动人士的家庭成员:有报导称,正在狱中的博客弥迪·卡扎里(Mehdi Khazali)的妻子和女儿被国家安全部门绑架。伊朗-加拿大程序员萨义德·马拉可伯(Saeed Malekpour)的网络程序被人滥用,拿来上载色情内容,他因此被判死刑,并会“随时执行”。

在地球的另一头,中国活动人士朱虞夫 被判七年徒刑,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另一名言论自由倡议者在中国的家属遭受威胁和骚扰,他们的私人信息也被公布到了网上。

在韩国,一名曾 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嘲讽本国总统的法官已经辞职。虽然这位法官似乎是因为过低的工作评价而丢掉工作,但他的支持者声称,都是因为他在网上发表了一系列讽刺言论,才遭此下场。

审查制度

2月10日,伊朗的互联网又一次中断。这次被封锁的网站采皆用安全套接字层协议(Secure Sockets Layer protocol),以传输加密信息。不过,网络几天後就恢复了正常。网络中断的原因依然未知,但人们猜测这与即将在三月举行的大选有关,政府试图打压任何可能的抗议活动。其他人则认为这次断网是伊朗“国家互联网”到来前的预演,伊朗政府试图藉此屏蔽一切与官方意识形态箱左的网站。

中国在“管理”微博的问题上变得更加强硬。根据全球之声香港同事Oiwan Lam的报导,在广泛推行实名注册之後,中国计划在微博内部设立监视部门。目前,主要的微博服务要求所有的用户以真实身份注册。但是,这一政策似乎 似乎不适用於海外用户。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关微博的信息,以及中国网民如何绕过网络审查,请观看半岛电视台网站上的视频《中国的审查制度》

巴西政府要求网站管理公司取消“有关巴西或者带有巴西意味的色情网络域名”,即使所属的.eu域名不在巴西政府的权力管辖范围之内。同时,巴西政府还利用Twitter富有争议的审查制度,让巴西的驾驶人无法发布交通警察在路上的监视位置。

泰国的互联网连接质量每况愈下。这份报告揭示其远在在於政府在曼谷郊区组建了“战争办公室”,用以过滤网络连接,以致在信息高速公路上造成了拥塞。

在乌兹别克斯坦,所有以本国语言编写的条目都已经被屏蔽

本·阿里(Ben Ali)政权被推翻後,突尼斯的审查机器也被关闭。突尼斯人现在争论的问题是哪里是言论自由的上限;突尼斯法院已经要求突尼斯互联网机构(ATI, Tunisian Internet Agency)封锁色情网站,在输掉了第一轮上诉之後,ATI继续向更高一级法院上诉。

无国界记者组织开始建立镜像网站,以帮助独立新闻网站绕过政府和其他组织的审查和网络攻击。现在镜像的网站包括车臣杂志Dosh和斯里兰卡网络报纸Lanka-e News。

网络监控

华尔街日报和卫报调查了一个数据库,上面列有参加华盛顿情报支持系统(ISS, Intelligence Support Systems)世界监控贸易展的与会者。从名单看来,除了侵犯人权的国家代表之外,美国警察部门也同列其中。

加拿大针对政府取得电脑资料的行为,展开新立法,并引发了对监控问题的担忧。

网民活动

在巴基斯坦,从2005年到2011年,互联网宽带用户增长了1500万,从而带来了公民报导的繁荣

来自维基百科的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和凯特·沃尔什(Kat Walsh)为《华盛顿邮报》撰文,讨论互联网草根用户在一月抵抗SOPA/PIPA立法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并重申维基百科将尽全力保护用户的权利。

草根新闻社交网站中东之声(Middle East Voices)模仿Pinterest,搭建了数字平台Live Lula,旨在促进有关阿拉伯之春发展的网上交流。

国家政策

欧洲法院判决,社交网站不可被迫加载用以阻止非法音乐下载的过滤器。

网路骇客组织 “匿名”所泄露的电子邮件披露,亲克里姆林宫集团支付博客报酬以换取正面报导,其中某些人通过评论攻击有关普京的负面新闻, 从而获取了2万多美金的报酬。最近,莫斯科第一大报纸向俄罗斯安全服务部门控诉,因为後者发现克林姆林宫资助的青少年组织是一系列非法网络攻击的幕後黑手,曾经造成前者的新闻网站於2008年全面瘫痪。

互联网法律教授苏珊·克劳福德(Susan Crawford)讨论了有关公共网络服务的法律问题,撰文说明,美国若干州政府计划建立允许公共接入的互联网网络,但是中途遭到了通信公司的阻拦。

中国政府正在建立一个平台,用以规范中国的网络电视,而这只是一个庞大工程的冰山一角——中国政府认为娱乐节目有害无益,所以要对其进行规范。

网络空间管制

在欧盟及美国政府允许谷歌合并摩托罗拉之後,谷歌向移动设备制造产业又迈进了一步

若干媒体公司要求旗下记者避免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突发新闻,其中包括天空新闻台(Sky News)和英国广播公司(BBC)。

隐私监督组织电子隐私信息中心 (EPIC, 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控诉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 The U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要求委员会督促谷歌放弃新版的隐私策略。因为隐私倡议者认为用户的数据值得更多的保护,谷歌最近在隐私条款上的变动让自己身陷种种争论之中。其中的一个争议源於谷歌利用网络cookies跟踪支持计划生育的支持者。

韩国电讯宣布了几项限制三星智能电视用户的决定,包括禁止访问互联网,取消下载和运行应用程式的权限,以及减少串流媒体的使用量。

一位来自非洲的创业者透过自己的见闻,描述了在非洲创建社交网络业务的机遇和挑战

隐私

一位居住在新加坡的iOS软件开发者发现,时髦的社交网络应用Path违反了隐私保护条款。每当新用户注册时,Path会收集这位用户iPhone地址簿中的所有信息,并将其上载到自己的服务器。这项应用在苹果和谷歌安卓手机上都能运行,而这两家公司已对这一投诉做出反应

公众对此发现反应激烈,因此Path已经发布新的版本,并在传送用户地址簿到服务器之前,徵求用户许可。该公司也在公司博客记录了这次风波。包括电子前沿基金会EFF在内的倡议团体认为,科技公司和应用开发者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以保护用户隐私。

版权

声讨《反伪造贸易条约》(ACTA,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的声音日益高涨,抗议行动席卷欧洲,各地政府纷纷从这项全球协定中抽身出来,并阐述了自己的看法。起先,波兰总理暂停了通过ACTA的任何议程,欧洲理事会主席也批评了ACTC种种不是;接着,捷克总理宣布暂停ACTA的批准过程。同时,立陶宛部长彻底地否决了ACTA,德国保加利亚和荷兰基於对隐私和人权的考虑,也从ACTA中退出。美国公民也采取行动,签署反对议案,督促美国政府将ACTA交由国会批准。

《泛太平洋合作条约》(TPP,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是美国与其他几个国家秘密商谈的一项贸易协定。反对者认为这项协定会带来影响广泛的不良後果,比如将轻微的侵权着作权行为刑事化,或者将普通用户踢出互联网。

Eolas公司声称自己拥有交互网络的专利。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作为证人出席了审判。陪审团很快得出结论,判定这项专利不被承认。

荷兰政府提议,让着作权例外规定更为灵活,从而保护混音艺术家的创作。

美联社控告一家付费新闻订阅公司,原因是他们重编美联社新闻的做法是一种“寄生虫式的商业模式”。

网络安全

紧跟着SOPA的败局,几名参议员於2月16日提出了《网络安全2012法案》。这项法案允许公共-私人团体合作对抗网上安全威胁,并强制那些运行在“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上的公司必须采取网络安全措施。

公民自由团体关心的问题还包括,该法案创造了广泛的豁免权:只要从事违法活动的人,向“网络安全交换设施”提供信息,违法者便可免於法律追诉。另一些条款也”授权”,国务优先援助某些区域的打击网路犯罪计画。

酷玩意儿

在日本,自动贩卖机也提供Wi-Fi服务

在美国国务院和新美国基金会的资助下,活动人士积极开发对抗政府监控的工具

媒体与出版

John Villasenor: Recording everything: Digital Storage as an Enabler of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Lee Rainie, Amanda Lenhart, Aaron Smith: The tone of life on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Jillian York: The Arab Digital Vanguard: How a Decade of Blogging Contributed to a Year of Revolution

New global statistics have been released: Internet World Stats: usage and population statistics.

作者 Rebecca MacKinnon · 译者 Sonya Yan Song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