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外传(二十五)木牛流马案

2011-10-13
话说辛卯年七月二十三,这天傍晚朝廷议事结束,各位大员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去搂花姑娘。皇上不知道哪来的兴致,叫住丞相和太师:“温相爷,吴太师,二位可有兴玩上一把?”

二位一听,站住脚步,吴太师一捋长髯,哈哈大笑:“承蒙皇上雅兴,老夫奉陪!”温相爷笑眯眯的一张脸,眼睛显得更小了,细声细意的说道:“皇上与太师好雅兴,小生奉陪,奉陪,二位请!”于是三人来到紫光阁。有太监知道三大佬要消遣,于是马上拿来一打扑克,点上香炉,宫女流萤小扇伺候。

要说大明这三巨头其实分别代表三个帮派,吴太师是举手党党魁,代表的是江湖第一大帮老沪帮。自从老帮主有恙,这朝廷里每每都是吴太师代表老沪帮争取利益。温相爷起初是个散人,为此也成了老沪帮与皇上争取的对象,可是屡次被人玩弄。皇上需要则拉温相爷一把,一起对付老沪帮,而一旦老沪帮退却,皇上便开始压制温相爷。这温相爷本是大右,皇上为了大明的千秋万代,不能让任何一方占据上风,这也是秉承太祖太宗的意思。因而经常拉左打右、拉右打左,登基几年来一直就忙乎这件事,弄得筋疲力尽,总算控制住局势。

这温相爷眼看就要卸甲归田,总想在有生之年搞点名垂千古的事情,而这事情还得靠皇上鼎力支持。温相爷主张变法关系到大明立储之事,事关重大,皇上也是只哄哄他,实际上皇上是永远不会让他搞变法的。而温相爷心有不甘,于是三巨头忽有斗气。但大明有个好传统,那就是哥们见面笑嘻嘻,千万不要耍牛逼。天大的怨恨,大家表面还是一团和气,因而很多较量就在这斗地主上。每当决定见不得光的重大事务,大家就在牌桌上明争暗斗,说起话来句句藏有玄机。

三巨头刚打完了一局,皇上是地主,刚得了6分,就见传事太监急三火四跑进来:“启、启禀皇上,大事不好!”吴太师出了一张2,转头说道:“慌什么?慢慢道来。”

“启禀皇上,大事不好,瓯地木牛流马自我相撞,损失惨重!”温相爷听完,手中的拍洒落一地,345678全掉在地上,额上冷汗涔涔。再看吴太师故作惊慌的脸上抑制不住的窃喜,而皇上两眼看着牌,头也没抬,一脸的沉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

吴太师一递眼色,传事太监跑出门外。皇上抬起头转向温相爷:“温相爷,该你出了。”温相爷这才缓过劲来,急忙出牌:“45678!”吴太师哈哈一笑:“温相爷,你输了!”出手10JQKA,胜出,温相爷地主被斗夸了。温相爷一拍脑门,悔之晚矣,原来急中出错,小3忘出了,生生憋死在家。皇上见此说道:“休息吧!”扔下手中的牌独步而去。

你道为何木牛流马自撞,吴太师和温相爷会有如此不同反应?原来早在一年前,皇上决定收复老沪帮的领地,其中就包括大明运输系统的重要领地——木牛流马部。这木牛流马部被老沪帮把持好久,这可是块大肥肉,从上到下大明的银子不知道被霸占多少,民怨沸腾。虽说皇上站住了脚,但要攻下老沪帮这个木牛流马领地却非易事。于是皇上悄悄找温相爷议事,要联手拿下木牛流马部,温相爷开出的条件就是皇上要支持自己变法,而且还要拿下木牛流马部后按上自己的人。没想到温相爷自以为是狮子大开口,皇上却轻松答应。皇上为何要答应?其一答应温相爷变法那不过是权宜之计,支持多少怎么支持那可全是在自己掌控之中。而对于派亲信占据木牛流马,试想一下,老沪帮会就此罢休?势必会重新争夺木牛流马,如果把温相爷推上前,则变成老沪帮与温相爷之间的争夺,自己则可在中间游刃有余。双方半斤八两,到时候还得求自己。至于木牛流马部,一旦稳定了,早晚还不是自己的。

于是温相爷亲自出马,亲自指挥,皇上鼎力支持,一举拿下原木牛流马部的刘总管。有温相爷的凌厉砍杀,不日便又拿下刘总管几个手下。本来按照温相爷的意思要彻底清洗木牛流马部,可正杀得性起,被皇上叫停。原来老沪帮眼看自己的木牛流马部被夺走,心急之下,要和皇上摊牌,这可是皇上不想的事情,而且皇上也不希望看到温相爷壮大,于是适可而止。温相爷被叫停后,顺手把自己的门生盛都督塞进了木牛流马部。这才几天,便出了这等大事,眼看就要盛都督和温相爷承担责任。可是盛都督也是刚刚接位,好处还没到手,却先要为老沪帮留下的祸患买单,这怎么能不叫温相爷冷汗直下?而吴太师则心中大喜,他认为机会来了,借此事件能叫温相爷在大明黔首面前转圈丢人,可报当年一箭之仇。

第二天上朝,皇上主持议论木牛流马之事,温相爷第一个上奏,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两眼血红,看起来一夜未眠。上来便痛斥老沪帮多年来把持木牛流马,利欲熏心、草菅人命。温相爷此举是要告诉众人,这起木牛流马事件的真正原因是老沪帮埋下的,不应该由自己承担,虽说现在木牛流马部是温相爷的人,可是刚上任,不该替老沪帮买单。可不管怎么说,黔首们不知道,这件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要温相爷和他的弟子盛都督承担。老沪帮早已心意已决,决定把这件事情搞大,最后要温相爷背黑锅。

于是老沪帮发动自己把持的大明文宣部门,加紧报道。这回一反常态,日人民报、CCAV齐上阵,一改往日出事遮遮掩掩的状态,这回往深里挖、往死里整,让全世界人都知道木牛流马案的罪魁就是温相爷。不但大明国内媒体如此,外界媒体也在老沪帮的旨意下,开天窗的开天窗,痛哭流涕的痛哭流涕,不到两日,这起事故被炒得直追512大地震,差不多成了大明的最大灾难。

想那温相爷绝不是傻子,他一眼看穿老沪帮的险恶用心,这要是马上出来,得,所有的黑锅都要自己扛,自己马上就会成为千夫所指,逃也逃不掉。趟了这趟浑水,那这辈子就休想翻身。于是马上递上奏折,告诉皇上,身体有恙,需要休息。如果皇上非要臣去,则老臣辞职。万万没想到,温相爷不上当,宁可辞职也觉不趟这趟浑水。皇上一直没说话,他也深知老沪帮的险恶用心,他也不想老沪帮把这件事情搞大,影响大明和谐。于是马上批准温相爷的奏折,而后顺理成章的排出副丞相三德子和相关的广隶王前去瓯地,安抚此事。

你道皇上为何点名三德子与广隶王,因为这二位可是老沪帮的得力干将。皇上点二位去就是想用这两人做“人质”,你想老沪帮动用文宣把木牛流马的事情炒大,本来是为了对付温相爷,而温相爷不出头,那么众黔首矛头一定会对准三德子与广隶王,你老沪帮弄得动静越大,倒霉的是这两个人。这一招堪称厉害。

话说三德子和广隶王得到旨意马上赶到太师府,向太师问计。三德子一筹莫展,康王瞪着豹环眼,瓮声瓮气:“太师,某家以为我们都不去,看那皇上能把我等怎地?”

吴太师一捋长髯:“不妥,现温相爷告病,皇上已准,按大明惯例,二位出面处理此事乃职责所在。如有推诿,当予人口实,不可不可。”

三德子也急了:“那、那怎么办啊?这一出去还不被黔首撕了啊,那可是上白条人命啊!”

吴太师踱了几步:“二位稍安勿躁,本太师自有主张。二位此去少说话,千万不要发表任何意见,一切事宜让地方官员出面。广隶王你指挥你的兵马,速战速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木牛流马走起来再说,至于其他事情你俩一概不管。木牛流马一启动,你俩立刻打马回来,而剩下的事情还得他姓温的出面。要记住,低调、迅速,而后马上脱身。”

就这样,三德子到了现场,不说一句话,小心谨慎,似乎黔首们都不知道这位大员的到来。倒是广隶王出了差错,因操之过急,不仅埋车而且还自摆乌龙、节外生枝,出了个“小一一”事件,惹得重黔首一顿咆哮。还好,三德子、广隶王不辱使命,很快就使得木牛流马走了起来。而后二位加紧时间赶回朝廷,迅速脱身。吴太师为了不把“小一一”事情牵扯到三德子与广隶王身上,马上调走了“王信嘴”,以平民愤。而后又命令文宣大打亲情牌,多宣传“小一一”被救助的事情,而淡化“小一一”事情的起因。

这边刚一弄好,马上指使木牛流马部的官员,和死难黔首家属讨价还价,像买大白菜一样,从17万到50万,惹得重黔首怒骂不止。可怜盛都督虽贵为都督,但手下都是老沪帮人马,没人买他的帐,而只能默默的被骂,背着黑锅。

在老沪帮的指使下,这起事件节外生枝的事情多之又多,打眼一看就是要激怒黔首。而文宣更是加紧推波助澜,隐约把矛头都指向温相爷。要知道三德子、广隶王一撤退,整个事件在黔首看来就是朝廷没人管。而没人管则黔首就开始大骂温相爷,逼他出来,这也正好是老沪帮的意思。就这样皇上、温相爷都挺不住了,再不出来,黔首就会没完没了。

老沪帮操纵的媒体一日紧似一日的紧逼,九龙城的纸媒干脆点了温相爷的名,扛不住了。皇上找到温相爷,言外之意要他“忍辱负重,为大局着想”,温相爷表示没办法。皇上一番暗示,并保证决不会找盛都督顶罪之后,温相爷茅塞顿开,决定将计就计。既然老沪帮把场子炒得火热,就等自己脱衣下跳,那咱就把衣服剥到底,反正整个木牛流马系除了都督之外其余的还都是老沪帮的人马,豁出木牛流马系这块地不要了,看谁能挺下去,反正皇上答应不找盛都督顶罪。

就这样,温相爷到了瓯地,这回一反常态,反客为主,不但不敷衍了事,而且出口严厉,答应黔首要严查到底,当着全大明的黔首面,把话撂下,一定要给黔首一个交代。而且迅速指示给黔首每人90万。不但如此,温相爷还利用手中权力,给大明立了一个规矩,就是大明再有重大的天灾人祸,一定要第一时间昭示天下,这得到了黔首的一致认同,欢呼雀跃。这一招可太厉害了,温相爷这一发话,不但黔首会把他当做大恩人,反而温相爷还能借机再翻木牛流马系的人,继续以此接口追杀老沪帮在木牛流马系的党羽。老沪帮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温相爷这一反常态、鱼死网破的行动,令老沪帮措手不及,吴太师也没了往日的沉稳,急喊来人:“马上收紧文宣,停止报道木牛流马案,熄灭场子。”于是乎,当日大明所有媒体都接到文宣密令:停止报道瓯地木牛流马案。这密令一出,黔首百般琢磨不透。

老沪帮灭了场子,温相爷可没放松,想想当时被老沪帮逼的狼狈相,此仇不报,岂能为人?于是追查木牛流马案小组成立,温相爷亲自督导,查到谁都严惩不贷。仅仅一个月便查到了搞“红绿灯”的老沪帮马仔小马哥身上。如果温相爷从小马哥身上打开缺口,那么整个老沪帮利用木牛流马系利欲熏心、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事情便会马上大白于天下,到那时,整个木牛流马系的老沪帮亲信将会被一网打尽,进而整个老沪帮被彻底赶出木牛流马系。

吴太师这回可是真的急了,他也素手无策了。紧忙派手下找来太上皇的军师青红,青红寻思良久只说了十个字:“无毒不丈夫,请皇上开价!”吴太师何等人也,马上明白,于是第二天小马哥的讣告便公布于众。人死了,断了温相爷的线索,在追查下去虽说也可以,但毕竟要难的多。

而老沪帮做了小马哥之后,按照青红军师的指使,请皇上开价。人已死,还要做何?皇上当然也不想温相爷彻底占了上风,而且此时布局十八次大会为重中之重,攻城掠地为其次。一旦温相爷彻底兜翻老沪帮的木牛流马系,一定会惹的天下大乱,那也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于是乎,皇上再次召集温相爷与吴太师斗地主。这一场温相爷的手气特好,连胜几场。皇上开始打哈哈:“温相爷,不要总做地主哟,见好就收哦!”

温相爷呵呵一笑:“我这个地主啊,租子还没收上来的呢!”

皇上一看吴太师,吴太师心领神会:“温相爷,我们可是愿意交租的哦!”

皇上哈哈一笑,大家在玩牌之间,大事谈妥,交易达成。

于是,温相爷不再追究下去,而老沪帮要松口文宣,把温相爷变法的信息传递出去。这样皇上也等于实践了他对温相爷的诺言,让温相爷的变法呼声能通过文宣传出去也等于是皇上的有利支持。又是三赢,于是乎,温相爷再也不追究木牛流马案,而一心一意去呼吁他的变法去了。而老沪帮也要信守承诺,黔首们终于看到温相爷立志变法的呼声了。而皇上则还是悄悄去布他的局,去打一盘很大的麻将。

而木牛流马案到此结束,再也没人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