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 | 礼仪与排场

2012年12月27日 08:10:09

                                                                                                                                                              礼仪与排场

                                                                                                                                                                           

              楚汉相争,泗州亭长刘邦领着一班儿杀狗贩布的兄弟坐了江山,没承想,这些草莽之徒一点儿规矩没有,在殿堂之上就喝酒吃肉,大声吆喝。刘邦感觉不爽,一干儿儒生出来,制礼作乐,朝礼成,所有人都规规矩矩,拜服在他的面前,没有一个人敢逾矩造次。刘邦大笑一声,说,今日方知做皇帝的滋味。皇帝早就没有了,上朝的礼仪排场也消失了,但礼仪排场的精气神,却留了下来。

              大小是个负责官员,下去“检查工作”,下面的四大班子得到入境处等候迎接,到了住所,仪仗、鼓乐,红地毯都是免不了的。有的地方,还要组织中小学生,排着队,高举着鲜花,列队欢迎。官员出行,无论公事私事,大事小事,警车开道,交通管制。如果官儿足够大,甚至双向管制,来去的路上,一个人影,车影都没有。那派头,也就是皇帝可以有一比,连总督巡抚什么的,都望尘莫及。

              吃饭的时候,主要领导不入席,别人不能坐下,坐下的时候,也得按官阶大小,官大先坐,官小后坐,同样的官阶,就要看重要性,重要性高的先坐。开会更是这样,不仅入座要按官阶顺序,说话发言也要按这个顺序。按道理,即使讲民主集中,也应该让别的人先说,最大的官最后说,所谓先民主后集中嘛。但现在不是这样,但凡开会,一把手首先定调,他说完了,别人就是有不同意见,也只好顺着他的意思讲。所谓集思广益,到了礼仪排场面前,只好退避三舍了。甚至一个地方的报纸和电视台,领导露脸的时候,出场顺序都不能弄错,如果把该排到前面的领导排到了后面,就是严重的政治错误。当日值班的报社和电视台领导和编辑,都要挨罚,轻则扣奖金,重则丢饭碗。

            礼仪排场讲究到了这个地步,说实话,毕竟时代已经到了21世纪。即使官场中人,也有感到不便的。弄的不好,动辄获咎,让人不舒服。可是,人们却眼睁睁地看着礼仪和排场的讲究在成长,愈演愈烈。说到底,讲究之人,还是刘邦的心理,不讲究一下,做官就感觉没意思了。刘邦原本是个小混混,做了皇帝之后,史家费尽心思想给他找个阔祖宗,都找不到。小混混做了天下至尊,心里多少有点虚。没办法,找来自己先前讨厌的儒生,给自家制礼作乐,弄出一个大大的排场来,通过这排场,显示自己的威风。其实,说到底,不过是通过仪式排场,掩饰自家的心虚和底儿潮。

              说实在的,人活在世界上,无论官场商场还是别的什么场,一点礼貌规矩没有当然不行,但像今天这样的讲究,却是大大地过了。过到了不仅扰民困民,而且扰官困官的地步。上上下下,把精力都用在了讲规矩论排场的上面,别的事情就没有精力做了。更可怕的是,此风一长,官场做虚事的心情也就上来了。大家都玩虚的,抖虚劲儿,玩虚活儿,实事就没有人干了,谁干谁倒霉。官场上流行的许多官员上升或者下降的故事,几乎都跟玩虚活儿和干实事有关。凡是干实事儿礼数不周的官员,一般来说,即使活儿干得再好,也没有好果子吃。那些没有真才实学,走邪路上来的官员,在这种风气下,就更是如鱼得水,混得风生水起。久而久之,官场风气就越变越糟,给民众印象大坏。

              其实,讲礼仪,论排场,还不止是个工作作风问题,这是一个整体性时代的精神面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27日 上午 1:45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