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伊朗被窃取的民主——摩萨台被推翻60年

美国和伊朗之间的不信任根深蒂固。这要追溯到60年前。当时,中情局推翻了伊朗民主选举的首相摩萨台。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美国而言,伊朗是一个”追求核武器的极端主义政权”,属于”邪恶轴心”。反之,对德黑兰而言,华盛顿是”魔鬼”和”万恶之源”。鲜有两个国家的关系如此紧张。双方的不信任根深蒂固。这一敌对关系要追溯到1979年伊斯兰革命。而早在1953年,美国就首次大规模干预伊朗政治,其后果对中东地区影响至今。

反殖民运动与反共产主义

二战后不久,华盛顿与德黑兰的关系还处于正常状态。著名的《时代周刊》甚至将伊朗首相摩萨台(Mohammed Mossadegh)选为1951年年度人物。理由是,摩萨台敢于将英国在伊朗的石油公司收归国有。这令美国高级别政治家也对他表示敬佩。德国埃尔福特大学北美历史学教授马楚卡特(Jürgen Martschukat)表示:”当时,美国人对第三世界的反殖民主义运动有着深切同情。摩萨台甚至被视为伊朗的本杰明·弗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英国人就不那么振奋了。自20世纪初,伊朗原油就掌握在英国人手中。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AIOC)每年为帝国带来巨额利润。生活在柏林的伊朗出版家尼卢曼德(Bahman Nirumand)讲述说:”数十年间,伊朗的石油等于被英国人抢走。英国人开采石油,伊朗只得到一点定金。”自1940年代末,德黑兰政治家强烈要求公平分配盈利。但英国不予退让,坚持继续使用获利丰厚的合约。1951年,摩萨台当选首相,形势激化:1951年3月20日,摩萨台上任的头一把火就是单方面取消与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的合约,并将石油工业收归国有。

伦敦作出愤怒回应,威胁进攻伊朗,并呼吁华盛顿予以援助。但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拒绝了这一要求。对华盛顿而言,伦敦当然是盟友,但德黑兰政权的持续削弱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担心将伊朗推入苏联的怀抱。此外,杜鲁门认为英国的强硬立场也是导致形势激化的原因之一。

中情局与政变

1952年,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接替杜鲁门出任总统后,美国立场发生变化。此前,伊朗与英国谈判两年,毫无结果,双方陷入胶滞状态,充满敌意。英国对伊朗实施全面石油禁运。伊朗经济遭受沉重打击。伊朗极端政治力量如共产主义的人民党势力渐渐增长。

艾森豪威尔上任后,反对共产主义的强硬派接管政权: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出任国务卿,他的兄弟艾伦(Allen Dulles)出任中情局局长。他们对伊朗局势深表忧虑,甚至将摩萨台称为”疯子”,认为他的持续对抗路线可能会使石油丰富的伊朗落入苏联之手。在此之际,中情局开始行动。

1953年夏天,美国情报人员在德黑兰展开”阿贾克斯行动(Operation Ajax)”。中情局贿赂政治家、军官和宗教人士,使他们成为反对摩萨台的阵营。与此同时,中情局说服国王巴列维(Schah Reza Pahlavi)下令解除摩萨台的职务。8月19日,摩萨台的支持者与政变一方在首相私人住所前发生巷战。尼卢曼德曾在德黑兰亲身经历这一幕,当时他还是学生。”反对摩萨台的人身份令人惊讶。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杀人团伙,还有用金钱收买的来自城市南部的穷人。”之后,忠于国王的军队干预,摩萨台下台,伊朗民主试验突然告终。

王朝统治与伊斯兰革命

尼卢曼德表示,政变期间,人们就猜测,这并非由伊朗人组织策划。很快,猜测成为定论。国王得到美国的大规模支持。石油工业不再实行国有化,石油收入一半归伊朗,一半归由17家企业组成的财团,其中主要是美国和英国企业。国王巴列维建立独裁政权,由美国提供军事、财政和人员支持。尼卢曼德说:”当时有1万多位美国顾问在伊朗。他们等于统治了伊朗25年。”

1979年初,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历史学家马楚卡特表示:”整个抗议期间始终存在对摩萨台的怀念。”1978年反对王朝统治的示威期间,许多人高举前首相摩萨台的画像。1979年,愤怒的伊朗人冲击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将52名西方外交官作为人质。这一画面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因为1953年正是在这里策划了针对摩萨台的政变。

根深蒂固的互不信任

摩萨台下台给伊朗社会留下持久的创伤,直到今天仍有影响。尼卢曼德认为,60年后的今天,伊斯兰反美宣传仍有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中情局对伊朗民主的破坏。”直到今天,伊朗的伊斯兰分子仍以此为话柄,称美国人就是不可信任。”

专家马楚卡特认为,另一方面,1979年冲击美国大使馆,也使华盛顿更坚定地将伊朗看作美国的敌人。之后,美伊关系如此恶化,以至于直到今天都难有直接对话的可能。

历史性的错误

对美国而言,1953年的伊朗政变在短期内有很大的用处。因为这一政变使美国获得巴列维王朝25年的忠诚以及对伊朗石油资源几乎不受阻碍的开采权。但长期来看,这一政变被证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马楚卡特说:”史学家对此意见相对一致。”1950年代初,美国在伊朗、乃至整个中东地区都受到欢迎。”美国摆脱欧洲殖民统治的历史,具有榜样性的意义。”直到后来出于经济利益推翻一个民主政权,以独裁政权取而代之,”美国的确走了一步错棋”。

作者:Thomas Latschan 编译:苗子

责编:石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16日 上午 6:15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