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反薄专业户”姜维平谈薄熙来案

在网络上被称作“反薄专业户”的姜维平曾因发文揭露薄熙来而获刑。在薄熙来案开庭前一天,他的心情非常复杂。

德国之声(DW):薄熙来案明天即将开庭。您作为一名长期报道他、并曾因此入狱的记者,此刻心情如何?

姜维平:我的心情比较复杂。一方面他终于受到法律制裁我感到高兴,而另一方面我也感到心情沉重。我们毕竟曾经是工作上的朋友,彼此熟悉,他由一个过去比较有激情的基层官员,一步步变成了一个贪污受贿的犯罪分子。其实我们大家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我们在这个问题萌发时没有及时的引导和教育他,而是更多的人出于个人利益阿谀奉承,造成薄个人私欲日益膨胀。最终被押上审判庭。从这个角度来看,还是比较令人痛心的。

DW:指控薄熙来的三项罪名(贪污、受贿及滥用职权)中,主要涉及经济问题,而两会期间则重点批评了”重庆模式”,颇具政治色彩。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转变?

姜维平:我认为这个转变基于事实本身,薄熙来和以往中南海高官判刑大有不同,他本身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当然他也有路线问题。我和在大连任职期间的薄熙来有接触,发现他在廉政建设方面是个两面派,贪污枉法行为十分严重。只不过那个时候他父亲是中共元老,犹如他的保护伞。群众的举报有很多发给了中纪委。有关发面要么不敢查,要么不了了之。

他去重庆之后发起唱红打黑的”二次文革”,利用阶级斗争排除异己。受到两会期间温家宝的批评。他这方面的政治问题现在看来如果在中国要处理的话,情况相当复杂,要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恐怕是这一代领导人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所以他们现在从这个比较容易着手的经济问题入手去处理,我认为首先是基于事实本身,并不像外界所说:政治问题用经济问题去处理或者把贪污罪强加在他的身上。

2007年以后,他的父亲去世后,他失去了保护伞,他的腐败问题被处理也就是个必然。中国就是这样,由其政治体制所决定,往往有很多官员存在不同程度的贪腐问题,但是在他们的保护伞比较强势的情况下,难以查处。这是由我们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等各种原因造成的。笼统地将薄熙来案说成是政治案件,说有人要整他,强加经济罪名等,这都是有悖事实的,那是他们对他的发迹史中的经济问题不了解。

DW:十几年前,您因为报道当时身为大连市长的薄熙来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而遭受牢狱之灾。而现在贪污罪的相关指控中也包括薄在大连时期的受贿行为,似乎也应证了您的报道。您对此有何看法?

姜维平:我当年揭露薄熙来贪污受贿问题比较早,这是一个新闻记者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我并不认为我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当时因为薄熙来事业处在蒸蒸日上阶段,权势较大,所以他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我进行政治迫害。 但是我认为这是中国社会进步必须付出的一种代价。我目前的心情也非常平和。我希望官员能从薄熙来事件中吸取教训,虚心接受他人的批评,就不至于走到他这一步了。

DW:您当年的新闻调查现在很多得到证实,是不是意味您可能很快便可以回国了

姜维平:实际上我2009年来加拿大时,中国政府已经给我发了有效护照,加拿大给我了5年多次往返的旅居签证,我没有申请政治庇护,也从没有过不能回国的问题。只不过因为我的太太和孩子现在在加拿大生活顺利愉快,所以目前还没有计划要返回中国。不过,最近我听到消息说,在薄被判刑后,国内要对不少冤假错案进行甄别和平凡,获悉此事我感到十分振奋。我想在适当的时候要提出申诉,到那个时候再返回家乡,为国家做点事情。

采访记者:安静

责编:石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1日 上午 8:30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