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联合国首次举行朝鲜人权听证会

一个联合国专家小组周二在首尔召开朝鲜人权状况听证会,对朝鲜涉嫌践踏人权等指控进行调查。出席听证的脱北者向联合国调查委员会叙述在朝鲜劳改营的悲惨经历,包括被迫目睹行刑的过程。

(德国之声中文网)联合国调查委员会周二在首尔召开朝鲜人权状况听证会,听取脱北者和专家对朝鲜人权的证词。今年三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草案,成立这个由三人组成的调查委员会,并给予其一年的时间对朝鲜涉嫌侵犯人权及对政治犯施暴等指控进行调查。调查委员会主席柯比(Michael Kirby)表示,其目的在于厘清朝鲜”是否侵犯人权以及责任归属”。

这是联合国首次成立专家小组调查朝鲜人权纪录,此次的听证会将持续至周五。朝鲜当局否认所有侵犯人权的指控,并拒绝调查小组进入朝鲜。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估计,朝鲜的劳改营关押的囚犯约有15万至20万人。脱北者指出,许多被关押的犯人因为营养不良或过度劳动致死。

脱北者控诉朝鲜践踏人权

听证会的首日,两名脱北者叙述了朝鲜劳改营和监狱中的虐囚、强迫劳动和处决过程。知名脱北者申东赫(Shin Dong Hyuk )出生于14号劳改营,23岁时成功逃离朝鲜。他在听证会上讲述了自己目睹母亲和兄长被处决的过程。申东赫冷静地向众人描述在劳改营中经常遭到虐待、忍受饥饿以及生吞老鼠的经历。虽然在作证时外表不见明显的情绪起伏,但他表示,午夜梦回时这些痛苦的回忆仍会再次涌现。

申东赫回忆自己曾经因为摔落缝纫机而被剁去手指时说:”我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以为我的手腕会被砍断,所以对于仅被切掉手指感到相当庆幸。”

他表示:”由于朝鲜人无法向利比亚或叙利亚人一样拿起枪杆进行反抗……我认为这里是我们首次的也是仅存的希望。虽然朝鲜不愿承认,但他们隐瞒了许多事情。”

另一名出席听证会的34岁脱北者Jee Heon-a告诉调查委员会,1999年她被送入劳改营的第一天就发现,腌渍的青蛙是她少数能获得的食物之一。她深吸了口气,低声描述一名母亲如何被迫杀死新生儿: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刚出生的婴儿,心里很高兴。但突然间传来脚步声,一名警卫走了进来,要求那名母亲将婴儿头朝下浸入一盆水中。她哀求警卫放过她,却遭到殴打。所以她只能颤抖着双手将孩子的脸部泡入水中。哭声停止了,孩子死时水中冒出了泡泡。接生婆安静地将婴儿的尸体拿了出去。”

朝鲜的顽强

少有专家认为调查委员会的出现能对朝鲜人权状况带来立即的影响,但至少能让这个鲜少受到全球关注的议题获得各界的注意。

英国密德萨斯大学的国际法教授沙巴斯(Bill Schabas )表示:”这些年来,联合国尝试使用许多手段就人权问题对朝鲜施压,这(调查委员会)也有助于稍微提升一点压力。”

“然而朝鲜显然非常顽强,联合国能采取的手段有限。朝鲜需要深层的政治改革,才能使人权状况获得改善。”

尽管专家期待听证会能使朝鲜人权状况受到关注,但这场在首尔延世大学举行的听证会似乎未引起太多回响。出席旁听的仅有数十人,当中包括数名记者。居住在韩国的脱北者多数受到冷淡对待或忽视。根据官方数据,脱北者在韩国就业相当困难,只能从事报酬微薄的工作维生。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上台已超过一年半,至今未展现出有意改变高压统治的迹象。金正恩自执政开始已进行了两次导弹试射和第三次核试验。今年他更威胁对美国、韩国和日本发动核打击。虽然朝鲜并未付诸行动,但种种挑衅行为使得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

许多人权活动人士希望金氏政权垮台,并将平壤的高层领导人送上海牙的国际刑事法庭接受审判。但联合国调查委员会表示,目前尚无此种可能性。调查委员会在其网站上写道,现阶段该会不适合评论国际刑事法庭能对朝鲜涉嫌践踏人权采取何种司法行动,而朝鲜至今也并未签订相关法规,法庭无法进行起诉。

综合报道:张筠青 (德新社/路透社)

责编:达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1日 上午 8:15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