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 薄熙来“被隐去的罪行”

薄熙来被起诉的三项罪名,并非温家宝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对重庆事件的定性。有学者认为,在继承毛泽东的精神衣钵上,习近平与薄熙来是“孪生兄弟”。

(德国之声中文网)薄熙来案8月22日在山东济南开庭审判之际,回望今年3月14日的北京人民大会堂,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一字一顿对重庆事件的评论,很多人都感到失望。温家宝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已对“文革”作出决议,“历史告诉我们,一切符合人民利益的实践,都要认真吸取历史经验教训,并经受住历史和实践的考验。”当时的主流舆论认为,无论中共最后采用什么手段处理薄熙来,这都是政治路线之争,而且反对倒退回“文革”的改革派取得了胜利。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8月22日8时许在该院开庭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除了这三项指控之外,跟几乎所有倒台的中共官员一样,新华社还曾发布薄熙来的“道德罪”和“纪律错误”: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用人失察失误,造成严重后果。这些罪名都跟反思“文革”没有关系。

“唱红打黑”与“中国梦”

中国宪政学者、九鼎研究所负责人陈永苗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针对薄熙来的起诉罪名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政治问题法律化,路线斗争技术化,是中共近年来的惯用伎俩。无论体制内的政治倾轧还是打压民间异议人士,当局通常都不再做政治定性,而是从经济或个人生活方面寻找线索。但是,薄熙来案的不同之处在于,当局不否定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是因为习近平接过了这杆旗帜,而且将之发扬光大。

网民独钓寒江雪指出,“薄的要害是破坏法度、黑打黑治、以唱红重新实行思想趣味的一律并进行文革预演,公布的薄三宗罪是官场通病,而不是他的要害。被回避和隐匿的那些罪行,在把中国重新推入深渊。薄的这一面在从他的罪行中隐去了,在现实中正在更大范围继续。”

政治学者张伟国撰文指出,薄熙来当年在重庆主导的所谓”唱红打黑”,事实上是在习近平的鼎力支持下才得以疯狂起来的,“如今若要公开追究薄熙来在唱红打黑过程中所犯下的罪行,习总书记的‘中国梦’如何还做得下去?”他回顾了2010年底习近平赴重庆考察时对薄熙来和王立军的支持。习近平在现场说,“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希望认真总结经验,围绕改善民生、维护民意、便利群众等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平安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都是毛泽东的精神养子”

《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5日、6日、7日连续三天发表署名“马钟成”的文章《“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美国宪政无法与社会主义兼容》及《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宪政学者童之伟指出,“马钟成”去年底以“任凭”为笔名,撰写《反共势力的末日狂欢——解析“王立军事件”背后的信息舆论战》,认为“构陷王立军、抹黑重庆经验”,是“体制内的高层内鬼不惜暴露自己赤裸裸地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的结果,称薄熙来、王立军等人“是当前中国体制内最清廉、最值得信赖的官员”。

最近以真实署名撰写反宪政、反公民社会文章的学者和媒体人,大多也是当年“重庆模式”的鼓吹者。如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曾经认为薄熙来领导的“重庆模式”是“中国社会主义3.0版”,新近发表文章《“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编造的粗糙神话》,认为“人民社会”是中国人更值得追求的目标。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曾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重庆的实践课题”的主持人之一,最新发表文章《人民社会为何优于公民社会》及《中国集体领导制明显优于美国总统制》。

陈永苗认为,习近平与薄熙来以及太子党们都是毛泽东的精神养子,因此是“孪生兄弟”。推崇毛泽东的斗争哲学,用“文革”的方法来处理当下中国社会的问题,实际上从胡锦涛时代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从这个意义上说,重庆是中共的一个试验田,薄熙来是习近平的先行者。

作者:张平

责编:苗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2日 上午 5:30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