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網 | 薄熙來:王立軍暗戀谷開來才叛逃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紀薄熙來一案25日繼續開庭,庭審第5天進入辯論程序,坐在被告席上的薄熙來,不時拿下眼鏡,顯得有些疲累。中央社
圖/擷自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

薄熙來上午在自我辯護時,仍維持前四天庭訊態度,再次反駁檢方所有指控,並向檢方喊話,不要將意見當惡劣行為、當作是翻供;他也駁斥奢華生活稱,望檢察人員不要侮辱薄家家風,薄更表示,谷開來是「多才多藝女子,她願意蒙上一個家庭主婦的印象嗎?」

今上午近中午十二點,濟南中院微博公布薄辯護文字稿,薄首先指出,檢察機關辦案人員很辛苦地找了大量證據,組成九十卷,「但這九十卷到底有多少和我有關?」薄還以冤假錯案為例向檢方喊話,「我希望公訴人不要把我再法庭上講我的意見,當作是惡劣的行為,當作是翻供」。

對於三宗罪的指控,薄熙來在自我辯護時、首先以唐肖林證詞為例辯駁說,檢方所提證據「類似作假的情節,我認為是無可辯駁的」;且檢方的起訴是非常片面地、武斷地、主觀地,不問證人人品,都無條件採信。

在自己與徐明的私人關係上,薄則自稱,過去卅年自己水平不高,就是一架工作機器,沒功夫去過問那些雞毛蒜皮、婆婆媽媽的小事,「國家選撥我,不是因為我會算帳,我不是搞報銷機票的會計」。

對於谷開來的家庭瑣事證詞,薄指出,「我認為她還是個有文化的人,設想一個有文化的人,每天都來和我談這些小事,我是遼寧省長、商務部長啊,我會看的上這些嗎」;薄還說,谷開來「在我心中也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女子,試想她願意在我印象深處蒙上一個家庭主婦的印象嗎?」

關於薄瓜瓜的奢華私生活,薄先反問說:「這還是我們薄家的家風嗎?」他以自身穿著為例指出,「我現在穿的夾克,我櫃子裡放的西服,還是大連鄉鎮企業生產的,我本人對穿戴沒什麼興趣,我現在穿的棉毛褲,還是我母親六○年代給我買回來的」。

在家觀賞法國別墅照片,是薄與受賄案的連接點,對此他反駁說,這個事很凸頭凸腦地冒出來,且谷開來說圖紙攤了一桌子,所以薄熙來知情,「看圖紙攤了一桌子和我知情有關係嗎?我什麼都不知道,就聽到幻燈概念,就能說明我受賄嗎?」

對於谷開來稱徐明給薄家買房,是要留給薄瓜瓜日後無須擔心經濟壓力,薄則指出,實際上瓜瓜當年才十五歲,還在上中學,「谷開來至於這樣嗎?而且我確切地說,她如果這樣,我會非常憤怒,這不是我們薄家的家風,我希望檢察人員不要侮辱我們的家風」。

至於王立軍叛逃,薄則認為,「他暗戀著谷開來,情感糾結,他不能自拔,也向谷開來做了表白」;薄強調,「他知道我的性格,他侵害了我的家庭,侵害了我的基本情感,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紀薄熙來一案25日繼續開庭,庭審第5天進入辯論程序,坐在被告席上的薄熙來,不時拿下眼鏡,顯得有些疲累。中央社 / 圖/擷自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6日 上午 2:02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