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广 | 薄熙来案公审:当裤裆遇上谣言

薄熙来案济南中院公审(摄于8月24日)
2013-08-27 16:40武之阳

薄熙来公审完结,雍正王朝摇身一变成金瓶梅,剧情狗血无下限。既然现在流行运动式抓大谣,连新闻联播都开始关注大V裤裆里的那点事儿了,笔者也来凑个热闹,沐党中央指示精神,还网络以清明空间。

第一,有人说,薄熙来庭上无对手,无罪开释可能性高。这是谣言,绝对的谣言!虽然公诉方侦查和起诉受制于纪委,滥用职权罪和包庇罪有张冠李戴之嫌,老婆举证老公、下属指控上司的特色明显,但这些瑕疵并不妨碍完整证据体系的形成,薄定罪已无悬念。在量刑方面,通过比对陈希同、陈良宇及刘志军等案,薄被数罪并罚被判20年有期的可能性极大。影响量刑的另外一个因素是认罪态度如何,薄虽然在最后一日的庭审中因“一巴掌扇出个叛徒”忏悔“对不起党和群众”,但这并不妨碍法院认定其“拒不认罪”。换句话讲,薄一手阉割了自己被从轻或减轻处罚的可能,在这一点上,薄显然不如声泪俱下的红楼摧手刘志军更精明。

薄熙来和辩护律师也非等闲。薄五天来的自辩有礼有节,气宇轩昂,在关键事实面前一再强调自己“不知情”、“不知道”、“记不清”,把老婆儿子的荒淫奢靡归咎于家门不幸,把自己则形容成艰苦朴素的工作狂,虽没有脱罪效果,但却为其赢得了不少的同情分。薄的律师团也来头不小,李贵方被誉刑事辩护三杰之一,王兆峰则系曾访问剑桥的法学博士,他们代表着中国刑事辩护的最高水准,尤其是在结案陈词中提出排除薄自白证据和纪委境外取证非法,更是剑指中国纪委合法性的一记重拳。然而,最令人称道之处则在于薄的主动爆料,他为自己戴上史上最昂贵的绿帽子,看似楚楚可怜,实则是最高明的诉讼策略,从道德上抹黑老婆下属的用意很明显,就是削弱他们的证言效力,证言如不被采信,证据链或全线溃败。薄避谈自己沾满鲜血的罪恶,却炒作这一桩最深情的暗恋。无药可救的红二代,为了少坐几年牢,落了一地的节操。

第二,有人说,薄熙来位高权重才贪这么点,是个大清官。这也是谣言,绝对的谣言!薄的辩护律师说,薄的贪污受贿在2005年之后嘎然而止,虽平步青云但不再贪腐。但试问,尼尔向薄瓜瓜索取1400万英镑项目中介费,将作何解释?这背后掩盖的是怎样一个惊为天人的大项目?如果中纪委不选择性侦查,薄不选择性招供,最终曝光的数字会仅仅2000多万么?中纪委的手下留情,显然是念于大局稳定有意为之。薄的贪腐数字越高,表明中国反腐制度失效得越彻底,当局这样做,无异于自掘坟墓。

中国反腐法律体系建设已有些年头,虽然反腐力度逐年升级,但却难以消除外界对中国“越反越腐”的质疑。高级别官员层面,自1989年迄今,中国已有110多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其中4人曾属“党和国家领导人”,3人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员”,7人曾任“中央委员”,另有13人曾任中央候补委员。中低级别官员层面,县处级、司局级官员已成贪腐的主力军,但他们的贪腐罪行却完全不亚于高级别官员。从2001年至2011年的十年间,涉案千万的贪腐案例中,科级及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6个涉案金额近亿元或上亿元。经济学家张维迎直言,中国腐败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腐败增速远超GDP,腐败问题不解决,可能亡党但不会亡国。薄案是中国反腐败的缩影,薄人前满嘴清廉,转身一肚佞奸。想当年,薄熙来之父薄一波曾在向中央汇报工作时说:“历史和现实的事实说明,不受监管的权力,必然会产生腐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特殊的公民,也没有特殊的党员。”薄一波老人家的生前语录,如今竟成为其子政治仕途上的最好注脚。薄埋怨公诉方辱没薄家家风,但薄家除了跟金三胖一样享有出身这一永恒的政治资本之外,家风何在?

第三,还有人说,薄案公审显示司法倒退,不如四人帮的30年前。这更是谣言,绝对的谣言!微博直播薄熙来超乎预期,无论济南中院是否选择性公开笔录,当局能开此先河,已属不易。薄五日公审,济南中院充分保障了薄和律师的辩护权,就连薄在最后陈述时都赞山东人不落井下石,不管这算不算是对红二代的司法特供,但至少相比于中国目前各地普遍存在的法官驱逐律师现象来说,也是进步。

但遗憾的是,当局避重就轻,不追究薄对中国法治带来的毁灭性的摧残。主政西南期间,薄肆意盘剥民财,刑讯逼供,报复异己,一手制造了无数冤案。律师李庄因代理龚刚模案被指控伪造证据,村官任建宇因网上言论被劳动教养,企业家李修武、彭治民因打黑而家财散尽,市民方竹笋因讽薄一坨屎被失去自由,这些冤假错案只是冰山一角。浦志强曾表示,薄在重庆主政期间大搞唱红打黑运动,在文革式的强压统治之下,重庆每年都有几千人被劳动教养,因言获罪现象尤其普遍。薄受审是他的舞台,不是法治的进步,众生高兴太早,高兴得无缘无故。

薄案一审已经完结,民间议论却未消停。薄乃新闻出身,懂得如何操控舆论,都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中国民众像被打了鸡血般性趣高昂。一时之间,重庆爱情故事版本迭出,搞笑段子层出不穷。有人说这是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的多角恋,也有人说薄王在秦城监狱共度余生才是真爱,有人说男人一生要管好小弟和小弟弟两样东西,也有人说勃不可怕鼓开来才真正可怕。

中国人有把一切悲剧娱乐化的能力,习惯于淡化他人的罪恶,消费旁人的苦难,忽视自我的反思,永远都只盯着别人裤裆里那点事儿。海南校园性侵事件中热炒“开房找我”,李天一轮奸变身“轮流发生性关系”,邓正加城管打手被调侃过招泰森,薛蛮子嫖娼不包养成扶贫天使……一个又一个公共事件最终都以娱乐化的方式告终,沉重的制度纰漏沦为网民狂欢的素材,没人抗议,无人静思,只要与我无关,都可以一笑而过。就像这薄案,当所有人都盯着3号楼闺房里的那点事儿的时候,有谁在反思没有薄的薄路线?有谁在为司法独立鼓与呼?又有谁在关心重庆那些冤假错案苦主们过得好不好?

薄及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威权政治下的个人悲剧。薄17岁文革丧母,一生沉浮两度婚变家破人亡,“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这是政斗败北者的下场。谷开来放弃如日中天女强人事业,换来丈夫劈腿气走他乡,如今身患绝症倒数韶光,这是专横女主的苦楚;薄瓜瓜移居他国有去无回,爱情选择服从政治安排,23岁便再见父母无望,这是拼爹执挎的命数。王立军加身名利被剥个精光,服侍多年换来一记耳光,落得轮椅代步或半身不遂,这是一个多情将相的无奈。

但我们不得不说,个人悲剧,也是制度之殇。民主法治不立,政治悖论不破,人人被逼站队,薄门悲剧还会重演。有人说,奥巴马放到重庆,未必不是薄熙来;薄熙来放到重庆,未必不是马英九。历史不容假设,我们都看得到开头,却猜不出那结局。
 

(特约评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荷兰在线观点。)

相关阅读:

薄熙来首日公审:西南王三指转乾坤薄熙来公审第二日:红二代的因果报应

作者

武之阳,中国时政旁观者。期以慷慨激昂之辞,践行公民政治参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7日 上午 8:45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