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学徒 | 大V与性

1

20世纪经济学领域的首席大V是凯恩斯,宏观经济学就是他创立的,凯恩斯主义强调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我们常听到的什么“宏观经济政策”、“宏观调控”、“货币政策”等就是凯恩斯主义的调调。

凯恩斯是个同性恋者,而且很活跃。他公开宣称自己“根本就不承认对遵守一般性规则负有个人义务”,“也完全不承认习惯性道德规范、惯例和传统智慧,”“是严格意义上的非道德沦者。”

凯恩斯有许多志同“性”合的男友。但这不影响他担任英国财政大臣顾问和英格兰银行行长,更没有影响凯恩斯主义被许多国家奉为经济政策的指导方针。

2

黑格尔是个严谨的哲学大V,辩证法是他系统归纳的。30岁时,黑格尔拿到了耶拿大学的教授头衔,但他在那里却没有干长,因为他与房东的妻子私下里“实践”了对立统一规律,在她的肚子里孕育了新的生命,这使得他在耶拿这个小城市混不下去了。

但是,生活作风问题没有阻碍黑格尔学术的进步,他后来成为柏林大学的大牌教授,还当上了校长,他的学说成为普鲁士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他还培养了许多活跃的弟子。

3

马克思是黑格尔的学生,比黑格尔还大V,是共产主义世界的首席大V。

马克思和他的战友恩格斯的性观念比黑格尔更开放,他们设想了一种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在那个社会中,家庭消亡了,子女不是由家庭而是由社会抚养教育,而男女之间的性关系,不是建立在婚姻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真实爱情的基础上。恩格斯说过,没有爱情的性关系才是真正的不道德。(问题是,真正的爱情总是那么短暂和那么容易转移)。

优雅而美貌的马克思的夫人燕妮·马克思就没能使马克思的爱情持久地定格。1851年,马克思33岁时,女佣海伦·德穆特,一个不漂亮但“由于愉快特征而显得好看”的姑娘,为马克思生了一个私生子——弗雷德里克。还是恩格斯够意思,把这个私生子带回家,当做自己的儿子抚养,把马克思从窘境和冲突中解脱了出来。

当然,马克思开放的性观念与性实践对马克思信徒的坚定信仰没有什么消弱作用。

4

马克思之前,法国启蒙思想家中有一位大V——卢梭,是性开放的浪漫的实践者。

卢梭少年和青年时代,有一位大他12岁的独身贵族夫人——华伦夫人,照料他,教育他,爱抚他,既是“妈妈”,又是情人。

卢梭是个富有激情的男人,他在《社会契约论》中有一句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是鼓吹彻底打碎枷锁的煽动家,包括性方面的枷锁。

富有激情的卢梭并不专情,他也不大在乎别人对他是否专情。他甚至允许他的朋友分享他的同居女友。最不可思议的是,卢梭与同居女友生了5个孩子,全都送给孤儿院了,一个也不抚养,一点没有怜子之心。

罗素对卢梭的浪漫主义持强烈的批判态度,罗素说:最强烈的炽情大部分都是破坏性的炽情。

5

尽管不客气地批判卢梭的浪漫主义,罗素自己也很浪漫,也很炽情。这位20世纪英国的数学和哲学大V有一段话非常煽情:三种简单而强烈的愿望支配了我的一生: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

罗素有过三次婚姻,至于爱情,则有许多。

6

马克思主义的继承者,革命导师列宁在性的方面突破了马克思的尺度。前苏联档案开放后,以色列的几位科学家对列宁的病情资料分析,得出结论:列宁死于性病梅毒。

伟大的革命导师居然死于性病,这远比私生子更令人震撼。当然,染上梅毒未必就是妓女传染的,异性革命伙伴传染也不是没有可能。

7

列宁是否与妓女有染不得而知。列宁派人到中国发展的下线陈独秀有过嫖娼经历则是板上钉钉的真事。

陈独秀是五四时期的大V学者,当时在北大任教,由于逛窑子而被北大解聘。由此,陈独秀到了上海,从学者变成了职业革命家。

2013年8月26日 上午 2:3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