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 | 宪政的有无和共和国的死活是一回事

020@BT 11887-797653

讨伐宪政是中共中央当前的主旋律。从年初开始,它调子越来越高。最初是隐晦地暗示,中国梦不是宪政梦。后来日渐亢奋,明指宪政姓资不姓社。八月进入了声讨阶段,由新华社发文,宣布西方的宪政正在引发中国的动乱,而中国若动乱,一定比苏联更惨,总而言之,事关生死存亡,不得了了。

当年声讨海瑞罢官之初,高层要上海的姚文元写署名文章,但上海登出后,北京和中央没有跟进,这事引起高层震怒。此后凡高层授意的文章,无不由中央三喉舌同声发出,以免误会。现在署名”王小石”的文章一出手,就由中共中央四喉舌率领全国四大门户网站同时推出,色厉声烈,山雨欲来风满楼。怪不得有人听说,这是”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在主导。这话使经历过文革的老人欲不信而不得。

有人问我,到底是习总书记在指挥刘云山,还是刘云山在绑架习总书记?抱歉,这不是老百姓回答得了的难题。长期处在监闭状态的反革命如我,更没有资格解答这种疑团。有资格也有责任作出回答的,是习总书记。我想无非两种答案。如果他肯定这是他最近得出的最新结论,这是光明磊落;如果他至今仍在勇敢地坚持他就任国家主席以前的正确主张,更好,全国乃至国际社会都会为之额手称庆。无论哪一种情况,都远胜于疑鬼疑神,不清不楚。

我个人全力支持习近平先生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初发表的政纲――”宪法的生命在於实施,宪法的权威在於实施。”行宪,这是深知中国社会病根的大医,才开得出来的良方。

中国现在各种不稳定因素,无论政治的还是经济的,民族的还是地域的,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其终极的制度根源,都有脉络可寻,都可以明确无误地追溯到不受制约的公权力。以七月间发生的首都机场爆竹案为例,一些怒气冲天、冤气冲天的事情,初看似乎只是个体的反常反应,其实同样是被无法无天的公权力逼出来的。

由此可见,中国拒绝国泰民安则已,若要长治久安,就必须把无法无天的公权力关进笼子。这笼子,必须是现实的,公认的,看得见的。它应该具有普遍性,公平性,公开性,有效性。业已存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约束公权力的唯一”现成的”笼子。至於现行宪法的不完善性,应该在行宪的过程中解决。

宪政姓资姓社,不值得讨论。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是假社会主义,宪政不应该姓假。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姓”说不清”,宪政则必须”说得清”。实行说得清楚的真宪政,是中国的当务之急。

现在对宪政的声讨,根本不是旨在改善现行宪法,不是旨在把无法无天的公权力关进笼子,而是旨在把无权无势的公民关进笼子。这是倒行逆施,是统治者及其主旋律的堕落和破产。无怪乎它信口雌黄,造谣撒谎,不惜污蔑习主席新结识的俄罗斯朋友,也不惜糟蹋人所共知的中国现代史。――这篇署名文章,甚至说中国”从袁世凯死後一直到蒋介石掌权”,实行的是”资本主义政治模式”!结果是”带来了几十年灾荒饿死上亿人”!我无意赞美北洋军阀,但是,也无意为共产党开脱在1959-1962三年中活活饿死三千万到五千万农民的罪责,而堕落到编造历史性的谎言。谁能够告诉大家在黎元洪、徐世昌、冯国璋、段祺瑞、张作霖统治期间中国饿死的人有多少,功德无量。

主旋律正在以谎言使自己堕落,倒不是本文的要旨。我只想说,宪政的有无不仅决定了宪法本身的生命,而且决定着共和国的死活和公民的死活。

2013年8月14日 上午 7:45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