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 | 发改委官员:同意百姓为呼吸新鲜空气买单说法

原标题:国家发改委能源与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和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姜克隽:

全部省会城市都可放弃工业

●过去十年,中国城镇化率平均每年增长1 .3%.很少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我国目前的发展程度。从这一角度看,中国实现的城镇化是成功的。当然,中国在城镇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污染问题。中国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没有之一。

●中国的城镇化率大约能达到8 0%,目前已过50%.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再过20年,城镇化率达到70%时,城镇化进行就会减速。因此,在20年后的2030年,中国的生态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姜克隽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经预言:21世纪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两件事,一是美国的高科技产业,二是中国的城镇化。而无法回避的是,中国的环境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破坏。生态、环保,已成为城镇化天平中的另一端。

新一轮城镇化,是否能摆脱工业化的困扰?生态文明与经济发展是否能并驾齐驱?国家发改委能源与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和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姜克隽对此接受南都记者采访,为城镇化发展指点迷津。

20年内需解决生态问题

南都:回顾中国近年来的城镇化进程,应该说是一个传统的工业化进程,在此其间,环境污染非常严重。这算是完整或是成功的城镇化吗?

姜克隽:过去十年,从数字来看,中国城镇化率增长速度很快,平均每年增长1.3%.很少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我国目前的发展程度。从这一角度看,中国实现的城镇化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相对来说是成功的。当然,中国在城镇化过程中,主要是一个工业化的过程,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污染问题。中国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没有之一。

南都:目前提出“新型城镇化”,能否从生态建设角度解释下“新”在哪里?

姜克隽:我们预测,中国的城镇化率大约能达到80%,目前已过50%.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再过20年,城镇化率达到70%时,城镇化进行就会减速。因此,在20年后的2030年,中国的生态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中国工业化已接近饱和

南都:新一轮的城镇化能否带动产业结构转变?

姜克隽:肯定要变。城市需要工业,但需要适合城市的工业。中国已经跨过工业化阶段,地方政府发展经济要转变思路。中国已经跨过了工业化,其实就是说中国不需要依靠工业扩张来提高G D P.同时,中国的工业化已接近饱和,现在很多行业的产量都快达到峰值。我们推测,中国的高耗能工业产品产量大约在2015年达到峰值,基础原材料工业在未来一至两年内到达顶峰,比如黑色金属钢铁,有色金属铜铝铅锌等,水泥、玻璃、砖瓦等建筑材料,以及化工类的石料等。

因此,全部的省会城市都可以放弃工业。中国做服务业存在特别大的一个误区,就是总想把服务业做成盈利的,而事实上,服务业是代表城市品位和水平的,政府需要进行资金扶持,由此吸引更多全球高端文化等产业。

南都:对能源的需求是否变化?

姜克隽:随着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百姓对于能源的需求量也将逐步增加。到2025年,全国城市人口都能达到目前欧美发达国家的水平,到2030年,农村家庭的耗能量将超过城市家庭。

南都:工业对能源的需求呢?

姜克隽:与生活能源需求比例逐渐上升相比,工业能源需求的比例将逐渐减少。目前工业全部能耗占能源总需求量的70%,2030年后将降至50%,此后将基本维持稳定。目前,全国每年能源需求量大约为36.2亿吨能源标准煤,2030年大约需要46亿-50亿吨。根据能源消费量的年增长速度,过去十年大约每年6%-7%,未来将维持在3%-4%.在高耗能产业已经接近峰值的背景下,2015年煤炭消费有望达到峰值,然后逐渐下降。

民众应为呼吸新鲜空气买单

南都:生态治理中,民众该扮演什么角色?

姜克隽:中国民众也应该转变意识,主动承担环保责任,治理环境的成本需要公众支付。从经济学角度讲,所有政府支出实际上都是由公众支出,因为政府财政主要源于税收。政府进行财政拨款,实际上这些钱都是对百姓的税收。

南都:此前有人提出过“百姓要为呼吸新鲜空气买单”。

姜克隽:我非常赞成这个观点。直接涨价要好过不知情的财政拨款。直截了当在成本中增加环境污染治理费用,比如提高能源价格。目前争议较多的环境税尽管对企业征收,但实际上它仍然是消费税,企业仍会将此转嫁到商品价格中,实际上还是消费者自己买单。

2013年9月26日 上午 4:3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