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阅读|吴虹飞: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流在了我心里

http://ting.sina.com.cn/player/song/1835144/0/110011

幸福大街乐队《广陵散》

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流在了我心里

今天一个女人用了陌生号给我打了电话。你是吴虹飞吗?她说。

我说,你是谁?

她说,我是李 jing
啊!

我没听清楚,她说了两遍:我出来了,我今天才出来的。

我这才想起了,她是朝阳区看守所里的同号。

她,三十多岁,胖乎乎的,河北廊坊人,因为打架打伤了人,关了 8 个月。刚刚放出来。在号里,她是第一个向我走来,偷偷塞给我四个咸蛋和一个卤蛋的人——在号里,这些东西都特别珍贵。

她知道自己还有不到 1 个月就出来了,所以特别卖力地记同号的电话号码。因为她们都需要亲人的帮助。预审通常不为他们传达这些。

当时她以为她会比我先出去,她没事就小声背我的号码。这样她可以向我的朋友帮我求助。

她说,如果我没工作,去她的足疗店,她的店生意好的时候, 1 个人可以挣一万呢!

我一听非常向往,准备让我的歌队接到北京去干足疗,又担心她们受欺负。一个上访的福建女人, 50 多岁,跟我说,我们出去后,一起去她的店打工去。

我给大家唱歌,名字叫《仓央嘉措情歌》,李 jing 大声说:什么!添油加醋情歌?!

大家哈哈大笑。

等我出来,我就上网查你的歌听。她说。

她不知道,百度早就用我的名字查不到我的歌了。尽管在过去很多年,百度音乐一搜我的名字,会出现至少 1000 多个搜索结果。

她在电话里说,她出来时,身上只有 8 块钱。

我说,你在哪里,要不要我给你送些钱?

她说,她的店找不到了,孩子也找不到了。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

我要先去找孩子呢,她说,我和老公早离婚了。

随后她挂了电话。

我在看守所里,和二十个女人住在一起。我了解部分的她们,我和她们偷偷地聊天,我知道了不少故事。我给她们讲无厘头的笑话,她们喜欢,我给她们唱歌,她们也喜欢。

60 岁的田阿姨,被判了 4 年。她说,在哪里都是修行,在牢里反而踏实了。头一周,我什么也没有,阿姨塞给我她囤积的饼干,在我难过的时候,阿姨安慰过我。我讲笑话的时候,阿姨笑得最欢。阿姨给我讲了她的恋爱故事,告诉我说,男女之爱,乃是最不值得的一种。阿姨还很爱唱歌,她喜欢红河谷,年轻时候,她也是爱文艺的呢!每次她唱歌,我都会大声附和她。就好像,这样就能把音乐的力量在这个绝望的号子里,放到最大一样。

我离开号子的那天,在阿姨旁边洗衣服。我被看管叫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阿姨违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向我走来,挥手,大声说,记得我跟你说的话。

我难过地说,阿姨,保重。

过几天李 JING
又打了电话。

我说,我在忙唱片呢,你给我一个卡,我给你打一点钱。她说,我不要你的钱。

他们都不要我的钱。我要给我喜欢的人一点零用钱,他也不肯要。

我觉得他大概是不爱我吧。我有点难过。

《一个》问我,你很缺钱吗?

其实父母健康,如果他也爱我一点,我大概什么也不大需要。当然做音乐是要一点钱的。比中产阶级打高尔夫,还是便宜很多。

我对李 JING
说,我给她们去送点钱。

别送了,她说。

我说,田阿姨怎么样了?

她说,她走了,到监狱里服刑去了。

田阿姨是无罪的。我知道。

她不过是按照自己内心的价值观活而已。她在哪里都会不会被欺负的。我这么想。

我想起看守所里那个被指控贩毒的女人,月芹, 49 岁,来自辽宁,看起来却像三十多岁,鹅蛋脸,古铜色的皮肤,光洁的额头,乌黑的长发,洁白的牙齿。进看守所的时候,尿液检测是阴性,而非阳性。

据她自己说,十几年前被车撞飞,之后失忆,不复记得家人的情感。会算命。她被吸毒者白某指控贩毒,但她坚持认为她没有贩毒,也不吸毒。我看了她的判决书,也觉得逻辑不那么严密。他们家帮她请律师,律师开价要 100 万。她只能自己为自己辩护,可是她的记忆却很差。她被判 11 年那天,她轻声说,哎呀,心口疼了。她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这么坏,要害我呢?

月芹的眼泪顺着光洁的脸,大滴大滴滚落下来。

她们的每一滴眼泪都落在了我的心里。我是不会忘记她们的。

这不是文学生活,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日常,我们都会被举报,被构陷,被拘捕。我以一个 10 年老记者的身份,理性、平静地告诉你,这不是幻想,这是再普通不过的现实。危险降临到每一个普通人的身上了。

我确实嗅到了牢狱的气味,也一步步走近我的危险。我不知道如何应付。我不知道谁会帮到我。对我来说,打击我的不是政权,而是放弃我的那些人——我真正的悲伤和恐怖,不是政权给我的,而是来自人心。我害怕那个声称爱我和最终背叛我的人,这个惊恐甚至远远超出了我作为一个作家的描述能力。

我接受采访,本来以为是谈音乐的。但是谈音乐那部分似乎找不到了。剪掉了。我还以为,我真的要去谈音乐了。我在里面都没被禁止唱歌,在外面反而被禁止了。

我的魏晋,我的广陵散,我的萨岁之歌,我的梦,我的爱。

那么漫长的梦。

我在南方的雨季里醒来。每年,我都飞回南方,寻找我的爱人,向他告别。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和自己的最爱告别。最后这次,我说,我不会回来找你了。我说,机票太贵了。于是我闭上了眼睛。生怕自己更爱他多一分。

一个人怎么会这么爱一个人呢?我没想清楚。就像我来不及想清楚,我是怎么一步一步被公权力带入看守所的。没有人道歉,一出去就是没有住处,不允许唱歌。我都不去思量,我只是想:他
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这么多年,我像但丁,像盖茨比,只有一个太单纯,太脆弱的梦。

我想起她们。我没能了解她们太多,没能帮到她们。悬在头顶,是日夜亮着的惨白的日光灯。

我对她们非常确定地说,能审判你们的,不是一个这样的监狱,而是你们自己的心。我说,我们永远不要放弃。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确定,我也不知道,她们是否听见了这些。但想给李 JING 一点钱,她却消失了。

(“拇指博客”客户端已登陆苹果app store,百大名博,一手掌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11日 上午 11:49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