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闵良臣:应该告诉人民真相

  提要:普选是什么,就是公开透明,就是公平公正。更重要的是,用托克维尔的话说,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它什么也不破坏,就改变了一切”(《旧制度与大革命》第279页,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我们有些人不是常常喜欢拿某种改革甚至拿民主自由作幌子,尤其说普选会破坏社会正常秩序而在中国绝不能实行吗?可在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山推荐官员阅读的书中,告诉人们的却是与有些人的幌子相反。要知道,今天中国城市如果实行普选而不是委任制,许多“城市病”都几可消除。

  一

  今天的中国,并不需要特别启蒙,只需讲出真相,只需普及常识——就够了。

  当然,有人可能会认为:普及常识,就是启蒙。也不错。

  远的不说了,只看大半年来的喧嚣,不论是宣扬宇宙真理也好,还是鼓吹某个主义是大海也罢,抑或反对实行民主宪政,认为西方政党只代表某个利益集团,中国的“集体领导”优于美国的总统制等等,说到底,都是在掩盖真相,欺中国很多国民不了解常识,继续实行几十年一贯制的愚民招术。

  特别是当想到这些胡言乱语全出自号称高级知识分子之口时,心里很难受。因为这些有知识者公然愚弄和欺骗自己的同胞,真不知他们的良知是不是叫狗吃了。

  在很多方面,人们要求做的,他们认为都不该做;人们要求公开的,他们都觉得不该公开;人们不希望继续存在下去的,他们却又死死维护。

  人们希望更多的民主自由,最好是依宪治国,他们说那是资产阶级的;人们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他们说不符合国情,甚至认为那些在街头打出横幅提出这种要求的国民是在破坏社会秩序(好一个社会秩序!),得到的回应是拘留;而对于矢志不渝提倡公民运动、宣传公民权利者,换来的更是刑拘。至于像南京2013年取消公费医疗制度,“副厅级”却肆无忌惮地可以“除外”。

  这也还能说是人民当家做主吗?这也还能说不是“官本位”吗?这也还能说是社会正义吗?难怪早在公元前四百多年的古希腊,有一位名叫特拉西马库斯的修辞学老师,当听到苏格拉底与一个叫作西法鲁斯的老人以及柏拉图的哥哥格劳孔等人讨论过一阵正义之后,坚决“反对这种幼稚的胡扯”,并强调说:“正义不是什么别的,只不过是强者的利益罢了。”(参见何兆武、李约瑟译罗素《西方哲学史·上卷》第157页,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

  可我们怎么也没想到,两千四百多年前的这个有关正义的观点,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中国官员身上实实在在地体现着。不然,就只问一句:凭什么副厅级可以除外?如果说有人强调“官员也是人”,是说官员也应该享受到普通群众享受的资格、权益,那么,副厅级官员凭什么要享受普通群众享受不到的——此时此刻为何不强调副厅级也是普通人?

  至于西方政党是不是“只代表某个利益集团”、中国的“集体领导制”是否优于“美国的总统制”,全世界都知道,单凭几个早已失去良知的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忽悠,不会起太大作用。

  据说不久前又有了一个9号文件,从互联网上读到后,觉得那里面所讲没有几句能站得住脚——应不应该提倡民主宪政,应不应该提倡普世价值,应不应该提倡公民社会,应不应该实行新闻自由,应不应该要求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这一切都是中国很多人甚至包括拟定文件、签发文件的人心知肚明的,然而有人却罔顾国民呼声,自欺欺人地拟定和签发这种有违常识的东西!

  人们提出民主与宪政理念,你们说不好。不仅不好,竟还诬蔑说其“实质”是要推翻这要颠覆那,就是不想自己反对民主与宪政的“实质”又是什么?可不可以说就是不想依法治国(不讲宪政,即不讲法治)?就是要继续维护极权统治?就是不想让中国人民享受人类文明进步带来的成果?全世界凡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都是用民主与宪政治国,有些人为何总要逆人类进步文明而动?

  人们提出普世价值,你们也说不好。不仅不好,还说其“核心”就是要排除执政党的领导,就是要让执政党让步。可你们如此反对提倡普世价值的“核心”又是什么?不就是要拒绝人类先进文明吗?你们为什么要用中华民族拒绝人类先进文明、延缓进步的代价来换取领导权、换取某种坚持权呢?你们这样做,对得起中华民族吗?到底是一党之领导权重要,还是让中华民族跟上人类文明进步的脚步、真正自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与文明高度发达国家并驾齐驱重要?

  人们提倡公民社会,你们还是说不好。不仅不好,还说“要害”是在基层建立新的政治势力。这就奇怪了,英国早在17世纪(甚至更早)就实行了村民自治,那时的英国执政党怎么就不害怕他们的人民“在基层建立新的政治势力”,而你们为何就如此害怕呢?请给我们讲一讲,你们坚持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人们提倡新闻自由,你们更说不好,说这是西方的。不仅不好,还说这是反对你们一贯坚持的“喉舌论”,是要摆脱你们对媒体的领导。如此这般还嫌不够,另外又给加了一些罪名,即提倡新闻自由,就是要搞公开化;要搞公开化,就是要用搞乱舆论来搞乱社会。

  这就让提倡新闻自由的人们想笑了:如果说提倡新闻自由的结果,就是为了要搞乱舆论,然后搞乱执政党搞乱社会,那西方社会岂不是早就大乱了?此外,不知你们是否真的学习马克思著作,又是如何学习的?即使对照马克思有关新闻出版自由的论述,本人也完全有理由认定有些人不过是一帮打着马克思旗号的骗子。

  至于人们要求中国政治改革,你们就更是拼命反对了。不仅反对,还说那些要求的人们是在歪曲改革开放,不该说中国已经出现了官僚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不该说中国改革开放走到今天非实行政治改革不可,否则经济改革很难进行下去。

  难道人们说错了吗?中国真的没有出现官僚资产阶级?真的没有出现国家资本主义?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的经济改革早些年就偃旗息鼓改不下去了。更重要的是你们知道,人们所要求的中国政治改革并不是要推翻这要颠覆那,不过是希望实行已经被世界历史证明的“普选制”。而你们的用意不过是给要求政治改革的人们一旦加上“推翻”、“颠覆”的罪名,这些善良的人们也就百口莫辩,由你们治罪了。本人怎么也想不到,“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中华民族如此古老的一句用语,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有效!

  普选是什么,就是公开透明,就是公平公正。更重要的是,用托克维尔的话说,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它什么也不破坏,就改变了一切”(《旧制度与大革命》第279页,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我们有些人不是常常喜欢拿某种改革甚至拿民主自由作幌子,尤其说普选会破坏社会正常秩序而在中国绝不能实行吗?可在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山推荐官员阅读的书中,告诉人们的却是与有些人的幌子相反。要知道,今天中国城市如果实行普选而不是委任制,许多“城市病”都几可消除。

  二

  由上所言,那个9号文件,说到底,不过还是证明了中国有些人就是要坚持自己搞的“这一套”罢了。可这一套除了证明对政府统治有利,对中国官员有利,滋生更多的腐败,让中国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还能证明什么呢?

  尤其是证明着人类进步文明的,到底是西方搞的那一套,还是我们搞的这一套?要说真话,不要胡扯,不要昧着良知,不要自欺欺人。

  西方“那一套”是有着强大的历史逻辑支撑的。古希腊雅典的改革人物代表梭伦与其后的亚里士多德都看重社会的“中间层”,后来叫资产阶级。再后来,西方把这种社会称作“橄榄型”。这样做,目的就在于“抑制最富有的阶层,扶持最贫困的阶层,强化中等阶层”,也就是缩小“橄榄”的两头,让中间大起来。人类历史证明,这样做是正确的。因此,就这个观点而言,梭伦是正确的,亚里士多德是正确的,进步的资产阶级是正确的;“西方那一套”是正确的。

  近段时间,有那么几个实在应该打上引号的教授学者很猖狂很嚣张,公然挑战人类现代进步文明,不要宪政,不要民主,甚至不讲法治,进而反对普世价值,反对提倡公民社会,把现在中国绝大多数人所冀望的宪政梦全都说成是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甚至认为“西方那套理论不反映中华民族根本利益”。

  我不知道,除了“西方那套理论”,还有什么理论可以代表人类现代进步文明?又还有哪套理论可以“反映中华民族根本利益”——已经彻底崩溃的原苏联“老大哥”可以代表可以反映吗?柬埔寨波尔布特的社会主义可以代表可以反映吗?现已公开下令金家要世袭独裁的北朝鲜可以代表可以反映吗?

  只要有可以代表可以反映,且已成体系,并能称之为“套”的,不管是谁的,都行——关键是,这个世界,我们除了看到中国有些人极为反感的“西方那套理论”,并没有看到比这套理论更进步更文明的啊。不然,就连不承认西方那一套的人也是一张口就要把有些资本主义国家称作“西方发达国家”,公认这些国家的文明程度至少比中国要高得多,甚至就连环球时报一把手胡锡进不久前在接受中国南方媒体专访时也坦诚:“美国很好,如果一下子能把中国变成美国那样,我不反对。”试问:西方那一套不好,为何会比我们文明、比我们进步,连胡锡进这种人也不反对中国成为美国呢?

  有些人理屈词穷,就说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发展了几百年,而社会主义不过一百年的历史,在中国更短。可事实胜于雄辩——且不说北京放的那个什么大型系列片子(本人真想把这种系列片说成是“骗子”)还说人类社会主义历史有五百年——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吧,1945年战败后应该说比中国还要一穷二白,可为何他们就只发展了几十年,他们的社会文明就可以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并驾齐驱呢?关键是跟中国相比,日本还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除了制度,他们依靠什么?难道认为是大和民族的人种优于汉民族优于中华民族?不然,什么人站出来给个合理解释!

  你说中国现在搞的这套好,可还要全世界的人们相信啊。人类社会已经证明:没有宪政,就没有现代国家;不实行宪政,就称不上现代国家。一个连被称作现代国家资格都没有的社会好个什么好!这种“梦”做下去,会做成什么样?

  就因为1978年后多多少少学了一点西方(有些花岗岩脑子的人至今不肯承认),大多数国民有饭吃有衣穿,国家也没对外“输出革命”,于是,就说自己“自信”这“自信”那,一连弄出几个自信,仿佛中国没有不自信的了。于是也就有理由反对别人不该对中国“说三道四”,不该批评中国。总以为只要中国承认别人好,别人也就不能说中国不好。什么逻辑!

  本人常常觉得西方人真是太君子太讲礼貌了,不然,他们完全可以说一句:你们有啥好自信的,不就是向我们学习,然后向着我们的道路上走了一小步吗?难怪连昔日的“老大哥”都嘲笑中国有些人,自己光着屁股,却还在那指责俄罗斯的裤子拉链没拉好。

  三

  毋庸置疑的是,我们这个国家总是有意无意在挑战人类现代文明,让世界上很多皈依民主自由实行宪政的国家特反感。对此,一张口就可代表这个国家的人还很不高兴,很不理解。有人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那些已经实现了高度文明的人们跟我们一些人的思维就是不一样。

  其实,这就好比现在有很多国民并没招惹政府,更没有任何暴力行为,只是和平散步,只是无声地在街头打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甚至只是约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去城市的某个饭馆一起吃个饭,或者提倡公民运动,这样,政府就不乐意,就要想办法百般刁难,有时甚至还要抓人。请问:相比之下,你说哪种情形更令人担忧?哪种情形更容易引起世界人们的反感:是国民和平散步、无声要求公开官员财产、以及三五好友聚餐、甚至只是提倡公民运动对人类文明进步破坏性大呢,还是反对讲普世价值、反对讲公民权力、反对讲新闻自由对人类文明破坏性大呢?中国有句老话,叫将人心比自心。还说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难道有些人的心与大多数中国人以及那些比我们文明发达的国家的人们的心长得不一样?

  你当然会说,一群人街头散步是有政治意义的;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有可能引起社会动荡;而有些人约在同城一起吃饭,那是一种政治聚会;提倡公民运动,对眼前这个政权是个威胁。就算你说的这些是吧。那么我就请问,这些行为哪一条违反了中国宪法?宪法中有不许国民集体散步吗?宪法中有不许公民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吗?宪法中规定了什么人不能在一起吃饭吗?宪法中规定了不能提倡公民运动吗?我们不是天天吆喝着依法治国吗?像现在这样搞法,你依的是哪门子法?治的又是什么国?

  既然你们连这些都干涉,又为何反感世界上有人不该担忧你们要搞与人类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那一套”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34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6日 上午 7:00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