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陈晓宁:“九一三”毛周是否逼林出逃?

  目前,有一些论者(王年一、何蜀、陈昭:毛泽东逼出来的“九·一三林彪出逃事件”)认为,在1971年9月12日晚,是毛泽东、周恩来有意逼迫林彪出走国外。笔者对此持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愿在此和大家探讨。

  ◇ 毛泽东当晚的作为

  毛泽东是在9月12日下午16:05乘坐南巡的火车到达北京站的。然后,就坐汽车回中南海。毛泽东回到中南海后又干了些什么呢?据汪东兴回忆,由于毛泽东自杭州动身到现在,已经3天没有休息好了。所以,毛、汪之间互相建议对方睡一睡。所以,估计毛泽东此后很可能休息睡觉了。对毛泽东来说,毕竟提心吊胆了不少日子,预想的危险都没有发生,也许是自己多虑了,现在最终还是平安返京了嘛,的确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那么,自12日下午毛泽东返回中南海,到13日凌晨0:32分(即:林彪一行所乘256飞机从北戴河机场强行起飞的时刻),毛泽东是否参与了处理林彪事件呢?据汪东兴和张耀祠的回忆,都是没有。

  汪东兴在《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一书中写道:

  13日零点32分,我接到张宏从山海关机场打来的电话,说飞机已经起飞了。与此同时,林立衡也打电话来对我说:”听到飞机响了,好像是上天了。”我对她说:”你报告得迟了一点。”她对我说:”刚听到飞机声。”……我立即打电话给周总理,说:”毛主席还不知道这件事,您从人民大会堂到毛主席那里,我也从中南海南楼到主席那里,我们在主席那里碰头。”我叫张耀祠同我一起去,我说,你要去主席那里接电话。我们和周总理几乎是同时到了毛主席那里。

  我们从汪东兴的这段回忆中可以看到,直到林彪一行所乘坐的256飞机强行起飞后的一段时间,”毛主席还不知道这件事”。实际上,从汪东兴接到来自北戴河林立衡方面的检举电话开始,汪东兴都是直接向身处人民大会堂的周恩来请示、汇报的,而没有向毛泽东通报。

  另外,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张耀祠在《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中写道:

  是夜23点40分,张宏再次向我报告:”他们已经调汽车了”。我问:”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张宏说:”准备好了。”我说:”他们走时,你们要跟上他们,要特别注意他们去的方向。”

  这时还没有报告毛主席,中央还没有指示,我只能向张宏交待注意去的方向。

  我放下电话,”叮呤……”,又是张宏的电话,他报告说:”林彪他们出来了,刘沛丰手提四个皮包先上车……”

  我们从张耀祠的这段回忆中可以看到:直到林彪一行准备出门上车去往山海关机场的时刻,张耀祠”还没有报告毛主席”,毛泽东还没有接到有关当晚林彪方面的情况报告。

  由于汪东兴和张耀祠都属于随侍毛泽东的角色,从9月12日晚到13日凌晨的几乎所有外界电话、消息都是通过他们向毛泽东转达的。所以,汪东兴、张耀祠对于自己”在什么时刻将林彪方面的异常情况通知的毛泽东”这一重要问题,应该是记忆深刻的。

  所以,只要汪东兴、张耀祠不故意撒谎,则他们的回忆应该是可靠的。而汪东兴、张耀祠有没有可能在这一问题上,为了给毛泽东开脱责任而故意说谎呢?笔者认为这不大可能!因为,先不谈他们两人在此问题上统一口径”串供”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只要想一想,如果汪东兴、张耀祠通过这种做法来给毛泽东开脱责任,这就等于把处理林彪事件的所有责任都推给了周恩来一个人。但是,对于一贯故意在暗中搞”抑毛、扬周”、用周恩来当作贬毛之后的”新精神支柱”的当局来说,这样故意损害”敬爱的周总理”的光辉形象、为毛泽东开脱责任的行为,即使汪东兴、张耀祠有意,当局也决不会允许。所以,笔者认为,汪东兴、张耀祠不大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为毛泽东遮掩。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回忆应该是可靠的。

  这样一来,毛泽东本人实际上在林彪登机之前根本没有接到相关情况的报告(那些情况都是直接报给了周恩来)。所以,毛泽东本人根本没有介入林彪登机之前的事件处理工作。因此,说”毛泽东故意逼迫林彪出逃国外”就是没有根据的。

  实际上,在1971年9月12日晚到9月13日凌晨0:32三叉戟飞机强行起飞之间这段时间,在北京方面处理林彪问题的核心人物是周恩来。在这一时间段内,一系列重大的处理决策都是由周恩来一个人做出的。现在我们需要研究的就是周恩来是否蓄意逼迫林彪出逃国外。

  ◇ 周恩来当晚的一些重要行止

  9月12日下午5点左右,周恩来起床,吃完饭后,带上他的文件包去人民大会堂,准备晚上开会。会前,他一个人在大会堂东大厅的北小厅翻阅文件。会议是晚8点开始,地点在福建厅。参加会的人员是部份政治局委员和有关的部长们,内容是讨论即将提交四届人大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的草稿。

  大约将近晚10点,林彪的女儿林立衡在刘吉纯陪同下向北戴河警卫部队负责人姜作寿、张宏报告:”叶群、林立果要带着首长逃走。他们先到广州,然后再去香港。”

  大约晚10点许,正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讨论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草稿会议的周恩来接到汪东兴转达的来自北戴河林立衡的那个报告,周恩来命令北戴河方面:”继续观察,随时报告。”然后,周恩来返回会场继续开会。这是周恩来接到的来自北戴河林立衡方面的第一次报告。

  大约晚10点40分,周恩来又接到北戴河方面的报告:林立衡又报告,她听接林立果的汽车司机讲,林立果是乘专机从北京来的,这架专机现在就停在山海关机场。这是周恩来接到的来自北戴河林立衡方面的第二次报告。

  周恩来接到林立衡这个电话后立即命令吴法宪了解三叉戟飞机的情况。吴法宪向空军副参谋长胡萍了解情况,并转达周恩来的命令:”此飞机马上飞回北京,不准带任何人回来”。胡萍谎称飞机发动机油泵坏了,飞不回来。周恩来重申,飞机修好后,立即飞回北京,不准带任何人来京。

  周恩来追查256三叉戟飞机的事,由胡萍经过周宇驰报告给林立果。

  大约晚11点22分,周恩来亲自打电话给叶群盘问飞机及行程的事。周问叶群说:”林副主席好不好呀?”叶群回答:”林副主席很好。”周问叶群知道不知道北戴河有专机。叶群先说不知道,稍微顿了一下后,又改口对周恩来说:”有,有一架专机,是我儿子坐着来的。是他父亲说,如果明天天气好的话,他要上天转

  一转。”周又问叶群:”是不是要去别的地方?”叶群回答说:”原来想去大连,这里的天气有些冷了。”周说:”晚上飞行不安全。”叶群说:”我们晚上不飞,等明天早上或上午天气好了,再飞。”周恩来又说:”别飞了,不安全。一定要把气象情况掌握好。”周恩来还说:”需要的话,我去北戴河看一看林彪同志。”周恩来提出要去北戴河,这一下子叶群警觉了,叶群劝周恩来不要到北戴河来,对周恩来说:”你到北戴河来,林彪就紧张,林彪会更不安。总之,总理不要来。”

  周恩来后来对身边人员说:这时他才断定北戴河那里确实有问题,林彪可能要跑。为防意外,周恩来给李作鹏打电话命令他:这架飞机必须有周恩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4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

  大约晚11点40分,叶群和李文普到林彪的客厅,林彪对李文普说:”今晚反正也睡不着了,你准备一下东西,现在就走。”出了客厅,叶群对李文普说:”快点调车,越快越好。”叶群又对李文普说:”快点吧!什么东西都不能带了,有人要来抓首长,再不走就走不了了。你快去调车。”很快,在叶群卧室,林立果又对李文普说:”老李,快点吧!有人要来抓首长。我给周宇驰打个电话,你在这里看一下。”

  大约晚11点55分,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李文普一行登上了开往北戴河机场的汽车。

  9月13日□晨0:32,256三叉戟飞机在北戴河机场强行起飞。

  依据以上的时间表进行一下分析。我们先来看晚10点许,周恩来接到林立衡第一次报告后的举动。他的行动是:命令北戴河方面”继续观察,随时报告”。然后,周恩来返回会场继续开会。

  周恩来的这一举动很值得我们玩味,因为它至少说明了以下3个问题:

  1、这个举动更进一步说明了,周恩来、毛泽东方面在此前,并没有得到有关林立果谋杀毛泽东,或者想南逃的情报。因为,如果周恩来此前得到过有关林立果谋杀毛泽东、或者想南逃的情报。那么,现在这个新情报足以说明事件有了新进展,对手酝酿着新的重大举动。则周恩来现在就会立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紧急思考并处理这一新事态。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思继续开那个无关紧要的《政府工作报告》草稿会议!(在以后的时间,在事态逐渐发展以后,这个会议的确就被终止了–那个时候才说明了周恩来没有心思开这个会了)。

  2、说明了周恩来对林立衡的报告是不相信的。林立衡是这样向北戴河警卫部队负责人姜作寿、张宏报告的:”叶群、林立果要带着首长逃走。他们先到广州,然后再去香港。”面对林立衡这样一个令人震惊却又没头没尾的报告,周恩来是很难相信的。因为,在没有充分讲明原因的情况下,谁会相信副统帅会逃跑?建国以后从没发生过高级领导人逃跑的事件,让周恩来如何相信林彪要逃跑?周恩来很可能在当时认为这是林立衡和家里又闹家庭纠纷了(此前有先例)。所以,周恩来对林立衡的这个报告是不相信的。所以,他又返回去参加会议。否则的话,如果周恩来真的相信林立衡的报告,那么,面对这么重大的突发事件,他同样是没有心情继续开会的。

  3、至少到此时为止,周恩来还没有什么陷害林彪的阴谋。因为,假如周恩来有陷害林彪之心,面对此突发事件同时也是突然闪现的陷害林彪的”机遇”,他是应该立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紧急思考一下他的”陷害阴谋”的,他同样是不会有心思继续开会的。

  从晚10:40左右林立衡打来第二个报告电话开始,周恩来就开始真正有些不安了,他开始有些将信将疑了。

  面对一个他以前从没预料到的重大情况,特别是涉及到副统帅的问题,他更要谨慎了。周恩来的确需要进行一下对林立衡报告的核实工作。他下面就是在做这项工作。周恩来开始进行了解情况,并开始发布一些命令了。他采取的行动可以见以上的时间表。

  这些行动都是正当的、正常的,看不出什么”阴谋逼迫”的痕迹。

  比如:他屡次查飞机,这是因为,既然林立衡报告了北戴河有飞机,周当然要核实一下,看看林立衡的报告是否准确;他命令飞机立刻飞回北京,这当然是因为林立衡报告林立果要带林彪逃走,而想逃走当然需要乘坐飞机,如果将飞机飞回北京,当然就断了这条逃走之路。这种措施也很必要。

  至于周恩来给叶群打电话,当然也是要了解一下叶群方面的情况。这么重大的事情,毕竟不能只听林立衡的一面之词,的确需要在叶群那边试探一下情况。当然,周、叶交谈中,周恩来还是很精明的,明知道北戴河有飞机,仍然旁敲侧击地试探叶群。周恩来后来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这时他才断定北戴河那里确实有问题,林彪可能要跑。可见,前面那些举动,都是周恩来在试探,因为,他需要了解情况,要核实林立衡讲的是不是真实的。

  当然,这时候周恩来也仅只是开始真正怀疑,他并没有能够肯定确信林彪要跑。因为,此前叶群等就放过风,说林彪要去大连,所以,即使以上的发现促使周恩来有所怀疑,但谁能保证林彪不是要去大连呢?也许他只是想坐飞机在天上转转呢?

  从周恩来采取的这些措施和他的将信将疑,我们仍然看不出周恩来有什么阴谋和打算逼走林彪的企图。

  随后,周恩来又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下令256飞机只有周恩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应该说,这个命令既是正当的,也是很有用的。如果不是有什么意外的话,是能够阻止林彪的出走的。

  再有,我们在事后看来,阻止林彪出走的尝试,其实是很有可能成功的,比如:8341部队的副大队长于仁堂等人曾抢在林彪一行出发之前,先期赶往机场,企图阻止飞机起飞,可惜被林彪座车高速超过。在林彪座车出发后,8341部队的大队长姜作寿、中队长萧奇明等人也曾带30多名警卫人员在后面紧紧追赶。最先追到机场的于仁堂等人到达机场时,仅仅比林彪一行晚了几分钟。从这些举动来看,周恩来还是真心要阻止林彪出走的。否则,他可以设法耽误更多的机会,拖延更多的时间,而不是仅仅只相差几分钟才未能阻止林彪的出走。

  总之,从上面的分析我们看不出周恩来的行为有故意逼迫林彪出逃国外的迹象。

  ◇ 没能阻止林彪出走的原因

  当然,对于”周恩来是否故意逼迫林彪出走”的问题,现在存在着一个很有力的质疑,那就是:既然林立衡早在9月12日晚10点许就已经向中央报告了林彪可能出走的情况,直到9月13日凌晨0:32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638.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17日 上午 5:32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