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ina周刊 | 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美国该对叙利亚做什么

“叙利亚内战既是一场狂热的教派冲突,又是一场激烈的国内族群冲突。叙利亚在该地区的对手则从外部对这场冲突予以推波助澜,而它的这些对手反过来又受益于几个相互对立的大国的支持。这意味着,这场冲突趋于恶化的可能性很大,冲突所波及的地域有可能迅速扩大,暴力程度也有可能急剧升级。”

 

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部队很可能对其叙利亚同胞犯下了有违道德的滔天罪行,这为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首先,他可动员全球舆论,抨击叙利亚日益具有毁灭性的教派战争;其次,他可推动更多国家参与到一项更为全面的努力中,防止整个中东地区爆发冲突。

内战总是很残酷的。叙利亚内战既是一场狂热的教派冲突,又是一场激烈的国内族群冲突。叙利亚在该地区的对手则从外部对这场冲突予以推波助澜,而它的这些对手反过来又受益于几个相互对立的大国的支持。这意味着,这场冲突趋于恶化的可能性很大,冲突所波及的地域有可能迅速扩大,暴力程度也有可能急剧升级。

因此,在叙利亚平民遭到异常残暴的化学武器攻击后对施暴方采取的惩罚性措施,理应成为一项更宏大战略的一部分。该战略有两个目标,一是动员全球舆论、谴责这场战争本身;二是催生一个更广泛的国家联盟——这些国家在避免整个地区爆发冲突方面均拥有重大切身利益。

有人辩称,把这个问题拿到联合国(UN)去讨论可能会被某些国家否决,在联合国大会(UN General Assembly)中赢得的支持或许也很有限。这一评估是明智的,但结论却是错误的。现阶段应该采取的举措很简单:只需请求联大支持一项决议,即明确谴责向平民发起化学武器攻击,将之列为人类文明所不能容忍的行径——但在目前这个阶段并不在决议中指出谁是施暴者。有哪个国家——无论其持何种地缘政治或宗教取向——能拒绝站出来与其他国家一道谴责这种用现代武器发射的化学制剂大规模屠杀平民的、没有人性的做法?

这种效果的投票表决将阐明并凸显出这场悲剧性冲突的道德影响。这场冲突如何产生、支持者是谁、冲突如何变得日益残酷等问题,可在合适的时候予以解决。当务之急是,全人类通过联合国一道采取行动,毫不含糊地谴责这种可怕行径当中隐藏的道德恶魔。

除了展开惩罚性军事行动并把这场屠杀列为十恶不赦的罪行之外,美国还应抓住机会推动更多国家参与到一项迫切的努力中,防止整个中东地区爆发冲突。如果冲突扩散到整个地区,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后果。不少观察人士已经指出,叙利亚的教派内战可能会升级为地区动乱,把约旦、黎巴嫩、伊拉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土耳其以及库尔德斯坦卷进来,最终还会把伊朗和美国卷进来。

俄罗斯可能也会以某种形式被卷入到不断升级的地区暴力中,尤其是在伊朗与美国将要发生冲突的情况下。此外,暴力有可能蔓延到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计划中的索契冬奥会(Sochi Winter Olympics)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严重影响。)

主要亚洲国家可能受到的经济影响要严重得多,因为这些国家对中东石油的稳定供应有着很强的依赖。中东石油供应出现任何中断,都将对全球经济形成冲击。在最糟糕的情形下,叙利亚危机可能会让你想起一个世纪前塞尔维亚那场起初毫不起眼的暴力冲突。

所以,愈演愈烈的叙利亚危机要求国际社会作出更广泛的回应,即便不明确解开、也要在暗中解开以下四项因素之间的动态联系: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暴力冲突,以色列压制巴勒斯坦人躁动情绪的行为所蕴含的、不断加剧的风险,伊朗复杂政治的内部和外部模糊性,以及土耳其对西式民主的认同所面临的日益严峻的挑战(迄今为止,土耳其似乎仍坚定认同西式民主)。

美国应该带头作出回应,因为其他任何国家都做不到这点。但美国也需要其他方面的支持,这里指的不仅是来自英国和法国这两个历史上的中东殖民大国的支持,欧盟也必须加强参与力度。

此外,此时推动可能受到直接影响的亚洲大国——尤其是中国、印度和日本——参与到这一努力中,时机已相当成熟。吸收这些国家加入到更加活跃的外交努力中,可促使俄罗斯放弃中东若爆发危机或会给美国利益造成最大损害的想法,转而与其他有强烈兴趣支持若干相互作用的逐步和解的国家结成联盟。这些和解包括: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在叙利亚实现停火,严肃认真的以巴谈判(目前主要由美国支撑),探索与民选的伊朗新政府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可能性、从而结束与伊朗之间的相互妖魔化。

这一切都不可能迅速实现。但如果走其他道路,前景必然是暗淡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5日 上午 8:00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