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 | 《隐动力》之:先发钱,后冲锋

“中国近代史发展到节骨眼的时候,发挥关键作用的,往往不是伟光正的主义,而是赤裸裸的金钱。” -
《隐动
力:中国史中的金连载作者 学荣 自序

 


 

《隐动力》之:先发钱,后冲锋


 

冯学荣


 


           
在募兵制的旧中国,不但征兵是要靠花钱,打仗打到节骨眼的时候,要在战场上组织冲锋队,有时候也是要靠花钱。


          
1926年夏秋之交,
北伐军(国民革命军)贺龙部队打到湖北省公安县。当时,贺龙所部第一团团长贺锦斋,是贺龙的堂弟。

         
战事发展到关键时刻,贺锦斋团长组织冲锋队
,他起初制订的奖励机制是谁参加冲锋队胜利之后,每人发20
块大洋奖金
。不料,当时军中的士兵们却回应道我们要先发钱再冲锋。贺锦斋只好叫人抬来大洋先发钱再冲锋。大伙的积极性一下子被调动起来了


         
这场战斗的亲历者、贺锦斋部下的老兵
张应在晚年时候,接受湖北省宜都市史志公室明建中的采访,并由明建中执笔、写下了一篇名为《一位南昌起老兵的真》的文章。在该文中,有以下的描述:

……..第2天,北洋从沙市军舰运来兵力向北伐反攻,地得而复失。看着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的小又被敌军贺锦斋了眼。他叫兵抬来十几箱元,集合伍振臂一呼:“不怕死的站到前面来,参加敢死20元洋!”全有200多人名参加敢死张应祥亦挺身征。当场砸破木箱,每人了20白花花的大洋。重之下必有勇夫。在机枪连3挺重机的掩下,200多名敢死队员冒着纷飞雨,沿着江堤玩命地向前冲,以亡数十人的代价,再次攻占斗湖堤…….


 


         
 这是北伐军贺锦斋花钱动员冲锋、并且奏效的一个生动案例。


         
 当然不止贺锦斋,其实,同样的手段,孙中山麾下的部队也曾经使用过。


         
孙中山和
炯明闹翻之后,中山麾下的滇、桂两攻打炯明踞的惠州城。每次冲部队都要先发给每个士兵一大洋,否士兵就拖拖拉拉,互相城数月打不下来


         
这一幕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刘锦涛,在《
广州文史料第40》所收录的回忆文章忆苏从山烈士》中,写下了如下的回顾:

……..1922年6月16日炯明叛,炮轰孙中山在音山住所粤秀楼。北伐分路回师讨伐,炯明退守惠州抗,(苏)从山建用大炮攻城,经孙中山同意,从山即从洲炮台拆运一尊克伯厂的15公分的大炮,架在惠州飞鹅岭上,惠州城城墙坚名,只开一些缺口,担任主攻的滇、桂又配合不力,以至久攻不下。滇、桂两每次冲,要先发给每个士兵一个大洋,否就拖拖拉拉,互相望,城数月。次年中山决定改用机空投爆炸力的水雷攻城…….


          
刘锦涛的上述笔记,也很清楚地讲述了一个“先发钱,后冲锋”的案例。而且这次,丘八们拿了钱,还攻不下来。


          
在红军这边,当年的
卫队搞暴动有时候也是要靠金钱来激励1927年秋,澎湃在广东海陆丰地区组织暴动,其中的一名赤卫队干部黄雍,对于这次暴动中攻打“大安镇”的战斗,有这样的回

……(赤卫队)打(广海丰)大安之前,我鼓励赤卫队员们:打大安之后,每人一些但是,打大安之后,什么也没有得到,很多赤卫队员就要求回家于是,我们查封了一家当,没收了多金,每个参加打大安的赤卫队员,都了两个大洋。因有了,他都不愿回去了……..


          
黄雍自述中的这个故事,有点不一样,这次是“先冲锋,后发钱”,这样做也未尝不可,但是,事后必须要兑现承诺,否则,城攻下来之后,如果你不兑现给钱的承诺,人家就再也不愿意干了。所以,最终还是要付钱。


         
黄雍的这篇自述,收录在
《广文史料》第30第64黄雍文章《1927年我在海丰组织经过


         
我们再来看看孙中山、黄兴组织的
黄花岗起义。


 


        
黄花岗起义出了个“林觉民”,这个人写的《与妻书》,被中国内地当局收录到了中小学教材当中,在《与妻书》这份自述当中,林觉民说自己参加革命,是“为天下人谋永福”,也就是说:不是为了钱。


 


        
林觉民这种怀抱政治理想的知识分子,固然是有。但是,参加黄花岗起义的四百多员勇夫,事实上有多达八成是洪门弟子,其中就义的七十二具尸体当中,就有六十八具是洪门弟子的尸骸。


 


        
换言之:参加黄花岗起义的人员,领导者固然是以知识分子为主,但是实际参加者的主力,仍然是一群目不识丁的黑社会成员。领导者、指挥者固然有政治理想,但是,鼓动黑社会成员上战场,仅仅依靠理想,固然是不够的,而必须要靠金钱。


 


        
那么,黄花岗起义的参加者,报酬是多少钱呢?依据黄花岗起义参加者罗锦泉在其所写的回忆文章《我参加辛亥·二九之役的亲身经历》一文所述,黄花岗起义参加者的酬金很高。当时,广州“小东营起义指挥部”给起义参加者发出的报酬是:每人每天生活费五元,并承诺:起义成功之后,每人每天发十元。


 


           
当时的“五元”,是个什么概念?大约是小工厂低级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说,起义参加者干一天,等于在工厂里干一个月。


 


          
我们来读一下罗锦泉所写的这篇《我参加辛亥·二九之役的亲身经历》,原文是怎么记录的:


 

……..辛亥三月二十五日,黄由香港返抵广州,徐维扬已由花县带领头一批选锋六十多人潜入城内。黄兴见选锋人数尚少,乃着徐维扬从速再召集第二批,并定三月二十八日起前到达广州一起参加行,但定召集的象以有自备枪械者限,没有不招用。当在广州准的人,由小东营发给每人每天生活五元,并定起之后每人每天十元(白银计算)。当由香港运抵广州的有步三十支,手榴四十多个,手枪约一百多支,每配子数十,均存于后楼房及小东营……..



        
也许有人会说:暴动是杀头的活儿,给再多的钱,都没有人干。


        
这种推想,不但与史料相悖,而且也是没有经验的人才会这样说。事实上,人有侥幸心理,而更重要的是:作为暴动的组织方,在招兵买马的时候,往往会放大收益、隐瞒危险。也就是说:等到你真的上阵了,你才知道有多危险,可是那时已经晚了,再危险也得硬着头皮上。


        
打仗冲锋也是同理。冲锋的危险性,在不同的战斗里,也是不一样的。冲锋并不等于必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同的人对风险高低的承受程度,也是各不相同的。


        
当然,话又讲回来,用金钱奖励冲锋打仗,总比使用督战队要好。1937年冬国军守南京的时候,动用的是督战队。宋希濂督战队黑洞洞的机枪,架在城楼上。你冲也许不死,不冲你却一定会死。


        
相比之下,还不如发钱好。


 

冯学荣
20131028日 写于 中国 香港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28日 上午 4:48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