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 | 不愿有来生:一个逃港者的自述(六)

不愿有来生:一个逃港者的自述(六)

 

 

 

       
(续上)于是,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念的是法律。我所念的这所大学,以培养涉外人才著称,毕业生的就业前景一向很好。十四年后的今天,我果然学以致用,在世界五百强前二十名的跨国公司(香港分公司)担任法务经理。我感谢我的母校。

 

         
话说回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那时,母亲承包的海产品店经营不善,倒闭了。父亲自从出狱后,对我也不闻不问。我家中的经济状况因而变得更差了。每年超过一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我经常要依靠舅舅的资助。

 

         
我的大学生活其实也很平淡,上课,饭堂,宿舍。三点一线。闲着的时候,我在宿舍学习吉他,由于天分较好,竟然也被我练得一手好吉他。有时候,我会在广州市松柏东街的一家西餐厅里面,当弹唱歌手,从晚上七点开始,弹唱一个小时,每次50元。有时候,我也会到广州市二沙岛富人别墅区,给LG广州合资公司的韩国富家公子当家教,教的也是吉他。

 

         
更多的时候,我是到广州各高校、大专、中专院校里面,客串弹唱演出嘉宾,一般每次会有100元的报酬,一般是晚会邀请方的学生会或团委付钱,有时候则是晚会赞助企业付的钱。

 

         
2001年的秋天,我上大三。一天晚上,我到广州某学院当演出嘉宾,刚唱完,
组织方有个人在后台喊我:“唉,有人找你呢。”我一看,是一个女孩子,冲到了后台,要跟我说话,长得很漂亮。

 

        
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她:你好。我叫小C。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我:你好。有什么事?

她:你吉他弹得好好哦。你可以教我的妹妹弹吉他吗?

……….

 

        
于是,我认识了她:小C。又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当晚聊了许多,在走之前,我邀请她到我的学校来参观,我当导游。

 

        
隔了几天之后,小C打了电话到我的宿舍,很礼貌地说,她有事走不开,不来了。

 

        
多年以后,我回想起这个细节,我才有深刻的体会:这其实就是她不真心喜欢我的表现:她在演出当晚答应我来,只是一时冲动,事后她想了想,又觉得我不是她十分喜欢的类型,于是她才想打退堂鼓。可是,当时我没有这么细心。我在电话里面还是强求她来,说了一大堆我的学校多么好玩啊之类的。

 

        
我为什么坚持邀请她来呢?因为我当时喜欢上了她。

 

        
在电话里,她不好坚持拒绝,就来了。

 

        
于是,我带领她,在我的校园里面,四处乱逛,我和她聊了许多的话。在最后,我提出来:请她去看百事可乐办的群星演唱会,在广州体育馆举行的,什么郭富城啊,陈慧琳啊,都会来。

 

         
她答应了。

 

         
于是,我们去看了演唱会。很高兴。散场了,过马路的时候,在绿灯亮起来的那一刹那,我突然鼓起勇气,牵了她的手,跑过了马路。她的脸红了,但是她并没有挣脱。于是,我趁热打铁,对她说:“当我的女朋友吧”。她默认了。

 

         
当晚,在送她回到她学校门口时,我亲吻了她。她害羞地说了一句:“太快了”。

 

          
于是,我和她恋爱了。我们到处游玩,全广州四处逛。但是,今天回想起恋爱中的丝丝细节,我颇有感悟:我每次和小C接吻,她都是睁着眼睛的,并不享受,而且,她从来不主动吻我、也从来不主动抱一抱我。

 

     
     今天冷静回想起来,这些细节再也明显不过地透露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她不爱我。她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空虚。可是,当时的我,并未察觉这一切。

 

          
在热恋的时候,我做了一件虽然影响很大、但是至今我仍然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我在闲聊的时候,不经意地、主动地告诉了她:我的父母离异,而且家境(经济情况)并不好。当时,她对这一点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有一件事我是做错了:有一次在我们聊天时,她谈到未来的憧憬,说起“以后要住别墅”,我当时很鄙夷地说了一句:“我最看不惯住别墅的土豪”。我当时并不知道,当时我这么一句“文艺青年”酸溜话,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愚蠢。实际上,现在的我,无意中已经成为了当年我最“看不惯”的人。

 

         
 话说回头。

 

          
我和小C相恋不到一个月,我搬出了校园,在城中村里面,租了一个小房子。小C偶尔会来和我同居。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主意。她一开始不太愿意。但是后来也来了。

 

          
当年。我22岁。她19岁。(由于我在初恋中,并没有和小A发生实际上的性关系,所以当时我仍然是“处男”一个)。

 

         
可是,小C虽然和我同居了,但是我和小C也没有“跨越雷池”。说出来可能没人会相信。但那是事实。为什么呢?

 

         
因为,小C念的是旅游专业。她想当空姐。她告诉我:“应聘空姐的时候,航空公司要检查处女膜。”当时我相信。我也尊重小C。尽管我常常拥着小C入睡,可是,我从来不敢越过那一步。因为当时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今天回想起来,很显然,所谓“航空公司检查处女膜”,也不过是个借口。事实的真相是:她不爱我。

 

         
我们相恋了仅仅三个月之后,放寒假了,我依依不舍地,送了她到广州火车站,她回家了。送她进检票口时,她回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当然,我也离开广州、回家过年了。

 

          
当时的我,用的是一种一旦离开广州就失去信号的“广州本地手机卡”,而她则还没有用手机。

 

         
于是,我们整个寒假,就断了联系,但是,我有她家的电话。只是,为了对家长隐瞒“早恋”的事实,我们此前约定好了:寒假不打电话。 

 

          
寒假其实很快。一转眼,过完了2002年的春节,我回到了学校,由于想念小C,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她家的电话,是她母亲接的电话,她母亲说:“小C逛街去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应该是假的,真相是:她母亲不愿意让小C和我通电话。

 

          
于是,我隔了几个小时,再打,这次是小C接的电话。我们的对话如下:

 

我:什么时候来广州?我到火车站去接你。

她:不用你接我。

我:…….那好吧,你什么时候来?我到你学校找你去。

她:……..你应该好好学习!

 

          
说完了这句突兀的话之后,小C挂掉了电话。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于是,在她学校开学的头一天白天,我一大早就到了广州火车站的出口,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她的出现。我想:你不要我接你,我给你个意外惊喜。当时的我,真是白痴得不行。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份“感情”,当时就已经死了。

 

          
我从上午九点钟,一直站到下午六点钟,都不见小C的身影。于是我想:我有可能错过了她。于是,我坐公交车,去了她的学校。在她的宿舍里,她的舍友告诉我:小C还没来呢。于是,我在楼下等。

 

          
一直等到晚上10点钟。小C终于出现了,提着她的行李。我说,我等你好久了。于是,我去帮她提行李,上了她的宿舍。不料,在她的宿舍里,我刚坐下来,她就对我说:“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我感觉很奇怪。但是,我就这样被她撵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到她宿舍找她。可是,她早就躲起来了。当时,她没有手机。一躲起来,就找不到了。

 

          
于是。我也走了。但是我当晚打电话给她,我说:“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但是我想知道为什么”,她在电话那头冷冷地说:“不为什么”。

 

          
我过了很痛苦的几天。但是,我决定再去找她,把事情问清楚,把话说明白。当晚,我买了一大束花,到了她的宿舍楼下,我托她的舍友,将我的花送了上去。不料,花从三楼的窗口,垂直扔了下来,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上。这一幕,对我的自尊心伤害很大。分手可以,但是,事情不要做的这么绝,我毕竟是个有尊严的人。

 

         
看着地面上散落的那一束花。我不走。因为我要问个清楚明白:为什么?不问清楚,我不会死心。

 

         
一个小时之后,她缓缓地走了下来,在离我三米远之处,依着小树站着。以下是我和她的对话:

 

我:我还是想问个明白:我做错了什么?

她: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把我和你的事告诉我母亲了。我母亲不同意,她不能接受你父母的情况。

 

       
当时小C说话真是有艺术,她不直接说“我父母嫌你父母穷”,而是用“我父母不能接受你父母的情况”。委婉很多。当时的我,笨得很,没有听懂,我以为她在说“我父母不能接受你父母离异的情况”。多年以后的今天,回想起来,小C这句充满艺术的话,实际上意思就是“嫌你父母穷”。

 

       
可是我当时没听懂,于是又有了以下的对话:

 

我:我父母是离异,可是我们恋爱是我们两人的事,和我父母无关。

她:……….可是,我们的追求不同,我要住别墅,而你却看不惯住别墅的人。

我:谁都向往高品质的生活。所以我们要努力啊。

她:………可是,我不喜欢你亲吻我的方式。

我:………这是个理由吗?这是个问题吗?

 

         
现在回想起来,小C当时是想尽快把我赶走,所以从脑袋里寻找各种理由。最后,没有办法了,小C甩出来这样一句话:

 

她:我不爱你。我已经有新男朋友了。

我:……….

 

            
既然如此,再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我礼貌地结束了对话,走了。从此。永别。

 

            
回去的时候。我反反复复地回想这件事。我分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很显然,是她听信了她父母的劝告:不要和穷人家的男孩子来往。

 

           
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的父母穷。不代表我将来也会穷。这个道理,小C以及她的父母不会不懂。但是,我当时才念大学三年级,还没毕业,还没工作,谁知道我毕业之后,会不会赚钱呢?谁又知道我能赚多少钱呢?万一我挣不到大钱,那风险可大了。不是吗?

 

           
换句话说,小C要找一个现成的土豪,潜力股不要,她要现成的。

 

           
C这样有没有错?平心而论、将心比心,她没有错。小C作为一个有姿色的女孩子,她要找现成的土豪,合理吗?合理。

 

           
多年之后。我能理解。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捅破到了这样的地步,确实也兴味索然、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了。

 

           
这件事本来就算完了。可是不料多年之后,还有一个尾声。

 

           
毫无音信的五年之后。2007年,博客中国邀请我给它写一篇五周年的庆典贺文。我写了,被当时的网络广泛转载。于是,我的电子邮箱突然收到了小C的一封电邮,内容如下:

 

        
“某某,我是小C,你大学时代的朋友,不经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你,你还好吗?不要说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快给我回信。庆贺我们阔别五年之后的重逢。我在上海。你在哪里?快与我联系。我请你喝一杯。你不会揍我吧?我想你不会了。因为你现在成熟了、稳重了、可爱了。”

 

          
 由于我当时并不经常打开邮箱,所以看到这封电邮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因此,我还同时收到了小C的另两封“催复函”,内容分别是:

 

“催复函”一:“我是小C。你收到我的电邮了吗?快给我回信。”

“催复函”二:“我是小C。与我联系。乖”。

 

           
一连接到小C的三封信。我感到很突然。但是也没有任何感觉了。为什么?因为心早就死了。

 

          
可是,我当时还是觉得好奇:以小C这样的姿色,为什么要跟我联系?难道她缺男人?

 

          
于是,我登陆了她的同学录和博客,看到了她和她男朋友在一起游玩的合照、以及她最近两天写的日志,内容是她男朋友送了她一瓶香水,她很喜欢,等等。她的男朋友很丑。有没有别墅,不知道。但是他真的很丑。

 

          
我这下才知道:她有男朋友。但是,小C既然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约我见面“喝一杯”呢?而且还要三番四次给我写“催复函”、催我回复呢?

 

         
 我以下的推测,是比较合理的:小C有男朋友了,可是她又不太爱他,于是,她想见一见我,看我今天混的怎么样,倘若我混得好,她也许会考虑抛弃她的现任男友、重新选择我。倘若我混的不好,她就继续和现任男友边走边看。

 

         
做人势利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

 

        
当时的我,也没有那么多心思推测这个了。阔别五年了。不但她不爱我。我也已经不爱她了。心早就死了。

 

         
社会很势利。我也很势利。我曾经不势利。可是我现在已经变得很势利。都是社会逼的。

 

         
我没有回信。没有必要去浪费对方的时间了。

 

         
也祝她幸福吧。毕竟,她也没有亏欠我什么。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下一回,我会写我毕业之后的工作历程,希望对刚毕业的青少年朋友们,能有一些帮助。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8日 上午 5:33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