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文革”从未远离

1007cr

十月一日,中国国庆日,新华网发表了一则一句话新闻,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经向有关部门了解,网上所谓“新版《毛主席语录》或年内出版”纯属误传。

此前,英国《卫报》等媒体报道,作为“”的标识之一,被称作“红宝书”的《毛主席语录》即将再版。新版主编、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宇对多家媒体讲述了编辑出版的细节,显然并非真的误传。

习近平掌权以来,从声称不能否定开放前后三十年、主张群众路线开始,到反对宪政、打压网络“谣言”,以及对薄熙来的审判中没有涉及“重庆路线”,都让人担心“文革”重来。

1981年,邓小平主导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作出的“历史问题决议”,表示“彻底否定‘文革’”,开始“改革开放”。事实上,此前两年邓小平已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中包括“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与否定“文革”自相矛盾。

从某种意义上说,习近平诚实地道出了中共的历史真相:除了临时的权斗之需,中共从来没有真正否定过“文革”。否则,关于“文革”的反思就不会有这么多禁区,关于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就不会这么敏感,也不会连一个千呼万唤的“文革”博物馆都不肯建立。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共限定的框架之内,中国学术、文学、影视、艺术及媒体都对“文革”做过一些揭示和反思。这些揭示和反思都很有价值,所以九十年 代之后不再允许继续下去。然而,它们都没有触及“文革”的深层问题,仅仅在一些表面符号上大做文章。今天,这些符号化的反省也带来一些思想混乱。

所有关于“文革”的电影和艺术作品中,都会再现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群众大游行。尽管这种场面很有视觉冲击力,但是它并不能说明“文革”的问题。而 且,邓小平以后的中共政权,利用人们对于“文革”的痛苦记忆,成功地取消了民众上街游行的权利。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中,官方就一再声称“文革”再临, 动乱重现。直到今天,官方舆论都把游行、抗议和动乱挂钩。

“文革”的另一个罪证是“上纲上线”,是指为一些人的普通言行进行升级,贴上政治标签,从而将他们打成“阶级敌人”,可以任意迫害。事实上,政治标 签虽然把人和事简单化,但并不意味着可以迫害。迫害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法治失控。今天,很多人把对问题的深入思考,都指斥为“上纲上线”的“文革”手段。 这既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不肯深究事理的一面,更为现实政治打压思想提供方便。

甚至于臭名昭著的“大字报”,也在替“文革”的真正原因背着黑锅。由于不能去法院打名誉权、隐私权官司,大字报随处乱贴,流言蜚语,肆意毁谤。然 而,大字报本身并不会抄家、绑人和打人。如果不是有人可以借着它做这些事,大字报也不会那样泛滥。如今,官方喉舌一再将网络民意称为“网络大字报”,也是 在替法律的缺位找借口,为打压言论自由打掩护。

“文革”的真正原因在于权力的无序、法治的不彰和愚民的教育。这些因素从来未被允许真正反思,直到今天也仍然存在。因此,中国人从来没有走出过“文革”阴影。

当中共当局仍然把毛泽东思想视作党的珍贵遗产,禁止出版“毛主席语录”意味着什么呢?这跟德国否定纳粹、揭露纳粹罪行并禁止出版希特勒所著《我的奋斗》,有根本性的区别,不过是思想控制的一种手段而已。

2013年10月7日 上午 3:54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