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天秤的乖张或洞彻

眼福|12

◎ 《张爱玲庄信正通信集》,庄信正编注。书中在在皆是的伤感我尽量视而不见,而努力留意的,是它鲜见的温煦,就像拍落日,刻意要选暖滤镜,让它至少看上去仿佛日出。78年1月,张送《红楼梦魇》签章本给庄夫妇,特别在P316第3行处增补3行文字……她们天秤对人对己竟有一样的乖张,一样的洞彻。

◎ 《传奇十四章》亚历山大-黑蒙编。收短篇10则,细读其中6则发现,可一读再读的,是捷克的《铁丝书》,它是本辑所收作品中篇幅最长、故事最神异最跌宕的一部。当我自作聪明将无数暗黑现实体验像拽烂泥一样扔进它巨大阴影中后才恍然发现,其刀锋所向除昏愦之制外,还有人性……冰冷人性,苟且人性。

◎ 《新知》,13试刊1期。见着那些读者,新知会寒暄一句“吃了吗?”,可见着这些读者,它多半看起来并不热络,可轻松特想坐下来推杯换盏……这个我瞎猜的编辑主张自是冒险,可值得一试。威廉姆斯说,在这个噪音远多过信号的信息时代,应有人将公众注意力转向最有价值的而非最有趣、最即时的东西……他们的努力是方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9日 上午 3:47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