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记者 | 打击谣言和逮捕潮:中国当局践踏信息自由

无国界记者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终止对信息的审查和对独立信息发布者的迫害。举着打击谣言的幌子,中国当局再次对信息自由动手。联系最近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罪名,对网民实施的一系列抓捕,“打击谣言”这一政策证明中国当局对信息自由发起了进攻。

无国界记者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终止对信息的审查和对独立信息发布者的迫害。

举着打击谣言的幌子,中国当局再次对信息自由动手。

联系最近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罪名,对网民实施的一系列抓捕,“打击谣言”这一政策证明中国当局对信息自由发起了进攻。这一恐怖气氛,令网民们开始了前所未有的自我审查。

“9月11日公布的关于打击谣言的法令,大大便利了当局,只要他们认定一个信息是谣言,便可将任何用户关入监狱。中国政府需要做的事情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需要重新定义‘谣言’罔顾事实”。

“逮捕众多人权斗士和有影响力的博客作者,仅仅是当局对抗信息自由运动的一部分,目的是要粉碎活动家同伴们的美梦,这些人要求更多民主,以及公开当局滥用权力的行为”,该组织表示。

“政府必须意识到它对信息自由的镇压是徒劳的。正如许志永最近视频中显示的,监禁并不能让信息工作者闭嘴。相反,镇压只能坚定博客作者以及他们支持者的决心,揭露当权者的不法勾当”,该组织补充说。

一个实例可以证明这种徒劳,今年的10月1日,中国这一共产主义政权正庆祝自己执政64年。借这个机会,当局暂时在社交网络上解禁数字“64”,于是表达对“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死难者支持和同情的舆论汹涌。但是当局很快重启审查,数小时后,社交网络上绝大部分有关信息被删除。

对打击谣言的司法解释

9月9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表了打击谣言的司法解释。

该解释规定,所有在网络上发表的“诽谤言论”只要被浏览超过5000次,或者被网友转发500次,言论的作者即可能依照中国刑法第246条,获刑3年。

任何在网络上发布的信息或者文档只要“引发群体性事件,公共秩序混乱,民族宗教冲突,损害国家形象,造成恶劣国际影响”都可以被视为诽谤罪。

正如律师马钢权在9月初在媒体分析的,“谣言”这一词并没有法律上的定义。(…)这一法令本身就是对表达自由的直接侵害。

新的立法也是当局今年夏天推进的试图终结“网络谣言”运动的一部分。从2013年8月起,新任中国主席习近平发起了新一轮的“意识形态净化运动”,这一运动即被中共执政机关贯彻。

其目的是“收复新媒体阵地”,惩罚那些意图在中国推进“西方普世价值”的人,“所谓的西方普世价值并不存在”,习近平说。

这一运动在中国互联网大会时开始落实。8月13日至15日会期中,大会通过了一个包含7点的决议,并且概括成为一本网上合法行为的手册,旨在创造的健康的网络环境。

五百次转发即可入罪

这此反谣言新政的第一个受害者之一是16岁的初中学生杨辉,他在腾讯微博发帖,暗示警方在一个卡拉OK酒吧员工的死亡有责任,并呼吁游行,官方说,这条微博被转发了五百次,甘肃张家川警方9月16日以“寻衅滋事”将他刑事拘留。

这一消息引起互联网上舆论哗然后,官方被迫很快将杨辉转为7天的“行政拘留处罚”,并将他释放,最后还导致了张家川县公安局局长停职。

这些事件,表明了在线社交网络作为抗议工具的某种有效,也表明当局很难毫无顾忌地迫害网民和信息自由捍卫者。

JPEG - 28.4 kb
杨辉

一波“扰乱公共秩序罪”大逮捕

反谣言运动伴随着一系列的,一“扰乱公共秩序罪”为由逮捕持不同政见者。官方似乎无法以他们在网络上发布的言论将其治罪,就等到他们组织一些和平的示威和意见表达时,以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将他们逮捕。

与此同时,更激烈的方法被用来恐吓未被起诉的的网络异议人士。在过去的政治警察“请他们“喝茶”,以发出警告。但现在他们被以以各种罪名刑事拘留,关押举行10至20天后释放。

7月16日,学者、社会活动家和博客许志永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当他的律师,刘卫国试图探望他,两天后,刘也被逮捕。许志永在刑事拘留37天后,北京市中级检察院宣布,他已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被正式逮捕。

杨茂东,广东的一名持不同政见者和博客做记者,曾用笔名郭飞雄,8月8日,因呼吁呼吁释放许志永的活动,被非法集会和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逮捕。杨之前与2011年9月被释放,他曾因支持广东太石村的村民维权运动被判刑五年。

杨茂东的的律师隋牧青告诉无国界记者,那些杨茂东拘留,程序上违反了两项法律。首先,杨茂东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了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这已经是他被拘留的第九天。第二,隋牧青说,迄今尚未能会见杨茂东先生及阅览相关案卷,他怀疑杨的起诉,其实并非正常依法办案,而是在奉行非法的政治使命。

在9月13日,,一个著名的商人和政府的评论家被抓,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他的微博帐号之前已被关闭。王功权是许志永和2011年发起的“新公民运动”一名坚定的支持者,王被怀疑资助徐的活动,并在筹备一个网上请愿呼吁释放许志永。

9月18日,反腐败活动家和网友刘家财正式被控以“扰乱公共秩序”在湖北宜昌被捕,起初被以“煽动颠覆国家” 刑事拘留,他长期推动同城公民运动,时常发表及转发维权事件,也不时声援“新公民运动”的被捕者,讨论法律和司法问题。

其他的骚扰和逮捕案件

虽然“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是目前最常用的借口,用于对付独立新闻提供者和政府的批评者,但更多的传统形式,包括其他莫须有的罪名,仍被用于报复和及骚扰他们的亲属。

一个最新的例子就是9月10日逮捕的知名网友边民,他是云南昆明的商人、博客作者,本名董如彬,网民边民,他被以虚假注册资金罪刑事拘留。

他被捕前,一个星期,他的办公室被没有手续地搜查,三台电脑被抄检。此前,他曾参与反对昆明石化项目的运动,在云南最近多年的许多社会公共事件中,边民非常活跃,并曾举报昆明市公安局长在内的多名高官。

两个人权活动家,陈建芳和曹顺利 ,于9月14日分别在广州和北京机场截获,以防止他们飞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会议。两人被审问几个小时然后据说被释放,但是曹的家人从他被逮捕后就没有他的音讯。

当局还继续骚扰流亡的持不同政见者的家属,如陈光诚。例如,当陈的哥哥陈光福9月10日赴上海与人权活动家会面时,他的互联网连接被暂停。

朱瑞峰,创办了人民监督网的知名博客,也成为当局的目标,他的事情似乎证明,当局的反腐并不欢迎民间的参与。

朱瑞峰因2012年11月发布了重庆区委书记雷正富的性爱视频,朱名噪一时,仅仅几个月后,朱被警方关押询问了几个小时,官员谁想要知道他的消息来源,并以如果他不配合,就将以司法程序相威胁。然而,他设法保护他的消息来源,并在7月公布的一份视频证据,纪英男、范悦案,牵连福建晋江党委书记腐败。

朱瑞峰的4个微博账户和他的人民监督网都被封锁。然而,他设法通过别人的网络帐户向网友报告,他近况还好,他的博客不得不“放假”

中国在无国界记者编制2013年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79个国家中排名仅有第173位,且名列记者无国界“互联网的敌人”名单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