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 | 香港传真: 港大挑选校长的无奈选择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遴选委员会委员透露,其实从开始的五百人选到一百人,都有不少人才,但最后从一百人到三个人之间,就出现了问题。一些候选人中途退出,选到最后的三位,都不是什麼精采的人才,选到最后,只能在三位不理想的人选中选一个,就好像「矮个儿里面选高个儿」,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

但為何有些人才中途退出?这位遴选委员会委员推测,很可能是香港近年的政治气候突变,一切讲求「政治正确」,尤其经歷年前的「八一八事件」,即中国领袖李克强访问港大时引发保安风波,使校园走向泛政治化。一些人才不愿意捲到这些无谓的政治风波中。儘管港大校长年薪约五十一万美元,加上官邸和其他津贴,薪高权重,在全球很有吸引力,但最后还是无法找到人才。「没有更好,只求不差」似乎是这次港大招聘校长最无奈的选择。

港大学生会主席邓日朗认為,校长如非华人,则捍卫学术自由与表达自由的机率更大一些。他说,「我们不需要校长同意我们的活动,我们希望他在外国一直接受的那套价值观都可以坚持。」港大教授陈婉莹对此种看法表示相当失望,她在文中写道:「所谓洋人不会和『政治』打交道,也就不会『出事』,希图无知无為,等於从时代的责任中退却,这将是港大的悲剧,香港的悲剧。」

前港大副校长、教育学院讲座教授程介明对新校长人选很失望,让他最震惊的是新校长谈到高等教育的未来,新校长「认為未来是大规模的群眾性开放线上课程、社交媒体,这就说完了。作為一个大学校长,说出来好听,办不了是个缺点,但说都说不出,一定是连梦想都没有」。而港大校务委员会主席梁智鸿强调校务委员会绝非橡皮图章,「未必人人满意马斐森,但他肯定是适合人选」。

不少港大的校友认為,关键不是华人与否,而是马斐森的资歷和能力可说乏善可陈,最多只是勉强及格,或是「平庸」。在英国三十二家医学院中,布里斯托大学医学院排名倒数第二。这学校全球排名七十四,而港大排名三十五。他们指出熟悉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优秀洋人不少,而不应找一个「二、三流的洋人」,对香港及中国一无所知。

老校友认為:近年的港大歷史论述追溯到孙中山、许地山、陈寅恪、张爱玲等,更不要说七十年代香港的保钓运动和中文合法化运动,港大都有它的独特角色。而港大在八九民运中也全程参与,至今港大校园还有六四的雕塑,让来自北京的官员侧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2日 下午 12:45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