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網路民意」是民意嗎?

【有聲的中國】專欄一

 

網路民意是民意

網路民意是普通人在漫長的中國史上第一次獲得發聲的機會菁英以喧嘩的形式奪取話語權然而對於知識分子或菁英來講卻很難把握獨立性史告訴我們利用民意的人會有很大影響力但也會帶來非常危險的結局

撰文

互聯網給中國造成的最大變化就是使其從一個鴉雀無聲的所在變成聲喧嘩的場所儘管聲喧嘩會給人帶來非常多的不適應但是要遠遠好於鴉雀無聲

這些年在中國似乎網路民意就代表了民意其實網路民意非常複雜通過研究可以證實網民的人口統計學構成跟整個中國的人口統計學構成是不同的我有一個比如果把網路民意直接等同於當今中國社會的民意有點像把一個城市裡的富人區視為整個城市的代表而且常上網的人都知道這裡存在著默的大多數只有少部分人是積極的參與者然而就是這些少數人決定了網路議題的走向給人造成一種感覺似乎這些人就代表了網路民意進而似乎代表了整個中國社會的民意這是一個顯然的錯覺

但也不能忽視這種網路民意因為它是普通人在漫長的中國史上第一次獲得發聲的機會在網路社區中會看到一些社會現象比如回聲室效應」,即某個資訊或想法在封閉的小圈子裡強化了還有群體極化」:社會學實驗證明當一群觀點大致相近的人聚在一起這些人的觀點會趨向極端由於這樣一些現象的存在很多人對互聯網生了新的不安比如菁英人士對網路暴民的焦慮愈來愈深

歸根結底我反對互聯網上菁英草根二分法」。我認為所有能適應聲喧嘩態的都是網路菁英凡是不適應這種態的人只能他們網商網路智商不高網路菁英熟悉互聯網生態得這樣的生態當中會遇到去中心化的問題不會因為個人原來的心態和偏見而呈現不適應

我們看到菁英在介入網路奪取話語權和獲取注意力的時候也被迫以喧嘩的形式敘述這會不會最終改變菁英的表達方式可能性很大然而對於知識分子或者菁英來講很難把握的是獨立性史告訴我們利用民意的人會有很大影響力但也會帶來非常危險的結局獨立性意味著既要獨立於強權也要獨立於民意──儘管這可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聲喧嘩的時代必須放下身段改變自身但是完全迎合民意迎合烏合之也不能稱之為獨立

讓知識分子改變自己是很困難但整體而言符合史的演變知識分子的去中心化過程本來就在發生只不過網路時代更加被放大也更加被壓縮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20日 上午 7:00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