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岳路平:安平奖的“地藏”属性强,还是“乔布斯”属性强?

阅录安平地藏属性布斯属性

2013-10-01 岳路平  

提示:本文只针对“安平人”,所以外界可能无法看懂其中提到的相关人和案例,抱歉。

 

朱雨晨今日在微信聊天室质疑安平奖“自媒体创新奖”的评奖标准后,安平奖发言人贺永强回应朱雨辰的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自媒体创新奖)五个作品的得分排序源于评委对某一弱势群体如视障者、微公益救助对象、亟待破题的水安全的悲天悯人,而自媒体本身的技术性甚至传播的效率的权重倒在其次了。这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安平奖的性格。公益&传播,这两个关键词在未来安平奖评选中的互动和角力仍将是一道风景。

 

结合在合肥几日的印象,我个人觉得:即使师曾志老师提出了纲领式的“新媒介赋权”理论,安平奖依然呈现出“地藏属性”远远超过“乔布斯属性”的观感。

 

徐永光的地狱·天堂说

 

在考察阿里巴巴电商的座谈会上,朱雨晨提出,“电商做公益使用的是‘天足’,传统媒体人做公益是释放‘裹足’,所以不能比”。徐永光则说,“电商们是在‘天堂’,传统公益人是在‘地狱’”。杨团在现场呼吁电商们要帮助传统公益人。师曾志和阿里巴巴研究中心的林茜也积极回应了这一呼吁。

 

我的感觉是,传统公益人和传统媒体人,已经深刻意识到了互联网时代一系列赋权器、赋能器的力量,以及这些“机器”、“机制”对于重塑媒体生态和公益生态的重要性。不过,眼前这个具体的安平奖,的确还是透露出了地藏属性强,乔布斯属性弱的观感。

 

所谓的地藏属性,指的就是徐永光提到的那些身在地狱,却拥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坚定信念的传统公益人所具有的精神属性。这些人很多都是相关领域的精英,我相信徐永光、杨团、朱雨晨等都分别代表了这样的角色,但是在面对基于电商环境成长起来的“曹雪芹”等三位“比特草根”,还是被刺激到了。

 

“曹雪芹”等三位草根,就拥有所谓的“”属性。看过电影《乔布斯传》的人都能感受到乔布斯的屌丝范,我们这些年也都亲眼目睹了屌丝们,使用赋权器和赋能器正在连忽悠带着实干地改变着这个世界。

 

地藏属性和乔布斯属性绝对不是学科之间的差别,而是两个世界的区别——即尼葛洛庞帝提出的“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的差别。

 

传统公益和传统媒体还有救吗?

 

我在参加胡泳主持的一个线上讨论时提到:把传统媒体改造成为新媒体,相当于把恐龙改造成黄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好让传统媒体去死,给他们一个体面的葬礼和一部体面的历史就可以。

 

那么现在我提出的问题是:传统媒体和传统公益还有得救吗?支撑师曾志老师提出的新媒介赋权的邓飞等案例是否是一剂药方?邓飞的行动究竟是地藏属性还是乔布斯属性?

 

邓飞的几个项目都挂靠在传统公益组织下面,但是拥有有限的独立性。这是“国家与社会协同演进”的必然结果,情形有点类似多年前科斯的门徒张五常在理论上划分“所有权”和“经营权”时所暗示的独特中国模式。当然张五常主要阐释的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但是在何道峰“市场型社会”的语境下,在公益组织的制度创新上,也许正在产生一种符合中国国情、独特的国有社会组织管理层的承包模式。

 

不过我更加关心的不是这些“面子上”的事情。前天晚上去吃小龙虾的路上,在出租车上,邓飞提到了他正在推进的农产品社会化电商的尝试:E农项目。我感兴趣的是,这个项目的乔布斯属性更大,还是地藏属性更大?有待观察。

 

即使出现了朱雨晨的质疑,我们还是应该意识到,安平奖的初心就是要解决贺永强提到的“公益”&“传播”权重问题的。另外,比特属性的新浪微公益和阿里研究中心的介入也是积极的迹象。然而,也许这个权重问题还不是“关键点”,关键点应该是“地藏属性”还是“乔布斯属性”?这是两个范式的区别。在大家或主动或被动地从原子世界向比特世界迁移的路上,谁会被淘汰?谁会参与下一轮的进化过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日 上午 4:01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