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湖南民运人士遭遇空前严酷政治环境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在中国,习近平上台以来,许多从事民主运动和公民运动的人士,几乎完全丧失了生存空间。最近两位湖南籍的民运人士来到美国,向记者讲述了他们在国内遭遇的空前严酷的政治环境。

记者日前接到89民运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从他的居住地印第安纳州打来的电话。余志坚2010年曾访问加州旧金山湾区,接受过记者采访,讲述他与喻东岳和鲁德成三人当年如何用颜料和鸡蛋甩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余志坚这次在电话中说,他的家乡湖南的两位民运人士近日来到美国,要向记者讲述他们在国内因从事民主运动遭受迫害的情况。

然后,余志坚把电话交给了这两位中国民运人士。

第一位名叫罗耀,湖南长沙人,在长沙开一间宠物店为生。他是中国民主党党员,中国泛滥大联盟成员,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并且是国内公民运动的“公民聚餐”也称为“”的参与者和组织者。

罗耀对记者讲述道:“从2000年以后,我们这些人就上了中共的黑名单,每逢‘六四’、国庆,还有开‘两会’的时候,我们都是国保的重点关注对象:要不就是被带到外地强制旅游,要不就是在宾馆里软禁。外地来的朋友也不让见,偶尔我们跟朋友在一起,他们就在后年跟踪、盯梢、监听我们的电话。5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我与朋友在一起讨论宗教问题,突然冲进来二三十个警察,没有任何理由,强行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审讯12个小时。各种骚扰延伸到家人:我的父母经常受到电话骚扰;太太以前当公务员,单位给他施加压力,后来就把她开除了。我们生活在一个很深的恐怖当中。”

另一位名叫成秋波,湖南衡阳人,在广州的一家铁路工程公司工作。他曾参与支持南海失地农民维权的活动,参加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的集会,今年年初又前去声援《南方周末》员工抗议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长篡改元旦社论。

成秋波的遭遇和罗耀一样,也是每到中共当局的敏感日子,就被软禁在家,有时被强制遣返湖南老家。平时则是随时被传唤,警察想把他怎么样就怎么样。成秋波说:“有时候很正常的去看看朋友,到了朋友那里,国保也会出现。我的孩子上大学,国保去找到学校,使得孩子不能去上学。我老婆也是经常被他们骚扰,不得不回娘家,住了一年多都不敢回来,她心中的恐惧我没有办法给她清除。包括我自己,经常睡不着觉,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找我,不知道自己那一天会进监狱。”

罗耀和成秋波还向记者表示:过去,胡温十年,他们还能有一点生存空间,习近平上台后,仅有的一点空间几乎全部失掉了。整个中国大陆的所有民运人士、公民运动倡导者、维权人士,都和他们一样,正遭遇一个空前严酷的政治环境。

以上是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1日 下午 1:32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