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纪念习仲勋红二代大聚会 习近平政治路线广受关注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周一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大批中共红二代出席。连日来有关会议细节、政治含义及影响,如刘源和邓朴方的座次排序、高岗遗孀出席、薄家缺席,以及红二代大聚会是否显示其内部大团结并有助稳定政局等问题受到广泛关注。

中共官方举行一系列活动,隆重纪念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百年诞辰,包括北京、广东、陕西、甘肃各地纷纷举办纪念座谈会、出版传记、发行邮票及由央视播放纪录片等。周一,习近平以亲属身份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座谈会。座谈会由刘延东主持,张德江出席,李建国等人发表缅怀讲话。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王震等几大家族后人悉数出席。会议召开几日来,引起多方强烈关注及评论。

在香港的《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周四接受本台采访分析此次纪念活动时说:“他们(红二代)又不是靠党内的竞争,更不是靠人民的选票,就是靠他们血统的这种世袭,实质上是这样一种政治背景上台的。这个活动就是说使他们这种太子党接班更加合理化、合法化”。

香港《明报》周四发表评论,提出问题:“红二代” 父辈恩怨错综复杂,这场大聚会真能达到大团结的目的吗?

对此,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说:“我不认为它是(能够)凝聚红二代,表面有这个,但正是他政权有危机,而且他的政权基础红二代里产生很大的分裂,他当然邀请了,大家碍着面子也不好不来,这不说明就完全支持他的路线。”

香港《星岛日报》周二报道特别提出,如此盛会只有“受薄熙来案困扰的元老薄一波家族未派代表出席。”

高瑜认为薄家应该也受到邀请,但不便出席:“这次都是八老家族,就是缺薄家。 另外一些再早去世的元老家都请了。人家可能是不愿意来,另外一个是不便于来。”

有网民留意到与会时邓朴方坐在第一排〝中共高层〞的软坐席上,而刘少奇之子刘源坐在斜后方的普通亲友硬座席上,认为现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上将军衔的刘源在后排,显示他的家族与习家关系比邓家疏远。

对此,高瑜说是按级别排位的:“邓朴方后来是政协副主席,他本人就是国家领导人,所以他坐在政治局那排。”

海外媒体周四注意到,中共建政初期的中央政府副主席高岗的遗孀李力群、儿子高燕生出席座谈会。高岗被毛泽东以“分裂党、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罪名处理,1954年8月自杀身亡。八年后习仲勋被指替高岗翻案而遭整肃。

高瑜说,李力群在胡锦涛任内仍在要求为高岗平反但没有结果:“所以对她就是在经济方面有什么要求都满足,政治上大家都理解是什么事,但是就是不能平反。他们两家(高家和习家)一直都有关系。高岗那个遗腹子,最小那个儿子,跟习近平是很好的发小儿。”

近期,海内外舆论普遍认为习近平执政的主要手法之一是“举毛旗、说毛话”,而另一方面他又高调纪念曾被毛迫害的父亲习仲勋。这一系列看似并不统一的行为,引起许多议论。

金钟认为,中共执政者无法否定毛泽东:“开国的元勋、开国的皇帝,那么就是说,如果否定了毛这个旗帜的话,他们整个这个政权的权力来源,理论的合理性、合法性,都会受到动摇。所以现在他们纪念习仲勋,也不会讲习仲勋曾经受到毛泽东的迫害。”
而习近平的做法体现出:“执政路线有一种理论上、思路上的分裂症。就是他们一种二元论的状况。经济上采取开放的市场经济,但是在政治上又完全是毛的一套。”

高瑜则认为:“他现在所走的路是打通毛邓,我认为是薄熙来的路。他要恢复到毛,明确地就要讲姓资姓社。资产阶级都是敌人,连普世价值、宪政都是敌人。毛当年还没有到这一步。我觉得他在意识形态上做的很过分了。我看这是一条死路,走不通,如果他要硬走,那咱们就看看结局是什么样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江沛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7日 下午 1:30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