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 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谈王立军和陈光诚案

希拉里·克林顿

·克林顿在伦敦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出席颁奖仪式。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0月11日在伦敦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出席颁奖仪式,并发表演讲,回顾她在任期间的一些经历。其中谈及她是如何处理王立军和陈光诚向美国使领馆申请避难的事情。

2012年,希拉里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驻外机构中,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2月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二是4月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尼布勒特向希拉里发问,2012年重庆市长薄熙来的助手王立军进入北京的美国使馆,三个月后,陈光诚被美国使馆营救出来。这两件事都发生在美中新一轮战略和经济对话之前,你能不能介绍一下在处理这两件事的过程中你是如何应付的?

美中关系

希拉里在回答他的提问时首先谈到她在任内如何处理美中关系的,她说,“每当一件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时,你总是会面临一个挑战。在我大脑里永远有一个模拟邮箱:(这里装着)必须立即处理的危机、正在酝酿的危机和长远危机。然后,我还要保持一个巨大的充满机会的盒子。但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认为(美中两国间)扩大了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帮助我们解决了两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因为我试图在对话中所做的是真正嵌入在我们两个国家政府中的,从而使我们双方有很多更多的(意见)交换。我开始意识到中国出于自己的理由,因为他们自己的执政方式,认为在华盛顿的某个地方有一个总体规划,我们打算做什么,要尽量控制他们的崛起……他们从来没有理解美国政府和民主的爵士般的质量。所以,我试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的一些误解。我们有观点,我们有利益,我们有价值 – 但我们不是不透明的,我们希望与你们分享,我们也希望你们能开始与我们多分享一点。”

王立军案

“你提到的薄熙来的助手、(重庆)警察局长王立军,他不是去美国使馆,而是去领馆,要求避难。理由很具戏剧化,因为他知道薄熙来的妻子杀死了一名你们国家的人。他(王立军)不符合美国向他提供避难的任何条件。他有腐败、流氓、残暴的记录。他是薄熙来的一个打手。他们之间可能闹翻了,现在他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但是,在另一方面领馆很快就被其他警察包围了,这些人要么受命于薄熙来,要么想要讨好他。所以,情况变得非常危险。”

“所以我们告诉他,他不能搬到领馆里来,因为我们没有理由向他提供庇护。但是他坚持说他要把真相带到北京,他想要北京的政府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们说:我们可以安排这个。所以我们的确这么做了。我们没有对外声张此事,也不想要任何卷入其中的人难堪。但我们试图以一种非常专业的手法处理这件事,我认为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陈光诚案

“长话短说:有一天深夜,我接到一个电话,说陈(光诚)逃离软禁,非常令人惊奇的,因为他是个盲人。在逃离过程中上了脚,被人搭救,正在前往我们驻北京的使馆,准备申请避难。当然,我们了解他的富有勇气的异见活动。我们知道它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律师,非常勇敢地挑战中国的一胎政策,控告地方官员和其他人的行为。这如你所说的,当时距离美中两国新一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不到一个星期,而这一次对话地点又是在北京。我非常了解这将成为(两国)关系的一个问题,但我同时也认为这是践行美国价值的一个例子。(陈光诚)是一个值得美国支持、关注和保护的人。所以,经过一系列你可以想象到的左思右想,我最终拿起电话。我说:我们将派我们的人把他接回来。所以我们费尽周折将他带进使馆,给他疗伤。然后,我们不得不告诉中国政府我们在招待他们的一名公民,并愿意与他们谈这件事。科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你们当中可能有人知道,我的亚太事务助理秘书,立即上了一架飞机。我们当时很幸运,因为我的法律部门负责人和一名出色的国际法律师高洪柱(Harold Koh),由于韩国发生一次政变,他的父亲因为其在联合国的身份而不能回国。他对这种事很了解,我们找到了他。他(高洪柱)曾经参与我们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工作小组。所以,我们把我们的这些人召集到北京使馆,他们开始与陈(光诚)交谈,然后,开始与中方对等单位开始谈判。”

感人情节

在谈到陈光诚一家人安全离开中国前往美国的过程时,希拉里说,这是一个非常感人却又稍纵即逝的局面。

“我们能够为他们的家人能够安全抵达北京与中方展开谈判,他很久没有见到他的一个孩子了。我们能够谈判达成意向协议,让他(陈光诚)去上学,这也是他本人很想做的事。他不想离开中国。他热爱中国。他实际上也非常相信,如果他能够让中国政府的上层听到他的故事,他们会同意他的观点的,因为他经历了这么多来自地方官员的不公待遇。所以,我们的小组在谈判所有这些事情上做的相当出色。他(陈光诚)的确需要医疗检查,所以他完全自愿地离开了我们的使馆。他在前往医院的途中从车里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在那儿,我会给你一个吻。我说,你这么开心令我非常高兴。”

“我们到了医院,他的家人出现了。他们完全有理由说,你确定你能相信中国政府吗?你能确定他们会保持他们的承诺吗?你确定他们能让你去上学吗?你能确定他们不会再把你关进监狱吗?他开始,这是一个好几天受到巨大压力的人,他开始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所以他告诉我们:我不认为你们谈判出来的是一个好的交易。是的,我知道。我说:对不起?我是真这么想的。所以我说:好吧,你想怎么样?他说:我想去美国。好,在说过这么多次不,不,不。所以,我们安排他去纽约大学读书,前提是我们可以同中方达成第二个协议…我必须去见国务委员戴秉国,并对他说:这是符合你们的利益的,也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我们必须能够找到一个解决方法。他的第一反应是:我们再也不同任何人谈这个人的事了。我们不能另起炉灶,重启谈判了。但是,我说:我们还得谈。我们需要重打锣鼓,我们需要在这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结束之前了结这个问题。”

王立军去年9月在安徽合肥被判处15年徒刑,罪名是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和受贿。陈光诚2012年4月进入美国驻华使馆,5月2日离开,住进朝阳医院看病。5月19日,陈光诚和家人离开中国抵达纽约,进入纽约大学成为访问学者。

10月初,陈光诚宣布从2013年9月起,他成为三家美国机构的研究人员,它们是:美国保守派智库威瑟斯庞研究所、天主教大学和为纪念前议员兰托斯而成立的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

(编译/责编:尚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17日 下午 3:45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