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ina周刊 | 庄婉萍:我仍信努力是奇迹的另一个名字

电视台的待遇一向是屈辱水平,某大台中,大学生入职业薪金只有四位数字,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当王维基聘请我们时,却提出了相对优厚的薪金,有钱当然开心,但这背后是对创作人的一份尊重,肯定了我们的能力,亦重视我们是公司的一员,可以一起分享成果。

 

我在香港电视任职初级编剧一年有多,昨天政府公布免费电视发牌决定,我和一班同事由期待到难以置信,到现在的伤心混杂愤怒,心情一直未能平复。因为我们知道这次失去了的不只是一间电视台,而是大家的一个共同梦想,没错,这真的是我们几百人共同的梦想!

电视台的待遇一向是屈辱水平,某大台中,大学生入职业薪金只有四位数字,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当王维基聘请我们时,却提出了相对优厚的薪金,有钱当然开心,但这背后是对创作人的一份尊重,肯定了我们的能力,亦重视我们是公司的一员,可以一起分享成果。

这段时间内,我只完成了一套剧集的创作,原因是因为王维基非常重视剧集的质素,剧集拍毕后的首集都会举行数场放映会,邀请观众分享意见,然后再根据意见重新剪接。网上足本播放的《警界线》就是由数集剪成一集的,虽然令成本大增,但公司仍然坚持,为的是观众能够有高质素的节目可观赏。

公司在三月全面停工,因为王维基决定了要全面使用美剧的创作手法,所以创作及制作部同事都要上美剧workshop研究美剧。对于年轻的编剧,这次的改变较容易接受,但对于年长,甚至在业界工作达数十年的资深编剧,要完全改用另一种模式去创作,其实非常困难,但我的上司都锐意求新,更不断提醒我们要打破旧世界的规限,就一定要求变,提醒我们这里是新世界,一定要大胆创新。如果不是对王维基的信任,这条困难重重的路根本不会走得这样有决心。

大家都知道王生是靠香港宽带起家,当他决定要经营电视台,为了筹集资金要将香港宽带卖出,当时就被香港宽带的员工求他不要卖,让两间公司成为子母公司,但王维基坚持不从,原因是因为他明白电视台业务有机会令香港宽带的员工搭沉船。由零至开始建立一间电视台的风险可想而知,仍然坚持下去是因为相信香港有很多观众渴求高质素的电视剧集。由内容贴紧社会现实(普通家庭不再住千呎大宅),全实景拍摄,反映时势现况等等,都是希望为民发声,响应社会。

作为员工,香港电视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地方,只要有能力,公司都会采用,在这里我感受到创作是被重视的。之前有同事参加鲜浪潮(外间拍摄计划),也是公司协助令她可以邀请公司的专业演员帮忙拍摄!

昨天,所有的梦想都幻灭了,当中蕴藏的政治意味,当权者利益欲盖弥彰。但更难过的是否定了我们一直以来的努力。今早,公司开会宣布裁减过半数员工,王生入场时,我们都拍手支持,因为我们清楚知道这个决定对他而言亦很沉重,他也说了以后他再从事什么行业也只会是创业工业,就是这份热诚一直带领我们!

如果你看到这一段,大概你很关心电视业更关心香港,那么我最后向你请求,10月20日一起穿黑衣上街,告诉政府你的意愿。纵然这个政府听民意的机会很低,但你能走出来,就是对我们的极大的支持,我仍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24日 上午 8:30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