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从大量裸官裸商管窥中国体制危机

正像人们知道那样,加拿大是世界最大移民输入国,中國是世界最大移民输出国。

如果有人问,你想移民吗?(当然裸官裸商以及所谓精英式人物自不必说,因为他们已经或正在申请移民。)可以想象,大部分中國人会以奇异目光看着你,心嘀咕:废话,谁不想移民,竟问出这话,莫非你从火星上来?

笔者认为,大多数中國人会有移民想法,但出于各自不同的实际窘况,不好意思或者没勇气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难道没有钱、受教育程度低的中國人真不想移民?或许他们说:我往哪移,哪个国家要我?我去了怎么生活,怎么交流?但这能算他们不移民的真实理由吗?

当然,中國普通民众要移民是不现实的。加拿大等移民大国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移民国家要的是投资移民、技术移民。说白了,移民者得有钱,得有符合移民输入国所需要的技术。除此之外,移民很难成功,这不言而喻。

那么在中國什么样人有钱,符合投资移民条件呢?这也不言而喻。就是有一定身份的官员;身价不菲的富商巨贾。他们绝对符合投资移民条件。

那么哪些人适合技术移民?不外乎,有高学历、有一定工作经验、掌握移民输入国所需的高新技术人才。而这样人才正以两种途径纷纷加入申请技术移民行列。一是身在国内,符合上述条件的人才;二是正在国外留学人员,毕业后,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申请技术移民。

一个国家的强大靠什么?不就一靠资金、二靠人才吗?当然更要靠一个好的体制与制度。

而官员们、富商巨贾们正在把各自成千上万的资金源源不断通过移民方式转移到他国账户上去,实在是帮他国经济造血;而大量掌握高科技人才源源不断涌入移民输入国人才库。从而形成一种奇观——中國的资金、中國的人才,在为外国经济建设添砖加瓦、鞠躬尽瘁。

人们或许疑问,中國为什么或者真的有那么多裸官裸商移民海外吗?不妨看一下官方对此统计:胡润研究院联合中國银行私人银行发布《2011中國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显示,14%的中國千万富豪目前已经移民或者正在申请移民当中,还有近一半在考虑移民。白皮书显示,平均资产超过6000万,平均年龄42岁的富豪,三分之一已拥有海外资产,投资标的以房地产为主。其余三分之二的人中有近30%的人表示未来三年内有海外移民计划。

中纪委2012年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按照去年2月数据推算,目前政协委员76.77%有外国护照;人大代表57.47%有外国护照。中國人民可以说被外国公民代表了。还是这份调查报告显示,按照目前数据推算,84.35%的局级以上干部拥有外国护照。报告还显示,在2010年被立案调查的外逃贪官转移到海外资金总额为2378.2亿元人民币,其中绝大部分难以追回。

据中國社科院发布的《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也不得不坦承,中國已成为世界最大移民输出国,而移民主力军除白领精英、影视明星外,更多是权贵眷属和富豪一族。

更令人吃惊的是,单是我国裸官高达120万人。

不妨我们再看几个耳熟能详的裸官典型案例:2001年中國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伙同许超凡、许国俊贪污4.82亿美元,2004年被押解回国;2003年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曾任温州市副市长的杨秀妹涉案金额高达2532亿元,案发后与女儿、女婿、外孙女一家四口逃往美国;2005年前中國哈尔滨河松街支行主任高山汇往境外资金达2亿元,于2005年1月3日逃往加拿大。至于裸商就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对此,清华大学中國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说:“应该反思我们的制度,如何改善我们的制度,如何改善我们对财富创造者的社会环境,让高财富的拥有者最后感觉到还是祖国好。资金可以走,国籍暂时可以走,以后还要走回来,心却不能走,心要留在中國。”

中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裸官裸商?既然裸官裸商绝非个别人的个别现象,就要从中國的体制与制度上寻找答案了。正像中國一句俗语所说的那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什么样的因,就一定有什么样的果。

中國出现大量的裸官裸商,这些人有一个共同心理,就是担惊害怕,正因为他们时刻担惊害怕,若惊弓之鸟,所以才千方百计寻找出路。在他们看来,最佳出路当然是移民海外,一走了之。

那么他们究竟害怕什么?尽管裸官裸商所担心的理由不完全一致,但有相同之处,既他们在升官、发财之前之后已犯下不赦之罪,走上不归之路。对此他们心知肚明,知道早晚要为此付出血的代价。在尚未暴露前,他们为自己铺好路——移民海外。道理就这么简单。

那么裸官裸商现象与中國的体制与制度有什么关系?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通常来说,裸官大多是贪官。一个真正的清官,用不着做裸官,也做不起裸官,裸官是要极大成本的。

说到贪官,现在我们还能坚称中國的贪官,只是个别人的个别现象吗?从媒体铺天盖地的相关报道看,贪官已绝非个别人的个别现象。不妨回顾一下近年来贪官的典型案例,2011年12月,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被双规,原因与广州亚运会项目有关;2012年6月19日,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黨组书记谢鹏飞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双开;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危金峰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据称,在广东掀起的廉政风暴,使已包括深圳常务副市长吕瑞锋在内的100多名官员被双规。

2011年中國人民银行一份关于“腐败资产外逃”研究报告引述了中國社会科学院调研资料披露: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黨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000-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另据相关报道称,

目前已查处裸官有120万。

那么贪官呢?按逻辑推理,贪官一定比裸官多。因此,综上所述,应该不会有人相信贪官只是个别人的个别现象了吧?

那么贪官是怎么产生的?一句话,它是由现行体制与制度孵化出来的。

众所周知,中國官员从未实行直接普选制,而由黨组织提出候选名单,必须按黨的意志选举产生。因此,在中國官员从来不怕百姓,只怕掌控其政治命运及政治前途的黨组织,具体来说,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因为百姓决定不了他的政治命运及政治前途,因此,不少腐败官员在被查处之前,尽管百姓一再上访、举报他违法违纪行为,可现实中,该官员不仅没得到及时追究查处,反而顶风高升,这种案例不胜枚举。因此官员们渐渐悟出一个道理,只要跟对上级领导,只要得到上级领导信任和赏识,只要把自己切身利益与上级领导死死捆绑一起,仕途只能升,不会降,即使出现一些曲折、差头,充其量也会异地做官罢了。

那么怎么样才受上级领导的重视、信任、赏识?唯以金钱、美色开路,再辅之以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总之,根据上级领导之所好,投其所好,对号入座。因此,为加深上级领导对自己重视,取得信任、欣赏,必须付出血本。血本哪里来,贪官自己不生产人民币,只能羊毛出在羊身上,只有通过贪腐手段,大量无止境地敛财,武装自己,铺就一条与上级领导紧密沟通的桥梁。

再加之人之欲望无限制,人只要踏上贪腐之路,钱在他们眼里永远不多不够,在钱权可以相互转化的条件下,不惜一切枉法贪财,则成为贪官心目中的助力器、加油站,他不仅用钱摆平领导,还要使自己活得潇洒、奢侈,醉生梦死成为他们的生活常态。而这一切,必须得益于现行体制与制度的庇护,贪官们才能鱼贯而出。

以上披露贪官出炉的缘由及程序,再来简单剖析一下裸商的由来。

众所周知,在中國,其实不只是中國,从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史可以看出,一个国家在其发展初期,普遍存在暴利奸商的原罪问题。当然,中國亦不例外。在此基础上,中國还有自己特色,那就是政府政策的多变性以及法律对私有财产保护的模糊性。这让身负原罪的商人时刻处于惶惶不可终日中,政策一有风吹草动,他们便若惊弓之鸟,漏网之鱼。为了自己不被无穷无尽的政治运动所清算,为了保住他们通过违法的、不合法的、合法的取得的财产的安全,他们唯一出路就是尽快改变身份,取得移民输入国绿卡或国籍,以此规避中國政府出台的各种政策及法律对其财产的剥夺。从而演绎出史上最波澜壮阔的中國裸官、裸商各自携巨款纷纷移民海外的景观。

这是中國的悲哀,更是中國体制与制度的悲哀。

作者:远山


中国报道周刊, 2013-05-19.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从大量裸官裸商管窥中国体制危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19日 上午 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