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昌平 | 在“政治雾霾”中前行

1368389962_mWnv2r

2013年11月8日,德国柏林,透明国际组织将一年一度的“清廉奖”授予我。当天也是中国记者节,以下是我在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尊敬的拉贝勒主席、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

在我生活的城市北京,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空气质量。因为雾霾、粉尘太严重,这里产生了一种新的病征,叫北京咳(Beijing Cough),它跟长城、烤鸭一起,写入了北京旅游手册。

但在北京,在中国,比大气雾霾更为严重的,是政治雾霾。甚至可以说,大气雾霾的产生跟政治雾霾的存在有着因果关系。不少人开始逃离北京,正如不少人开始逃离中国,他们调侃,再不走就连路都看不清了。

2012年年初,重庆发生了中国30年来最大的政治事件——王、谷、薄系列串案。通过社交媒体,民众第一次目睹并分享了高层政治斗争,即便是中共高级官员,也无法通过传统的方式垄断信息,他们一样要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获得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

在过去,职业记者是透明使者,他们揭露权力不愿意公开的密室交易,至今仍然受到极为严格的管制。互联网的产生是科技创新,尤其当微博、微信渗透到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极大地改变了社会,数以亿计的个体成了公民记者,使得信息突破了时空限制,处在持续的动态发展中。

正是看到这种变化,在2012年年底,我打破职业记者与公民记者的界限,通过微博实名举报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贪腐行为,并导致他在半年后落马。在这之前,刘铁男已经被情妇、合伙人和老干部接力举报,也被媒体曝光,尽管证据十分充足,但这些信息都被屏蔽了,我的举报将它们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我想提醒官僚系统:一个新的时代来了!势不可挡!

很显然,这是对传统反腐模式的一次颠覆与讽刺。中国有句老话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官办天网既防不住“体小”的苍蝇,也逮不住“力大”的老虎。互联网则成了另一张民办天网,可以集合不同地方、不同时间的个体进行分工协作。一个自由的思享市场由此形成,这是史无前例的信息反垄断。

今天的中国,腐败几乎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它如癌细胞蔓延至社会各个角落,形成“全民腐败”的共罪结构。在信息时代,权力的垄断不只是依靠暴力,还可以通过控制信息实现。无论权力的产生过程,还是权力的运行环节,信息不对称与行权不透明,已经成为中国政治生态的最大弊病。这就是政治雾霾。

过去二十年,透明国际组织做出了持续而卓越的贡献,通过清廉指数(CPI)和行贿指数(BPI)测绘全球的政治雾霾,中国因此多了一面镜子,一个参照系。

我去参观了柏林的地标——德国国会大厦,在古老建筑中新建现代的玻璃穹顶,不仅将阳光反射进议会大厅,议员都在游人目光下工作,由此构成独一无二的阳光议会。我们也希望能将更多的阳光引入中国政治,我们对中国政府寄予了太多期待,比如呼吁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这个世界通用的“阳光法案”正是扫除政治雾霾的最好工具之一。

今天,也是中国的记者节。我想,每一个职业记者与公民记者都应该庆祝自己的节日。但是,我的不少同行却因正常报道、因揭露腐败官员的劣迹而受到骚扰,被免职,被逮捕,被判刑……我向他们表示致敬,同时呼吁,媒体和记者应该得到更多的尊重和保护,让他们在反腐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中国,若要驱散政治阴霾,推进腐败防治工作,不可能只靠政府,也需要公民社会和私营领域的共同努力。跟司法系统类似,一个独立、权威的新闻行业,是建立阳光政府与透明政治的重要基础。

这是清廉奖第一次颁给中国,我想,最应该获得这个奖项的是中国的官员,而非记者,但愿不是查无此人。

谢谢大家!

2013年11月8日 上午 1:03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