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老饕餮:南都报案书

新史记冤屈录之南都报案书

戊子初二日,前《》总编辑喻华峰者,出粤省之牢狱,得佳节之中道,粤省报章有致贺之辞,国朝士子有弹冠之庆。是时也,百万草民泥路归,除夕不举团圆酒,则喻华峰之鼠年新春,与草民何其相似乃尔。

盖南都报案,发于国朝五十五年初,(2004)喻华峰乃四载以来囹圄者之末出也。前此之报馆高层程益中、李民英、邓海燕等,或案后开释,或减刑先出,唯喻华峰虽获减刑者三,亦得四载之实坐也。

国朝五十四年,(2003)春三月,非典之疫作,有司严控舆情之流布,宣谕台夜夜笙歌,御前报日日祥瑞。然则瘟疫披靡,南北肆虐,幸网络于铁屋通达四海,张军医自大内疾呼五洲。南都有大勇之首报,粤省恨报馆之布公。殆君相直面瘟疫,报馆幸得苟延。

次月,南都再爆孙志刚案,朝野哗然,国际侧目。网络声讨汹汹,恶法一朝终结。庭讯恶警之际,颇有毒咒于南都也。

七月,粤省有司之嫌恶大作焉,首捕喻华峰,次年初继捕李民英并程益中等,

三月,五羊城开肃杀之庭,南都报获公仇之罪,喻、李等,分获刑罪不等,则喻华峰所涉之金十万,全案弊金不足百万。是年六月,沪上周正毅所涉赃银七亿有余,仅获三年之刑,而喻华峰竟以十万之区区,领十有二年之刑。一国之内,律法如此天壤,舆情汹汹,其来有自也乎哉!

盖喻华峰者,国朝十六年(1965)生人,皖中安庆人士。国朝四十年(1989)入南方报馆,五十二年(2001)掌控南都报,具徽商之才用,裂禁锢之旧体,聚有道之厚财,发振聋之先声。当是时也,国朝呈进退之险像,士子有前仆之必然。

南都报案甫发,江湖耸动,士子惊心。前有元老任仲夷等恺切上书,后有报馆千人等质询之问,粤省有司悻悻然,乃有减释之应对。则喻华峰虽以末席释,终乃见戊子佳节之天日也。

论者曰:喻之出,报案或有昭雪之期也。余则谓:非也。喻华峰或有再起之日,南都案似无翻转之期。再起之喻倘或纵烈以为报效,则牢狱之灾亦有再起之机也,何哉?四载以来,大势小变,进尺退丈之故也。是以南都报案,在在以警后来者可也,念念而必昭雪者非宜。

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