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无须为二胎开放欢呼

五中全会昨天闭幕,会议决定: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这是继2013年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之后又一次人口政策调整。

分析家一般认为,开放二胎是为了应对以下问题:低生育率、养老危机、“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拉动经济(婴儿潮带来消费红利和房地产增长等)……

上述种种,也许说中了开放二胎的部分原因。但如果只从这类角度切入,还远远不够。

我的小兄弟王五四调侃说:“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全民都开始讨论二孩政策,信誓旦旦地要再生一个,杜蕾斯哭晕在冈本怀里,仿佛英雄再无用武之地”。

我的朋友宋金波说:“对二胎我有过意愿。但我们这一代人啊,都已年过四十,有多少就这么冤枉地永远错过啦。其实公告说的是,计划生育还在,是量变不是质变。混蛋的政策依旧混蛋。人仍然是生产资料是工具,偏偏不是人”。

我的朋友燕律师则说:“全面开放二胎绝不是人性话语的胜利,其实质依然是政权控制的题中之义,人是被计划的,生育权是被计划的,允许你生一个或者两个,重点不在个数,而在允许”。

就在今晨,党媒又推出友情提示:抢生仍然违法。在正式实施二胎政策之前,超生二胎仍要罚款。

嗯,听口令,预备起,生!不准抢生!

网友形象地讽刺说,还是“党指挥枪”嘛。

对生育的控制,除了中国,在一些畸形的国家也有过。只不过他们不是强制打胎,而是强制生娃。

齐泽克揭露,1975年以后,“红色高棉在太多的人死于清洗和饥荒后急于增加人口,宣布每月的第一天、第十天和第二十天是交配的日子,是夜已婚夫妇被允许、也是被强迫做爱。警卫就在半透明的竹帘外巡逻,证实夫妻们在交配。但是许多夫妻因为白天的强迫劳动过于疲劳而无法做爱,只能做出虚假的运动并伪造出声音……”。

另据史料,上世纪60年代,为提高人口数量以增强国力,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政权出台强制公民生育国策,严厉禁止堕胎和节育,宣称“不生育孩子的人就是背叛国家的人”。政府禁止离婚,每一对夫妇至少生四个孩子,不能怀孕的育龄女性要交纳罚金,堕胎者将判刑。政府还派出“生育工作队”进驻机关、工厂、农村,督促育龄妇女每月接受妇科检查以保证没有使用避孕工具和服用避孕药。罗马尼亚人民将这些生育工作队员称作“月经警察”。

十年砍柴对此评论说:“在齐奥塞斯库眼里,育龄夫妇就是为其政权生产劳动力的牲口。为减少人口压力,政府强制老百姓少生甚至强行堕胎,其执政逻辑和齐奥塞斯库强制多生是一样的:任何资源包括老百姓的身体,都应该由政府掌控”。

好,说回来,还是继续说开放二胎吧。

人口学者梁建章指出:

“与单独二孩相比,全面二孩政策是进了一步,但还远远不够。允许所有夫妇生育二孩,而不允许三孩,这依然是人类历史上,仅次于过去30多年的‘一胎化’的严厉生育限制政策。这种政策也远不足以维持人口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长期实行生育限制以及一面倒的宣传,中国社会对维持正常繁衍所需的生育状态的预期已被严重扭曲。中国的生育率更替水平是2.2以上,也即每对夫妻平均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不衰减。但根据人口普查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近年中国的生育率不到1.4。即使生育率处于1.4,那也意味着每过一代人,中国出生的人口将减少36%。

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更印证了中国的超低生育意愿。据国家卫计委数据,自从2014年1月启动“单独二孩”以来,申请率只有13%。中国面临的问题是生育意愿实在太低,即使立即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也难以逆转。”

而在我看来,计划生育应该彻底废止。最有效的角度是权利角度,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生育自由是人的基本自由,不容国家任意剥夺或限制。

计划生育对国民权利的大规模侵害,几十年来已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比如百日无孩运动,1991年在山东冠县和莘县两地,从5月1日到8月10日的一百天里,不允许一个婴儿出生,致使大约两万名婴儿被强制流产。至于其它的计生惨剧,林林种种、举不胜举。

权利角度之外,从功利角度,计划生育也不经一驳。

人口理论是农业社会的发明。农业社会的边际产出递减可能引发人口危机,而在农业社会,常常是靠战争和瘟疫来调节人口,几乎没有强制性的国家计划生育。

现行国家计划生育的人口理论,源头可上溯到马尔萨斯的《人口论》,讽刺的是,马尔萨斯本人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坚决反对国家生育控制。

鼓吹国家计划生育的理论家们,充满对人口过多、地球资源有限、边际收益递减和工资铁律的悲观,但这些鼓吹者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技术进步。

近百年的世界历史表明:农业的技术进步,使地球足以负载更大量的没有强行生育限制的人口;能源技术的进步,使更多可用能源被发现或发明,能源危机得到化解;技术进步带来的经济发展、教育进步及城市化,则使理性人基于对机会成本、休闲需求、生活质量的考虑,以及更关键的子女养育观念的提升(陪伴高于喂养),从而产生家庭节制生育的倾向。在这几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国家计划生育的理论基础完全崩塌,而与此同时,国家计生政策还催生了太多人伦惨剧与社会问题。

要之,无论从权利还是功利角度,国家计划生育都应该全面废止。仅仅开放两胎而继续维持国家计生政策,是远远不够的。

普罗泰戈拉说,人是万物的尺度。

康德的绝对命令:人是目的而非手段。

王朔说:其实你把我当人看也是应该的。

由此出发,开放二胎而继续维持计生政策,仍是不明智与不道德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Chrome浏览器插件,直接点击阅读中国数字时代。

2015年10月30日 上午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