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尼泊尔西藏难民的生活

逃亡到邻国尼泊尔的西藏难民虽然被容忍居留,但是却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境况中,没有较可靠的法律保障。由于中国对尼泊尔施加着影响,他们对加德满都新政府不可能有太多的指望。

0,,19485357_303,00

(德国之声中文网)逃到尼泊尔的藏人巴桑(Pasang Chunda )说,”如果警察来逮捕我们,我就和其他人从后门逃跑。”这位藏族大学生希望能够和平的在尼泊尔的西藏飞地博达哈庆贺达赖喇嘛的81岁生日。7月初,数百名流亡藏人为了给达赖喇嘛庆生逃亡到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北部的这个飞地。然而,庆祝活动尚未正式开始,警察便清除了场地。

警方逮捕了30名藏人,其中也包括”西藏流亡政府”的成员。巴桑说,”从几个月前开始我们就为这一天进行准备,搭建了一个台子和亭子,排练了歌舞。”巴桑感到失望和愤怒。据西藏的一个新闻网站报道,此前当局曾批准为达赖喇嘛举行生日庆祝活动。

依赖中国援助

随着北京对尼泊尔的影响力不断增加,加德满都也加强了对生活在尼泊尔藏人的施压。2015年尼泊尔发生大地震后印度封锁边境6个月以及反对尼泊尔新宪法,导致尼泊尔与印度之间的关系降温。与此同时,加德满都政府加强向中国靠拢。德国西藏倡议组织总干事鲍曼(Nadine Baumann)说,”中国政府表现慷慨,地震发生后立即向尼泊尔提供援助物资并承诺为尼泊尔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实际上,北京政府是在巧妙的利用灾难时刻拉拢尼泊尔。”

0,,19485290_403,00

尼泊尔西藏难民示威抗议中国的西藏政策

当下,中国成为这个南亚最贫穷国家的最大投资商。然而,中国并非是在提供无偿援助。作为回报,北京要求加德满都进一步严加控制1236公里长的共同边界。据来自美国大使馆的可靠消息,2010年维基解密公布资料称,北京要求加德满都政府加强边防部队。此外,”中国还为尼泊尔军队提供财政资助,鼓励他们遣送越境逃亡的藏人。”

中国认为藏人逃亡是对其主权的威胁。按照前中国驻尼泊尔大使孙和平的话说,流亡藏人是”非法越境者,是打着藏人的名义在尼泊尔从事反华活动的刑事犯罪分子。”

生活在社会边缘

目前在尼泊尔总共生活着大约2万藏人。其中大多数居住在如今已经成为藏人定居点的昔日难民营。在加德满都和博克拉的最大藏人社区,居住的藏人多达上千人。在这里,小型住房鳞次栉比,临时搭建的铁皮窝棚和干净整洁的平顶房屋相互交错。很多家庭三代同堂,共同生活在一个拥挤的房间内或者2居室内。

藏人社区体制健全。这里总共12个藏人社区由流亡藏人政府管理。在这些藏人社区内生活着许多60年代初首次逃亡浪潮中逃到这里的西藏难民。社区内建有学校、寺庙、超市甚至医院。这里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与尼泊尔人少有接触的藏人社会。

没有合法身份

鲍曼说,”尤其是年轻一代深受日益严厉的难民政策之害,对在这个国家感到前途无望。他们既不能融入尼泊尔人的日常生活,有没有藏人身份。”自1989年以来,加德满都政府不再给流亡藏人颁发官方证件。据联合国难民署的估计,目前有一半生活在尼泊尔的移民没有合法证件。”

0,,19485301_403,00

纺织业和贸易是尼泊尔西藏难民的主要赚钱途径

没有合法证件,难民子女就无法上学,也难以找到工作。在藏人居住区之外,他们已经在旅游、餐饮或者销售藏族纪念品方面找到生存的途径,并建起了纺织和地毯贸易系统。然而,按照官方规定,只有获得居留许可的人才能在这里工作。一些人担心,中国可能会对流亡藏人的这些最后的生存领域施加压力。

强国的阴影

8月初尼泊尔新总理达哈尔(Pushpa Kamal Daha)上任后也没有带来变化。这位尼泊尔毛派运动领导人曾经在2008年短期担任总理,并实行与中国靠拢的政策。他承诺将继续奉行其前任夏尔马·奥利(Khadga Prasad Sharma Oli )2016年春季与中国达成的协议。他强调指出,”我们将努力与印度和中国保持平衡的外交关系”,希望印度和中国共同投资。印度获得水电站订单,中国则在其新丝绸之路的框架下投资尼泊尔的基础设施。

鲍曼认为,对于流亡藏人来说,这意味着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北京方面不会减少其影响力。他说,”生活在尼泊尔的藏族难民今后的日子将更加艰难,他们几乎没有继续在尼泊尔立足的可能性。”

2016年8月30日 上午 12:12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