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尔目:政治犯不是罪犯

前天被寻衅滋事传唤一事,在朋友们多方声援下,现在已经安全。有朋友让我把过程写一下,其实过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性,各地国宝警察也有自己的特殊性,我先谈一下过程,然后重点谈一下政治犯的自我定位问题,政治犯不是罪犯。

12日下午七点半左右,有两个警察来敲门,问我是不是刘尔目,我承认是就让我跟他们走一趟。前不久的两次喝茶都是电话通知,这次亲自上门,我感觉这次事情应该比较严重,所以就趁换鞋子的时机,把老婆叫一边把手机给她,告诉她如果我13日早上还没回家,就把消息传递出来。

警车开刀小区门口的,到了派出所之后等了很久成都市公安局的国宝才过来,就是询问我关于武警吸着雾霾其实是雾霾的罪魁祸首这篇文章,谈了很多,设置了不少陷阱,都被我一一化解和纠正,应该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后来笔录形成之后,办案国宝还把笔录发给领导请示之后再让我签字,可见这次是预谋而来。市局国宝谈完之后,让我等武侯分局国宝过来和辖区派出所还有谈话。

谈话完了之后快十二点,我老婆赶到派出所接我,因为自我感觉已经应付完毕不会有事情,所以就安排老婆回家照顾孩子,我一会就回。后来武侯分局国宝走了之后,在凌晨两点过的时候风向突变,辖区派出所民警让我签署传唤证,名目是涉嫌寻衅滋事。随后我被送到讯问室,彻底失去了行动自由。到了讯问室之后,里面警察让我坐老虎凳,我以自己是政治犯拒绝,让我面壁站着,我再次以政治犯名义拒绝,他们没有过分刁难,所以整个晚上都是坐的椅子。

第二天在他们的强逼之下,我拍照录了指纹,当时已经天亮换班。在做指纹的时候,我听到我老婆在外面和让他们吵,我多次申请出去给老婆做一个交代,不用那么吵,但是他们拒绝。我告诉他们做事要有底线,共产党保不了他们一辈子。和我关一起的有一个涉嫌吸毒的小兄弟,尿检阳性,所以快中午的时候他们给我做了一次尿检看我是否吸毒,我全部是阴性。

到了下午之后,他们说为了给我负责,想给我再次做尿检。这让我很警惕,我感觉他们想陷害我吸毒了。因为那个涉嫌吸毒的小兄弟一直说自己没有吸毒,要求做二次尿检,警察一直说规矩是只做一次,相信科学。怎么到了我这里就要坏规矩,可以做二次,唯一的解释就是想陷害我,所以我告诉他们打死不会做二次尿检。一次一个警察冲进来抱怨全国到处打电话来,我知道朋友们在声援我,他找我要我老婆电话,估计是想威胁我老婆帮他们澄清。

下午另外过来一个警察,和我讨论思想,说他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还关注了我的公号。讨论最后还是涉及到体制的问题,我告诉他们判我多长我都认,不过永远不会认罪,因为我无罪,也不会上诉,因为上诉代表我承认这个体制的合法性。到了下午三点的时候,昨天让我签传唤证的警察过来,让我穿好皮带,我想终于过来送我去郫县,晚上可以和铭酒案符海陆兄弟几个一起吃饭了。那个警察告诉我,按照领导最新的指示,对我进行训诫,可以回家了,回去之后好好挣钱,不要找麻烦。

出来之后见到我老婆,她说警察确实告诉她我可能涉嫌吸毒,而且网上的无眠大姐打电话过来也得到这个信息。想起来真的挺危险,这次多亏网上的所有好友,还有更多平时没有交流过的网上朋友,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他们连聂树斌那种完全无罪的都可以搞得证据确凿杀头,要给我做一个吸毒的整套证据应该是轻而易举。

我重点谈一下政治犯的自我定位问题——政治犯不是罪犯,无罪。

政治犯,是极权社会的特有现象,是那些明确的政治反抗者,或者其他非明确政治反抗行为但是被统治者当成威胁统治需要靠暴力机关强制打压的这么一个群体。在现代文明社会,政权有正常的更替机制,四年五年或者七年都有,所以不存在颠覆政权这么一说,不会有政治犯。只有极权社会,统治者为了长期的享有专制带来的特权,或者已经犯下种种罪恶担心失去政权之后被审判,所以才对所有的政治反抗重拳出手。追求自由人权是人的天性,再强大的极权都阻止不了,于是各类政治犯接踵而至。

极权社会以各种法律的方式,对政治反抗者设置各种罪名,试图威慑政治反抗。法律本应该是全社会共同遵守的规则,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文明的推进,而按照马克思那一套法律是统治的意志,是维护统治的工具。在基本的定位上,马克思那套对于法律的理解已经偏离现代文明,所以从它产生之后一直给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所以我告诉办案警察,我没有违法法律,我只是违反了政治条例,判多少我都认,但不会认罪,也不会上诉,因为那些有法律之名的压根就不是法律。

中国目前从事政治反抗的人很少,但是为什么会让统治者如此草木皆兵欲除之而后快呢?因为这个统治建立几十年以来,给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其灾难未必被全民知晓。但是现在的各种切实的对国民的侵犯行动,还有体制内的整体贪腐,已经让这个统治失去了任何道义上的权威性,唯一可以依托的只有枪杆子威慑,同时在此基础上的经济收买,即使收买进体制的未必是真心认可。对于一个完全失去道义上权威的统治来说,确实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让它以非常戏剧性的崩盘,所以才会那么草木皆兵。

几十年的统治,这里虽然整天喊道德,但是道德已经丧失殆尽。道德的丧失,不代表这个社会道义的缺乏,几十年来不论如何打压,道义从来没有真正的缺乏过,或多或少都在延续。政治反抗者,正是这群掌握着道义话语权的人,任何时候,可能一个偶然的机会,虽然很少的政治反抗者,都可能给统治者带来摧毁。统治者失去道义的话语权,对于掌握道义话语权的反抗者,有嫉妒的成分,更有恐惧的成分。他们任何一个官员被抓,不管高至什么岗位,官方不会有人敢发声,民间也不会有人为他们发声,只会幸灾乐祸当戏看。而不管是前不久的江天勇,还是熊飞骏,还是我,在国内外网络都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声援,如此他们如何不恐惧?

在中国,只有主子、奴才和奴隶才是属于这个体制。只要你想做人,想自由,想健康,想了解真相,你都是这个体制的敌人,都走在奔向政治犯的道路上。我希望所有的政治犯和潜在的政治犯朋友,认清自己,我们不是罪犯,我们没有违法法律,那不是法律,只是政治条例。而真正有罪的,正是那些以法律的名义在你面前审问你的狗腿子。我们不要把自己真当罪犯低着头,而是抬着头,用目光盯着他们,看他们如何不心虚地完成审查!我们更勇敢地争取,更勇敢地面对,做一名政治犯,不丢人,是荣耀。

2016年12月15日 13:04

可能被删帖,有喜欢的朋友可以文档备份,谢谢。

相关阅读:刘尔目:戴口罩站岗的武警不知道他们才是那坨最沉重雾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