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 | 霾时代还会延续多久

几年前,还在为远离帝都而感到庆幸,当帝都一片雾霾笼罩,四川有雾,而没有什么霾。到今年,四川在雾霾面前也彻底沦陷。

640p0smdmw0

其实,岂止是四川,整个中国大地,在逃无可逃的雾霾下面,幸存的地方屈指可数。在今天106个城市排名的霾指标里,让我的朋友叶克飞感到骄傲的中山排名100,按照中国标准PM2.5指数为35;按美国标准则为77。可是,PM2.5达到35在日本就算是污染预警,超过70就要停课。如果按照美国标准,即便是全中国霾指数最低的城市,曲靖的PM2.5指数在日本也超过了污染预警线。至于排名靠前的城市,石家庄的监测点实测的PM2.5指数一度超过1000。

640c6ygg7qj

关于雾霾的成因,段子和荒诞事已经足够多了,我也不想赘言。我只想说,中国已经全面蹈入霾时代

如果想为中国的霾时代的责任方辩护,大可以列举人类历史上曾经的污染劣迹。“雾都”伦敦1952年12月4日至9日持续5天的“大雾”,丧生者达5000多人;在“大雾”过去之后的两个月内有超过8000人相继死亡。以及1950年代发生在美国洛杉矶的光化学厌恶事件,其中在1952年12月的一次光化学烟雾事件中,洛杉矶市65岁以上老人死亡400多人;1955年9月,由于大气污染和高温,短短两天之内,65岁以上老人又死亡400余人

可是,这些都是发生在60年前的“灾难”,经过60年的人类科技发展和文明进步,处于后发展的中国完全是可以避免重蹈覆辙的。何况,早在1971年,中国的《人民日报》就曾经措辞严厉地发文痛批美国的环境污染。

6402nrth24u

美国垄断资本集团不顾人民死活,盲目扩大生产,疯狂追求超额利润的结果,正在美国各大工业城市及其附近地区造成烟雾弥漫、垃圾成山、污水遍地的严重环境污染现象。(1971年1月26日,人民日报第5版)

640nlh2f3bn

据新华社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垄断资本为了疯狂追逐利润,不顾人民死活,让大量工业废水流入河道湖泊,工厂烟尘随风乱飞,有毒气体到处扩散,造成极为严重的空气和河流的污染,大大危害人民的身体健康,严重破坏自然资源。这是美帝国主义日益严重的社会危机的一个方面。(1971年3月11日,人民日报第6版)

如果说,60年前那些先发达国家所经历的污染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类的无知和傲慢,而60年后在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的情况下,在人类对环保的认知和技术手段发展迄今的情况下重蹈覆辙,而且愈加地变本加厉,那就不是因为无知,而是毫无顾忌的贪婪。如果是因为无知,那么随着对环保认识的提高,技术手段和治理措施的发展及实施运用下,逐渐逐渐从经验教训中摸索出环境保护的观念、方法、技术、维护、评估、保障,等等一整套成熟的社会体系来。作为后发展的国家和地区完全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少走弯路。

如果是因为肆无忌惮地贪婪,特别是特权集团对社会不可遏止的掠夺和侵蚀的情况下带来的污染,要治理起来却不那么乐观。

首先,关于雾霾的真相被屏蔽,不允许自由讨论,这就使整个社会民众,包括体制内的决策和技术官僚们处于蒙昧之中,避重就轻地耗费大量社会成本用于管制那些微不足道的枝节因素,如禁止炒菜,禁止烧烤,限制机动车出行,等等。这些细枝末节的因素可能确实对雾霾的形成和加重有关,但绝对不是决定性,或者重要的影响因素。不仅没有对真相探究的鼓励和保障,反而加以限制,甚至禁锢,同时在雾霾袭扰之外,又进一步地扰民,这不仅无助于治理雾霾,反而会促进和加深社会民众对权力集团的不信任。

其次,雾霾带来的后果被稀释,遮掩。我们可以很容易和方便地查询到伦敦1952年的“大雾”带来的死亡数据;可以很容易和方便地查询到洛杉矶1950年代每一次光化学烟雾事件中的死亡数据,可是,查询不到这些年来每一次雾霾事件带来的死亡数据。没有一例因为雾霾而导致的死亡事件通过媒体曝光而公之于众。在那些资本主义国家里,污染事件中的任何一次与污染有关甚至疑似有关的死亡都会计入污染后果之中;而在自诩更先进的社会里,污染事件中的每一例死亡只要有一点可能可以归咎于污染之外的其他因素,都不会计入污染后果之中。

640ipifmv7a

再者,因为造成雾霾的因素与肆无忌惮的贪婪有关,而不是因为无知,那么只有收敛贪婪才可能改善雾霾。而从心理学角度,拥有不受限制的垄断权力的人群,怎么可能会主动收敛自己对掠夺和侵略的贪婪,只要灾难的后果可以转嫁或者转移,那么要从根子上治理雾霾就比愚公移山还要渺茫。特别是,当一个社会各种因素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触一发而动全身,任何励精图治的治理一旦涉入利益敏感区域,必然投鼠忌器,文过饰非。

尽管在短期内,为了某些特殊的活动而采取休克冻结的方式来换取短暂的蓝天,但这种运动式的治理绝不可能作为常态的治理措施而加以推广、巩固。

所以,霾时代还会持续多久,前景预测还真的难以乐观。经济还要继续发展,尤其是在经济衰退势在难免的当下,保GDP是杠杠的政治任务;社会还要继续维稳,特别是在社会各种矛盾空前激化的当下,维护稳定也是杠杠的政治任务。保经济、社会维稳、治理雾霾,三件事中只能选择两件;兼而得之,几无可能。

我所能做的,就是给我爱的人买成箱的防霾口罩。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