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楼|王五四:这届春晚很尴尬

当写下这个题目时,我就知道这篇文章摆脱不了被删的命运,因为这届央视春晚,不允许有差评。但还得写,这就是宿命,就像电影《降临》里说的那样,”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and where it leads,I embrace it。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意思就是说,”我能预见所有的悲伤,但我依旧愿意前往。”不允许给春晚差评,这事真的挺尴尬的,我的朋友眉毛大师说,你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趣。

的确,无耻加上无趣,会给人无尽的尴尬,就像前段时间官媒发表评论称,恶评伤害了中国电影产业一样,然后还成立了一个”国”字头的影评组织,郑重其事地宣布了《网络影评人七大公约》,真的挺让人尴尬。

下届春晚会不会成立一个春评组织并发布一个《春晚评论公约》呢?可能性很大,因为现在在豆瓣上你已经不能给2017年央视春晚评分了,而之前还可以评分时,大家给的平均分是2.4分。

没有评分就没有伤害,给了你评分的权利,但你没有珍惜,滥用了差评,所以就剥夺你评论权利终身,现在很多事情的逻辑都是这样赤裸而霸道的。

一件荒诞的事情你越郑重,它就越可笑,不论是之前的影评组织,还是未来的春评协会,都是如此,这同时也是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核心,有了这个核心,节目才好笑。

我们其实不必再抱怨春晚不好笑了,或者说根本不必在乎未来的春晚好不好笑,因为真正好笑的事情,在这一年的现实生活里随处可见,我们已经活成了一台春晚。

况且,央视春晚的功效,也不是为了让你乐,而是传输精心打造的意识形态,每一个节目都是一枚裹着糖衣的药丸,你喜欢糖衣,也不得不吃下药丸,但现在他们连这层糖衣都做不好或者说懒得做了,药丸假的很明显,病人真的很尴尬。

与让人尴尬的春晚相比,七大姑八大姨们对你的关心显得那么温馨又真诚,”干什么工作?”、”能挣多少钱?”、”买房子了吧?”、”有对象没?”问的都是关键又核心的问题,直白而真诚,一点套路也没有,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你穷成那熊样这些亲戚们还问东问西,可见他们并不势利,你有什么好不满的?他们又不是问你活动方案什么时候改好?PPT什么时候美化完?昨天讨论的功能什么时候上线?看把你矫情成什么样了,你以为七大姑八大姨真想知道那些问题的答案吗?

他们根本不关心,而只是因为实在没什么话好跟你说的,所以才礼貌性地问几句,你看看你都把长辈为难成什么样了?你们不仅不反思,反而一到逢年过节就开始黑七大姑八大姨,他们的问题再让你尴尬也尴尬不过春晚吧?

早在大年二十九,《人民日报》就发了题为《央视春晚为何总被习惯性吐槽?》的文章,文中说”国人的审美趣味在发生变化,评判能力大有提高,也就是说口味更刁了,越来越喜欢‘挑肥拣瘦’,也越来越擅长‘挑三拣四’。”、

“笔者建议,那些习惯于吐槽春晚的人,也不妨多一些建设性意见,不能因为吃上了大鱼大肉就鄙视粗茶干粮,也不必因为选择更自由了就看不到春晚剧组不断改进的努力。”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哪怕不激赏春晚,也不必嗤之以鼻。理性发声,保持客观立场,这才是成熟公民所应具有的心态。”

的确,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确,吃惯了大鱼大肉不能鄙视粗茶干粮,可你们既不是萝卜青菜也不是鱼肉干粮啊,明明是勾兑添加的劣质散装白酒,装什么绿色有机纯粮酿造啊!

你一方面承认国人的审美趣味批判能力在提高,一方面又说国人挑三拣四挑肥拣瘦,还要求国人要理性发声保持客观,还得提建设性意见,我们只是在看一台春晚而已啊,当”国人”真TM尴尬坏了。

春晚的尴尬,其实是节目本身要推广的意识形态跟现实生活对比出来的尴尬,跟三观相关的尴尬就不提了,单说说跟基础生活相关的,比如说春晚的歌词里唱道”家家户户放鞭炮”,营造出了一种热闹非凡的景象,但现实生活是各地都在”严格烟花爆竹的禁限放,违规燃放者可能会面临严厉处罚。”

河南省环境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前不久就下发了一道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禁放令”,要求全省在春节期间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比如说朱军在主持春晚时喜气洋洋地说过,”中国人哪有大年三十不吃饺子的”,

尴尬了很多长江以南的人民群众,这话就像爱国群众堵在肯德基门口高喊爱国口号:是中国人就不吃肯德基!尴尬的是,他们义正严辞地拦下了一个手拿汉堡的美籍华人。

一个人要想保持健康的心态,需要定期洗脑,只有脑子里的含水量保持在某个水平线时,身心才会健康,而脑部水土流失的主要原因就是爱国的泪水和吐槽的口水,作为一个缺水大国,你无法阻止一个人爱国,但你可以阻止一个人吐槽。

春晚就像是一台抽水机,不停的把水抽出来灌进观众脑子里,但这届春晚观众的蓄水能力不行,他们吐槽”TFBOY是三个蔡国庆”,他们吐槽”鹿晗年轻得就像20年前的朱军”,他们吐槽港台歌手唱山歌,他们吐槽少数民族演小品,他们浪费了多少水资源!

我以为在春晚现场的观众一定是蓄水能力最优秀的观众,可是并非如此,他们经常性不鼓掌,不鼓掌代表脑子里并非碧波荡漾,而是干涸皲裂,在成龙表演小品《国家》时,现场好多个观众都没鼓掌!

建议以后春晚现场每个观众的座位上都安一个举报器,看到身边的谁没鼓掌、掌声不热烈或者是率先停止鼓掌,立马举报,条件允许的话,建议在每家每户的电视机上装上监控,监掌。

这个工程可以承包给京东的强哥,他政治素质过硬,眼光超前,前几天接受采访时说过,”咱们中国提出共产主义,过去很多人都觉得共产主义遥不可及,但是通过这两三年我们的技术布局,我突然发现其实共产主义真的在我们这一代就可以实现。”

2017年央视春晚的尴尬尴尬在时间上,它必须在年三十直播,而其他地方电视台的春晚播出时间就灵活多了,主要体现在他们纷纷选择央视春晚播出之后再播,这是十分鸡贼的表现,因为大家看过央视春晚之后,对各地方台的春晚纷纷竖起大拇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建议相关部门出台规定,规定各地方台的春晚必须在年三十前播出。

还有一个尴尬的地方是,很多人开始纷纷怀念若干年前的央视春晚,他们怀念1983年春晚突破禁忌让李谷一演唱《乡恋》,怀念央视在《新闻联播》里为1985年的春晚事故道歉,怀念1990年春晚长者现身与她相遇,

他们怀念的仅仅是那些年央视春晚节目本身吗?明显不是,他们怀念了很多,所以有个尴尬的问题是,相关部门会不会依照以往的工作惯例,下令封杀80、90年代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呢?

这届春晚的尴尬,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这届春晚的观众不行,他们跟经常吐槽国产电影的观众是同一批人,他们以前爱喊”我们都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现在看完《西游·伏妖》后却说”从今天起,星爷欠我们一张电影票”。

不难看出,这些人真的很难搞,很不懂得感恩,你们免费看了这么多年央视春晚,怎么也不见你们说”我们都欠央视一张水票”呢?

这届春晚观众最喜欢看的依然是语言类节目,也就是相声小品一类的,我很不能理解,心情无法描述,打个比方说,我们去动物园最喜欢看的是驯兽节目,但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就是那只被驯的动物时,你还爱看吗?

以前看央视春晚总替那些当背景的群舞感到尴尬,后来感觉作为电视机前的观众比群舞还尴尬,在越来越热衷于大远景、大LED屏、大主题、大群舞的大春晚面前,小观众实在是孤寂落寞,每逢年关,官不大钱不多的小观众本来就近乡情怯,在热闹喧嚣的春晚面前,则更显得尴尬,而对于我来说,最尴尬的是这篇文章没被删。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红包够大,祝大家新年快乐,丰胸化鸡。

2017年1月29日 下午 10:04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