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 | 王维洛:羊八井地热电站废水严重污染西藏水

——从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放弃开发西藏高原水战略谈起

西藏羊八井地热电站(网络图片)

西藏自治区领导人对出卖西藏水资源特别感兴趣,而对西藏高原的山、水的保护却没有紧迫感。当年西藏自治区主席曾表示,支持每年调出2000亿吨水,按每吨0.1元计,便可每年收入200亿元。西藏自治区政府开出优惠条件,吸引企业来西藏开发“好水资源”,让其走向世界。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前予后弃,最终放弃开发西藏高原水的大战略,是因为西藏水中重金属超标。西藏水重金属污染的一个最主要原因是对矿产资源掠夺性的开采而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西藏羊八井电站废水排放则是一个实例,废水中砷排放超过国家排放标准十一倍,超过国家地表水标准一百余倍。自治区政府不闻不问,闭着眼睛说瞎话:西藏没有水污染。

一、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放弃开发西藏高原水战略谈起

1987年宗庆后在浙江省省会杭州市成立了娃哈哈公司,短时间内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食品饮料生产企业,其规模曾名列全球第五。在西藏自治区开出优惠政策的吸引下,娃哈哈集团于2009年决定投资2300万美元在拉萨市建厂,生产瓶装“西藏水”,并专门从德国、意大利、瑞士等国引进世界一流的生产线,实现从制瓶、灌装、包装的全自动化生产。

2014年11月27日为支持西藏经济发展,支持“西藏好水”走出西藏,在北京举办了“西藏好水·世界共享”主题宣传活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亲自参加活动,并表态:“中国有好水,好水在西藏”。“冰川水作为地球上最古老的水源之一,以其至纯至净,万千年来,孕育了生命。雪域高原西藏,不仅水资源十分丰富,而且以其天然无污染的自然地理环境与特殊的地质条件,是举世公认的“圣地”与“净土”,水资源与神奇的净土相伴而生,天然绿色优势显著,在世界上亦是独一无二的。”宗庆后还表示今后将充分利用西藏当地的红景天、青稞等资源优势,发展保健食品,如利用青稞具有的清肠、养胃、降血脂、降胆固醇等功能,开发青稞酒、青稞粥等保健食品。一时来自“圣地”与“净土”的“西藏好水”名声大噪,诸多公司进入西藏开发“西藏好水”。

时隔一年多,形势发生180度的逆转。2016年3月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宗庆后突然向媒体透露:西藏一度是中国企业看好的水源地之一,但是由于水质重金属超标等问题,娃哈哈公司已经放弃了开发高原水的宏大计划。宗庆后回忆说:“2014年,西藏水资源开发作为与旅游开发同等重要的产业,自治区政府做出了很多努力,包括邀请众多国内的知名饮料企业前往西藏进行参观和开发。当时,他们也邀请了我。”宗庆后满怀热情地看好西藏,并派去了技术人员前往。宗庆后表示:“目前娃哈哈只在拉萨的开发区开了饮料厂。”他对发现新的所谓符合要求的水源地并不看好。

来自“圣地”与“净土”的“西藏好水”怎么会重金属超标?具体是什么重金属超标?污染来自何方?水污染的程度如何?水污染的分布又如何?

二、宗庆后信息的四个来源

宗庆后关于西藏水质重金属超标的信息来自四个方面:

第一是来自娃哈哈公司的水质检测。

宗庆后说:“我们的人去了很高的山上,取回了水样。但是水样的结果让人非常失望,我们把水样化验了一下,结果很不好,重金属含量很高。”也有专家指出,部分藏药的重金属含量高,但是对人体是无害的。但是对饮用水中的重金属有严格规定的,比如砷(mg/L)0.01,镉(mg/L)0.005,铬(六价,mg/L)0.05,铅(mg/L) 0.01,汞(mg/L)0.001。

第二是来自中国科学工作者的调查研究。

中国科学工作者对西藏水质重金属超标问题也有所调查和研究,结果多发表在一些专业杂志上。由于西藏水污染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多数科学工作者采取的办法有如“抽象否定、具体肯定”,表面上承认西藏水基本符合标准,是好水,然后在“但是”后面做某些所谓例外案例的分析;只谈污染现象,不挖污染的根源,也不指出污染的严重后果。如袁建飞研究了羊八井地热电厂排放的废水中的硼、氟等对河流的污染;郭海青等指出了羊八井地热电厂排放的废水中的砷对水体的危害;者萌等调查了羊卓雍错流域居民饮用水(包括井水和自来水)中的硒、铝及硝酸盐超标的问题;张天华和黄琼中对羊八井地热电厂排放的废水污染进行了研究;布多等对拉萨地区渔场水体中重金属砷进行了初步研究等等。在中国坚持这样的调查研究是值得称赞的。

第三是来自外国科学工作者的调查研究。

很少有外国科学工作者可以对西藏水做实地调查和研究。东芬兰大学博士生黄翔(音译)是个例外。她曾对青藏高原的主干河流水质做了系统研究,检测了河水的化学性质,以区分自然和人为的污染来源。黄翔的研究表明,虽然重金属污染部分原因是风化的自然过程和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不断增多的采矿活动才是对当地和下游水质最大的威胁。

第四是来自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的讲话。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多次谈到西藏的河流与湖泊的污染,比如他在《西藏的生態環境和人民》中说:“西藏自然环境遭到的破坏,不仅是西藏区域范围的的损害,也影响到喜马拉雅山脉地区和西藏邻国的气候变化。更为严重的的是,流经印度、巴基斯坦、越南、中国等地区的许多亚洲重要河流,也因为西藏现有的这种环境状况,而影响到这些河流的生态环境。比如,流经拉薩的拉薩河、雅魯藏布江,最后汇入中國的黃河和长江;还有,澜沧江、年楚河等,也最終流向其他地方。然而,发源于西藏的河流,因為境內植被毁坏严重而发生泥石流,这种水土流失也影响到水质的澄洁。此外,更为不利的是,中国在西藏境內设立了化工厂,其排放的废水等杂质,也成為河流最大的污染源。去年我听说,定日县某地的一条河,鄰近的村人都使用它。一段時间里,中国人却傳言这条河受到了污染,不能饮用。这样,附近的中国人就放弃了飲用这条河水,另找水源。那么,这是什么原因造成污染呢?因为这条河上游,有中国人办的大型工厂。无论这家工厂是否属于化工企业,但工厂排放废水水污染了这条河流,致使中国人放弃了饮用。有人跟我讲,由于藏人无处解決新的水源,饮用污水的现象便時有发生。这种狀況,也损害了亞洲其他众多地区的环境和生态。”

三、西藏地表水中砷含量超标严重程度令人吃惊

根据2016年底举行的第十一届中国经济法律论坛披露,中国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受重金属污染,造成损失每年可达200亿元(参见:环境观察,都是水惹的祸——中国粮食受重金属污染严重:湖南第一河南第二,2016年12月07日)。重金属污染的土壤所生产出的粮食已经严重威胁到粮食质量及人体健康安全。土壤中重金属污染则主要来自水污染。部分矿区附近的重金属含量超标明显;污灌在国内十分普遍,且用于灌溉的污水得不到合理处理,造成重金属在作物内富集。就全国来看,湖南省粮食受重金属影响最严重,其次是河南省。而湖南省污水中砷含量还远远低于西藏,排名第二。湖南省污水中砷含量为每升17.59微克,西藏污水中砷含量则是湖南省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根据文章提供的图显示,西藏自治区是中国行政统治下唯一一个没有公布土地重金属污染的省区,可能的原因是土地重金属污染十分严重。而在污水砷含量中,关于西藏自治区并没有给出具体数据,但是图面已经无法容纳示意的球体。西藏地表水中砷含量的超标严重程度令人吃惊(见图)。

砷又称砒霜,就是小说中潘金莲和西门庆毒死武大郎的毒药。长期饮用砷含量超标的水,会引起慢性砷中毒,影响的身体器官,产生下列疾病:

——皮肤癌;
——肝肿大、肝硬化和肝血管恶性肿瘤;
——神经炎、末梢肝病变、肌肉无力、听力下降;
——心血管阻塞、动脉粥状硬化;
——溶血性贫血和巨母红血球症;
——呼吸道发炎和肺癌;
——糖尿病和甲状腺肿大;
——膀胱癌等等。

因此,千万不能忽视长期饮用砷含量超标的水对人体健康所造成的危害。

四、砷污染的来源

海青等指出:”目前,学界普遍认为环境中的砷主要来源于人类活动(如钢、铁、铅、锌等金属的冶炼,木材和焦炭的焚烧、化工生产、含砷农药的使用、含砷废物的不合理的弃置)或天然过程(如火山活动、地表岩石风化,地表/地下水-沉积物系统中含砷矿物对砷的排放)。”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西藏高原经历了开发玉石、砂金矿的浩劫。在西藏发现四大成矿带,金、铜、硼、锂、铬、锌、钼、锑、铁、铂等金属矿产资源储量大、开发容易,引起内地投资者的巨大关注。他们用极低的价钱就从地方政府手中买到了矿产资源开发权。砂金矿的开采在高原各地普遍开花,大部分采矿企业采取了“先易后难,先富后贫,采富弃贫,层层转包”的开采方式,所有矿区的草场几乎全部被破坏,剩下的只是洗矿的废水和遗弃的矿渣。这些废水和矿渣严重地污染了西藏高原的地表水和地下水。

贝丝•沃尔克在《矿业污染第三极水资源》一文中指出,青藏高原铜、锂、铁、硼、金等资源矿藏丰富,然而近几十年来工业规模的采矿活动计划不周,并缺乏废料管理,已经污染了当地的水源。然而这些污染情况都不为公众所知。特别是青藏铁路开通之后,对西藏高原的矿产资源的开发进一步扩大。根据地质调查显示,青藏铁路沿线和近临区域的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其中有色金属(以铜、铅、锌、锑为主)的金属远景资源量超过2000万吨(玉龙矿区除外);主要富铁矿区的铁矿资源量逾亿吨;铬铁矿矿石储量和资源量超过500万吨(含已采矿区);已初步查明硼矿资源量300多万吨,与之相伴或共生的芒硝4.5亿吨、水菱镁矿5840万吨、锂盐56万吨、钾盐416万吨、钠盐1.4亿吨。

可见,西藏水重金属污染的一个最主要原因是对矿产资源掠夺性的开采而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

五、西藏羊八井地热发电厂废水严重污染了西藏地表水

根据目前收集的资料来分析,西藏羊八井地热发电厂排出的废水是西藏地表水中砷污染的一个最主要来源。

羊八井镇位于西藏拉萨市西北91.8公里的当雄县境内,境内的主要河流有堆龙河。1975年中央政府将羊八井地热开发列为国家“五五计划”重点工程。1976年,首台1000千瓦地热发电机组在此发电,1977年10月,首台机组正式投入运行。1985年李鹏视察该厂,当年装机容量已达1万千瓦,为拉萨提供电源。1990年江泽民视察羊八井地热电厂,并题辞:“开发地热资源,造福西藏人民”。当时装机容量已达1.9万千瓦,拉萨电网的百分之四十电量来自该厂。应该说,羊八井地热电站是一个受到中央第三代领导特别关心的项目。目前羊八井地热电厂是藏中电网的主要供应者之一。

本来利用地热发电是利用当地可再生能源,是值得提倡的措施,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但是在羊八井地热发电厂使用的技术却是错误的技术。在德国,利用地热能源,是向地层打入钢管,然后在钢管内注入液体,液体深入地层内获得高温,然后上升回地面,释放温度,再度下沉入地层。液体在钢管内做全封闭循环,获得的只是地下的温度。而羊八井地热发电厂是直接抽取地下高温的地下水用作发电,释放了温度后的地下水当作废水不做任何处理,直接排入堆龙河。两种技术的共同点是获得了能量(温度),主要差别只在于是否有废水排放。

张天华等在堆龙河的羊八井地热电厂废水口的上游提取了水样,证明堆龙河在未接纳地热电厂的废水之前,水质好,各项指标均达到标准。堆龙河在接纳地热电厂废水后,砷含量大幅度超标。

羊八井的地下水的砷含量最高可达5700微克/每升,羊八井地热电厂的富砷地热废水则直接排入区内最大的地表水体——堆龙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污水排放标准(国标8978-1996)总砷的最高允许排放浓度为0.5毫克/每升。羊八井地热电厂地热废水的砷含量最高可达5700微克/每升,是国家最高允许排放浓度的十一倍。据说羊八井地热电厂也建立了废水全回灌工程系统,但一直“未能正常运行”。自治区政府对此不闻不问。

根据张天华等的资料,羊八井地热电厂每年向堆龙河排放的废水量高达2000万吨,相当于一个半杭州西湖的水量。由于地热电厂排污口下游有26个村庄以堆龙河河水作为人畜饮用水,直接受到危害。堆龙河是拉萨河的一条支流,拉萨河又是雅鲁藏布江的一条支流。无论是堆龙河还是拉萨河还是雅鲁藏布江都是当地居民的饮用水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表水环境质量(国标3838-2002)规定,I类、II类和III类水中的砷含量不得高于0.05毫克/每升IV类和V类水中的砷含量不得高于0.1毫克/每升。拉萨河的水质也受羊八井地热电厂废水的影响。要将羊八井废水中的砷含量稀释成合格的地表水水,每年需要170个杭州西湖的水量,而堆龙河没有这么多的水量。

六、结束语

对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污水排放标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表水环境质量中的总砷标准,可以看到,污水排放标准中总砷为0.5毫克/每升即为合格,作为地表水中的砷含量不得高于0.05毫克/每升,政府是把环境保护的任务推给了大自然的稀释和自净能力,换句话说,政府从标准制定上纵容了企业可以通过废气、废水和废物污染环境。对一个企业来说,它会利用政府制定的标准漏洞,尽可能地多放废气、废水和废物,理由是大自然的稀释和自净能力,企业可以最大可能地利用。羊八井地热电厂期望堆龙河每年有23亿立方米的没被污染的水可以来稀释砷含量。对第二个企业来说,它也有同样的想法和采取同样的做法。但是大自然的稀释和自净能力已经被第一个企业所耗尽,这样就产生了污染。还有第三、第四、后续许许多多的企业,它们同样利用标准的漏洞,这就造成了中国乃至西藏的严重的环境污染。这是污染的政策根源,是所谓合法的污染。如果政府严格规定污水排放标准,比如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作为污水排放标准,迫使企业排放的废水在任何条件下都不会造成环境污染,那么中国和西藏的环境污染问题不用很长的时间就可以解决。否则喝毒水、脏水的状态会持续发展下去,西藏好水也不复存在。

   图片来源:环境观察,都是水惹的祸——中国粮食受重金属污染严重:湖南第一河南第二,2016年12月07日

2017年2月11日 下午 10:11
编辑:
专题:
China Digital Times is supported by the Berkeley Counter-Power Lab | 2011 Copyright © China Digital Time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