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 | 两高借709案聂树斌案表功 不提雷洋案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简称两高)的领导人周日在人大会议上宣读工作报告,两者都将国家安全和维稳列为首要任务,并将709维权律师案中的周世锋等“颠覆国家政权”案列为首要政绩,而对去年震惊中国社会、警察涉嫌违法打死人命和污蔑个人名誉的雷洋案只字未提。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都在报告中将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并列,作为头等大事,都把709维权律师案作为去年审结一审的111.6 万件刑事案中第一个具体案例。

709案作维稳首要案例

周强表示,严惩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依法审结周世锋等颠覆国家政权案。他接着说,加大对暴力恐怖、邪教犯罪等惩治力度,积极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保证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上述话语出现在周强报告的第一章节第一段,这个章节的小标题是认真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依法惩罚犯罪、保障人权。两份报告对于引起社会强烈反弹的警察涉嫌害死人命侵犯人权大案——雷洋案则不置一词。

在周强的报告中,涉及极为严重贪赃枉法的原中共高官郭伯雄、令计划、苏荣等重大职务犯罪排在第二项具体案例之列。

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其报告的第一章节第二段中说,天津检察机关依法起诉周世锋、胡石根等颠覆国家政权案。

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是2015年7月9日开始的抓捕、软禁或约谈律师和维权人士行动中首批被判决的四人。他们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半至判三缓三不等的刑罚,均未上诉,并且分别在官方媒体报道中表示认罪。

律师:周世锋等4人案办案程序违法

关注709案的广州律师陈进学目前正在代理被控颠覆罪的维权律师江天勇案。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周世锋、胡石根等人的案件是一个冤案,他们在整个办案过程中都被拒绝自行聘请或委托家人聘请律师,而且遭受了媒体审判,被迫进行了自证其罪,这些都是违反了中国法律的。

陈进学:他们这个起诉的证据很显然是不成立的么,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违法犯罪的行为。像周世锋律师,他就是代理,律师所的主任就是代理案件嘛,主要就是他们跟胡石根吃了一餐饭,就被定为一个什么颠覆国家政权的什么犯罪集团,这非常荒唐可笑的。然后就是他这个事情上,程序上一直没有让这些被告人能自己聘请或者让被告人的家属聘请律师进行会见,一直是不允许家属给他们聘请的律师跟他们会见,来为他辩护,开庭也没有提前通知,没有充分地保障当事人各项诉讼权利,而且还上电视,来认罪,来公开审判,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依法治国或者是什么司法进步的一个表现。包括他放在第一个案例,表明他在维护国家的安全,是展现他司法进步吗,这个709案?

709家属要求调查酷刑

过去一年多来,709案被捕者的家属们一再反映受到当局维稳人员的骚扰、监控、逼迁或不准年幼儿童入托等虐待。她们多次发表公开信,强烈质疑709案办案过程中司法人员动用酷刑,要求展开公正独立调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并保障709案被捕者及其家属的人权。

709案被捕人士之一、长沙律师谢阳通过代理律师控诉,他在长达6个月的指定监视居住期间,遭到李克伟等9名警方办案人员暴力殴打、剥夺睡眠、坐吊吊椅、烟熏眼睛、威胁家人生命、阻绝律师会见等刑讯方式逼迫他自证其罪、诬陷同仁。仍在狱中的谢阳已经通过律师提起诉讼,对涉嫌严重犯罪并侵犯其人权的警察追究刑事责任。

因709案被捕的维权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也发布公开信,揭露一年多被关押期间一些公安人员对他刑讯逼供。

维权律师李和平和李春富兄弟二人2015年7月先后因709案被捕。李春富被关押一年多后于数周前获得取保候审,但他由家人领回后就被精神病院诊断患了精神分裂症。

律师:夸耀聂树斌案平反令人悲哀

在平反冤假错案方面,两高的报告都把延宕21年、历尽艰难曲折才获得平反的河北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案当作首要典型案例。

陈进学律师指出,聂树斌和家人20多年的沉冤刚刚昭雪,制造冤案的那些司法人员仍然没有追究责任,就把平反聂树斌案这样一个错杀无辜年轻人的冤案当成中国司法的一项政绩来夸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陈进学:2016年平反了聂树斌案和江西乐平的冤案,按说这个冤案早就应该平反了,拖了这么多年,那你看聂树斌案拖了20多年,现在才平反,而且他这一个司法体制是不断每天在制造新的冤案啊,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了,平反一个冤案很难,但是这个司法制度在不断地又制造新的冤案。

雷洋案、贾敬龙案未见诸两高报告

对于最高检察长曹建明未提北京丰台检察院对雷洋案5名涉嫌故意伤害致死和伪造嫖娼证据诬陷死者的警察不起诉的决定,陈进学律师指出,当局出于维稳考虑不得不支付巨额赔偿消灾,从而制造了又一个奇冤大案。

陈进学:(笑)曹建明应该没有脸去提这个案件吧。这个案子要是提了,不是要打脸了吗?它的不起诉决定书已经陈述了这么多警察对雷洋的暴力行为,雷洋最后死亡了,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这不是太荒唐可笑了吗。

这位律师表示,中共当局为了不得罪基层警察这个重要维稳力量而冒天下之大不韪,袒护打死体制内的环境科学专家雷洋的警察,让其免于法律制裁,这样做的后果是司法公信力进一步受到严重破坏,让中产阶级和公众寒心,并产生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雷洋的恐惧感。

石家庄市郊发生的因报复强拆而使用射钉枪杀死村官的贾敬龙案去年在中国社会引起强烈关注,但贾敬龙在舆论强烈要求宽赦后仍然被执行死刑。周日人大会议上,两高报告也均未提及此案。

中国特色司法独立

周强院长被一些分析人士视为有望进入中共19大政治局的热门人选。他不久前曾高调表示,要对司法独立亮剑。中国国内法学界人士掀起强烈批评声浪,认为周强作为最高法院院长,公然否定司法独立原则,严重不适合担任其现有职务,要求他引咎辞职。

不过,周强周日宣读的报告中提到了坚持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一说,只是把这句话放在坚持党的领导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之后,后面又跟上一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关于中国有没有司法独立的问题,美国之音在会后采访了一些与会人大代表。

安徽人大代表薛江武:司法独立我觉得从宪法和法律都坚持的很好。法律维护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也支持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这些在宪法和法律上都给予了很好的保障,在现实中党委政府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感觉落实还是不错的。

另一位人大代表则对司法独立的说法表现得敏感而警觉。

:他()没有讲司法独立这个词。中国的司法有中国特色。中国的社会肯定是在党的领导下,所以做到西方的那种司法独立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的。他也没有那种论述。

中国的公检法机关在中共政法委统一领导下开展工作,这是长期存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事实。

周强院长在报告中也承认人民法院工作还存在不少问题和困难,其中包括有的法官办案质量和效率不高,特别是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的能力不足,基层法院管理有待加强,队伍素质有待进一步提升,有的法官以案谋私,充当诉讼掮客,以及对司法权的监督还存在薄弱环节等。

周日的两高报告是本届中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后一次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工作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