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 :做一个浑身都是“妇德”的女人, 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篇文章在我的公号上被删了。

从昨晚到今天,有几十个人在我的公号下面拷贝着同样的话,要求恢复妇德。是他们举报删文的。我将继续申诉。同时把文章发出来。

总之,他们提倡把女人当奴隶,重新缠足。正常社会里,别说女人,男人也会觉得臭不可闻。

记住下面这张扭曲的脸。正是这些巫婆,要把中国女人送去奴役。

(文末我附上微信留言,认准那些提倡妇德的僵尸吧。)

最近,有一位妇德专家丁璇走红了。

看身份介绍,丁璇是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资深妇女工作管理干部,女德文化研究学者,女德与礼仪资深专家与老师,同时还是“全国好军嫂”;几年来,她奔赴国内外,还在国内各级工会、妇联、民办组织邀请义务演讲、报告几百余场。

为什么她走红呢,因为她的《女人如何才能旺夫齐家》 的讲座视频,让人无语凝噎。举个例子,她的讲座PPT图片里写着要求女性遵循所谓“妇德女道”包括:

“男人谈大事,女人不能插嘴”;

“女性被人强奸属于辱没自家祖先”;

“女性穿着暴露是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的破败相“;

“女孩最好的嫁妆是——贞操。”

“三个男人的精液混在一起是毒药”。

看到最后一句,我强烈建议,那些精子银行啥的,赶紧科研攻关一下,这可是诺贝尔级的大发现啊,太震憾了!

我摘录一下网络截图《女人不能旺夫齐家》当中的主要内容:

“女儿经,女儿经,女儿经要女儿听。

第一件,习女德,第二件,修女容;第三件,谨女言;第四件,勤女工。

……莫与男人同席坐,莫与外来女人行。兄弟叔伯皆避忌,惟有娘亲步步行。

若有丫头听使唤,使唤亦须谅人情。外奶舅妗或看望,看望亦须不久停。

坐立行走须庄重,时时常在家门中。但有错处即认错,纵有能时莫夸能。

出嫁倘若遭不幸,不配二夫烈女名。”

陈腐的尸臭味扑面而来。不要说是有女权主义思想的人,正常男人也会被这种落后于时代一百年的观念所惊到吧。

按她自己的说法,丁璇作为一个女性,不是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怎么敢出门、甚至出国?有什么资格跟男人坐一起,跟陌生女人走一道,还在讲课当中露出胳膊?要按她所倡导的伦理,她是该浸猪笼呢,还是该石刑?

丁璇得庆幸,她提倡的女性准则无法实行,否则她自己就是最惨的一个。



这种“女德”的荒谬,简直是摆在额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显了。然而,不要以为像丁璇这样的人就没有市场。这个“旺夫讲座”,观众的反映是:“老师的分享让很多人大彻大悟,原来自己几十岁了还不知道怎么当女人”“在老师的引领下,大家时而歌唱,时而泪流”。我看了看主办这个讲座的某公益大讲堂的资料,各种活动一直非常活跃,也在当地颇受欢迎,每一期主讲的都是在各种劝孝、戒淫、戒色等相似的内容。

这让我想起近日另一则新闻。就在这几天晚上,山东滨州学院一名男生在学校内被女朋友抱了一下,该校“自律委员会”成员看到后,求涉事情侣登记信息,但对方不予配合。“自律委员会”的几名成员于是围殴该男生。

都什么年代了,还把视两性接触为洪水猛兽?连成年情侣之间的拥抱,都会被半官方组织揍一顿。我很想问,那些大学生们、以及行使这条校规的学校官员们,是不是以为人类是无性繁殖出来的?是不是该人人都锁上贞操锁?

现在真是幺蛾子都敢往“传统”身上甩锅了。这不是传统美德,而是在传统里精心挑选出来的糟粕。

事实上,古代的两性关系和结构是有一套完整的伦理存在的,虽然已经远远不能适用于今天了,但在它存在的一两千年当中,是与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情况相匹配的。(其实,每个朝代甚至每个皇帝在位时都不完全一样,有严有宽;不同阶层的要求也不一样,比如底层贫民没人要求守节,女人也得下地干活。我这里谈的是士人及以上,大部分朝代的通行标准。)比如说,对女子是有贞节要求,要求女子顺从于男性,容忍男性三妻四妾,女人足不出户、操劳家务,等等。看起来,是对女人控制很严。

但同时,男性需要负担起全家及仆人的开支;男性不可使妾凌驾于妻的头上;没有特殊原因,男性不得休妻;明朝女人贞节观念最严的那些时候,男人离婚再娶是犯法的。而且,在很多历史阶段当中,男性无论是从宦还是从军,政治风险与法律风险都很大,死亡率颇高,女人即便受牵连也常以罚为奴婢替代,不至于死……

我以前就是研究历史的,要真讲传统伦理与女德,丁璇这种连门都没有入的人根本听不懂。

简单来说,在古代的传统婚姻结构当中,男性与女性,都是你有你的权利与义务,我也有我的权利与义务,虽然地位不平等,但这种结构是互补的、稳定的,从来都不是单边的规则。

丁璇等人的可笑在哪里呢?单方面要求女性遵守古代的女德,要求现代的女人像古代的女人一样服侍男性;却没有要求现代的男性守古代的“男德”。能做到一个人供养全家、外加仆人吗?能永远不跟妻子离婚吗?能承担所有的风险和压力吗?能一个人奋斗到封妻荫子吗?——这种单方面立的契约,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


何况,今天的女性还必须考大学,上班,赚钱,共同供楼养家;还要负责小孩的教育,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考得过雅思、打得过小三——一个现代女性,就连呼吸,每一项都是违背“妇道”的行为。

再说了,以前男人变心了,还能娶妾,所以女人可以忍,开启“正室”模式不离婚,社会和家族也会保护她的经济权益和社会地位。可现在呢?男人不能娶妾,有重婚罪侍候呢;他们离婚只是分分钟的事儿。只怕,到时女人想守女德,不肯离婚,男人也根本就不会给你守妇道的机会。

而且,世人都会嘲笑你;在你圣母的身躯上,将会溅满了围观者欢笑的唾液。

比丁璇本人更让我恐惧的是,高校、地方政府、地方妇联,纷纷展开这种女德教育。女德教育的实质,就是要求女性重当女奴;驯化成服从夫权和父权社会的工具。

在看得见的现实当中,女性的地位正在大跨度地往后退。结合现在的二胎政策,以及各种驱赶女性回家的种种宣传,对女性的“母亲”“妻子”角色的牺牲、忍让、伟大的歌颂,都是从不同的维度要求重新恢复女性作为附庸的地位。与之同时,进一步削减女性在职场中的地位、在学业上的平等,让她们不得不退缩回家庭中。因为,现在受过教育的女性看起来太不乖了,他们需要服从与依附者。

是不是丁璇的“女德”,只坑女人,对男人就有好处,男性就可以偷着乐?当然不是。男性将不得不养起全家,独自买房,独自承担整个家庭的所有社会资源,没有人给你分担;这将使数以亿计的男性根本就不具备结婚的资格。结了婚的,你的妻子不再是一个有脑子的事业伙伴和合作伴侣,她只配对你言听计从;你的生活圈子里,将不会再有别的女性出现,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固定被圈养起来了。

当然,既然女人不宜出门,不能与男人见面,小脚还可以重新裹上。

丁璇并不是孤例。很多女性爱把自己客体化了,把男人当成是主体,用的是男人的脑子、处处维护男性的利益,惟独不知道自己是谁。然而,一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格的衍生物,不仅不会得到尊重,只会让你所依附的“主人”更加讨厌你。

下面为微信公号后面丁璇的学生留言。









微信公号:侯虹斌 ID:guifangbiji

2017年5月18日 下午 11:14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