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喇奴的学房 | 致在巴基斯坦殉道的李欣恒弟兄和孟丽思姊妹

众所周知,虽然巴基斯坦是我们的友邦,但其治安状况着实不容乐观。在巴基斯坦,不要说飞机场、学校等重要场所,甚至连肯德基门店都需要有保安持枪保卫才行。目前,巴基斯坦的主流宗教是伊斯兰教。但巴基斯坦又和其它中东国家略有不同。这点可以在其国旗上看出来:其它伊斯兰国家的国旗都是新月图案加同一的背景色,以代表纯伊斯兰国度,但巴基斯坦国旗上则留有一道白色。那白色代表着基督徒和其他少数民族(据说有一个少数民族长相和我们汉人完全一样,而且人数不少)。

在巴基斯坦,基督教是完全合法的宗教。因为都是一神论,所以穆斯林和基督徒都认为传教是很正常的事,不存在非法传教一说。一般情况下,两个宗教的信徒能做到相安无事,此次事件的元凶是极端恐怖主义分子。而众所周知,恐怖主义分子杀人是不要理由的。

此次事件的发生地奎达市位于巴基斯坦西部,紧邻阿富汗,与塔利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阿富汗的难民和留学生都聚集在奎达市。去这样的地区做宣教士,需要很大的爱心和信心。

图为奎达市一所大学校园,里面很多留学生来自阿富汗。

当两位宣教士极有可能遇害的消息传来后,虽然知道国人会很难理解他们的举动,但当看到环某某报那煽动、诱导式的报道和网民们毫无口德的留言时,许多弟兄姊妹还是忍不住悲叹。多年过去了,那么多国人还是拿着馒头沾血吃。很多网友指责宣教士不值得同情,甚至视为卖国贼一般进行辱骂!却不知我们中国早期的大学、医院等公共事业体系都是由无数欧美宣教士以生命为代价建立起来的。也有“属灵”的基督徒把弟兄姊妹的殉道视为平常之事,反应很是冷淡。

对这两者,我都感到难以理解。

基督徒并不是如电影里演的英雄好汉那样,面对死亡就是一副英勇就义、引颈待割的模样。不,耶稣在受难的前一夜祷告时,汗如血点滴落!他希望门徒能一同警醒祷告,因为他极其忧伤,几乎要死。当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他也是痛得大声喊叫。我们亦不能说,因着已得永生,似乎今生无论遭遇何事都没有差别。主告诉我们要与哀哭的人同哀哭,也要记念遭捆绑的人,因为我们也在肉身之内。当年保罗辞别以弗所人,说自己不以性命为念,也要行完传福音的路程。众人听见都痛哭,搂着保罗的颈项,和他亲嘴。圣经说叫他们最伤心的,就是他说“以后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这里的“以后”,当然仅指今生的分别。

基督和使徒尚且如此,我们又如何能对弟兄姊妹的殉道无动于衷呢?一个肢体受苦,就是全身都要受苦了。当我们的痛是真实的时,我们的爱才会是真实的。

相信看过新闻的弟兄姊妹,无一不曾凝视过李欣恒弟兄和孟丽思姊妹的脸庞。虽然以前看过很多关于殉道的记载,但当从国外的网站看到李欣恒弟兄殉道的视频时,我还是被那惨烈的画面所震惊。妻子看完后难受得不想吃饭。透过视频,我们看到李弟兄赤裸着上身被打晕在地,脸被打碎,没有哀哭,没有求饶,只有一地的血。正如经上所记,人看我们如同将宰的羊,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

有一次李欣恒弟兄的母亲和一个我认识的姊妹坐在一起。据那姊妹告诉我说,他母亲当时还在念叨儿子出去宣教了会不会谈恋爱。

图为孟丽思姊妹

而从孟姊妹的一张照片中看到,她有着齐刷的刘海、纯净的眼睛和真诚的笑容。想到他们这么年轻就惨遭毒手,我久久不能平静。孟丽思姊妹似有预感地在微信的个性签名上写着:“一个生命的摆上可以换来一个民族的复兴,我想那也足矣了。”

至于那些H国的宣教士,他们在中国的宣教士到达之前,就已经在那高海拔、高风险的地方待了多年了。不说安全条件,就连卫生条件都令人难以忍受。因为那里水质很差,当地净化技术又差,所以外人去了会天天腹泻不止。一个H国姊妹在那两年,整整瘦了二十斤!那些辱骂他们的人,谁又愿意像他们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这样的宣教士,在出发前就必须撇下全世界!其中的一个弟兄说当年举手要出来宣教的有上千人,但走出来的就两个!但走出来后,他们无一不感到喜乐,似乎没有任何的忧愁,因为从神而来的喜乐是他们的力量。

而在H国宣教士达到之前,神更是已经感动欧美宣教士在那里开拓多年。在一个遍布塔利班的地方,那里基督徒的比例居然是全巴基斯坦最高的,甚至当地有条主路就叫宣教路。在那条路上,至今矗立着一座基督教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神会在这么一个荒凉野蛮的地方兴起祂无数的儿女。基督的爱真是长阔高深!

奎达市基督教堂

当地孩童

在李弟兄和孟姊妹被绑架的前一天,还和当地人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一位叫艾莎的巴基斯坦朋友为宣教士作见证说:“我从没见过像他们那么善良的人。”这足以证明他们不是鲁莽之辈,亦非居心叵测之人。相反,他们给那么荒凉的地方带去了喜乐和祝福,他们的良善在那样的环境里也能发出光辉。这样宝贵的弟兄、如此可爱的姊妹受难之后,连身体都未找到,居然还要遭千万国人的辱骂,甚至有人卑劣地对他们污名化,怎能不令人感慨?但是正如经上所记:“我的心啊,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祂而来。唯独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诗62:5-6)

但要请问国人,这样的生命该受谴责吗?这样的人愚昧吗?一个眼睁睁看着小悦悦被碾压多次的民族、一个已经扶不起老人的民族,是继续去抹黑、排斥这样的人呢?还是需要更多敬重这样的人?当年玄奘西行取“经”归来,王侯将相远远相迎,世代传颂。而如今国人外出传道被杀,但那就形同叛国,该被辱骂、被唾弃了吗?从这个角度讲,无神论和唯物主义让中华民族的判断力倒退了不止一千年。古人都知道,敬天是万本之源,是治国之基,是人心所依。天只是受造之物,何况创造天地之主,岂不更是应当受尊崇吗?

网上也有弟兄姊妹在反思中国教会宣教的方式和策略,估计差传机构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反思是必要的,没有反思就没有进步,也希望在外的宣教士都能平平安安。但我再次想起保罗辞别以弗所长老的场景:我们和那本地的人听见这话(指保罗被预言要受苦一事),都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便住了口,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便了。(徒21:12-14)有的弟兄姊妹说,现在还没到宣教的成熟时机,是啊,也许是的。但有位宣教士说的话让我更感动,她说我们可以等,但那些中东国家的灵魂不能等。要知道,在中东地区,宣教士和当地人的比例是一比一百万!教会不当因这件事让福音事工偃旗息鼓,更应倍受激励,扬起真理的旗帜,奋力得那未得之地。

上图为巴基斯坦乞讨的小女孩

上图为巴基斯坦贫民窟的一位居民

上图为巴基斯坦基督教社区的孩子

巴基斯坦电力工人,他们其实才二十出头。

李弟兄和孟姊妹去到那么危险的地方,不是因着自己的勇敢,也不是受韩国弟兄姊妹的“蛊惑”,甚至也不全是为了塔利班份子和当地人的缘故。他们和你我一样,既不是英雄也不是傻瓜!他们之所以走出去并献上自己为祭,恰恰是因为他们自知是个罪人,而基督却愿为他们而舍命,所以他们只是被基督的爱所激励,并效法跟随他们的主!而这位主,近两千年前就被世人钉死在十字架。但祂已经复活,并掌管着人心和历史!李弟兄和孟姊妹和无数宣教士舍己的服侍,就是明证之一!让人知道这世上一切都会过去,唯神的国度永不朽坏。

所以历史在英文中被称为是“History”,意即“祂的故事”,是上帝的故事。凡高举基督的国家,无一不文明昌盛,凡与基督为敌的国家,无一不堕落黑暗,这是人类历史的铁律。人类历史掌权在神手中。

已经是第三次发这篇文章了,但我骨头里仍犹如有闭塞的火,让我隐忍不住。最后,我想以一节经文来暂别我们最亲爱的宣教士:

“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来11:36-38)

李欣恒弟兄、孟丽思姊妹,实在不舍你们!我们天国再见!那日,主必亲自擦去我们的眼泪。我们要与千万圣徒一起,在永恒里敬拜那被杀又复活的羔羊耶稣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