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苹果日报 | 莫失莫忘 11万人维园悼六四

六四28周年,新生代厌弃支联会行礼如仪的六四烛光集会;有大学生更发表六四屠城是「邻国历史」言论。但这夜,一张又一张的面孔现身维园,用行动向世界宣告,他们没有忘记28年前中共血腥屠城、没有离弃天安门母亲、没有忘记这些年来为民主牺牲的孩子。昨晚11万人举起良知的烛光,拒绝遗忘这一段血写的历史,漆黑的天空下,维园集会依然烛光如海。

集会开始前,从铜锣湾、天后进入维园的通道人流从未间断。集会昨晚8时开始,半小时后维园6个足球场宣告坐满,参加者转至球场旁的草地。

11万人昨晚举起良知的烛光,照亮维园6个足球场。何柏佳摄

有年轻人以烛光绘出平反六四的诉求。王心义摄

参加人数9年来最少

大会宣布有11万人参加,较往年微跌1万多人,参加人数是9年来最少;警方称昨晚维园最高峰有1.8万人。

集会以「平反六四结束专政」为主题,由短片揭开序幕,维园大屏幕播出1989年广场传来的枪声、学生血流如注的画面。28年过去,港人从未忘记,球场熄灯后,维园烛光如海。肃穆气氛中,参加者在二胡哀乐带领下面向烈士碑鞠躬,大会续播放天安门母亲的录像讲话。

1989年学联代表团成员、六四屠杀见证者林耀强昨上台亲述这一段血写的历史,他忆述当时有巴士司机阻止军队驶入天安门广场,被军人强行拉下车,更不断用枪柄打。他也曾与数人一同抬起伤者到广场,但到达广场时伤者已断气;广场灯熄灭时,军队随即向天开枪,他身边5、6个北京学生用身体保护他。林发言时获不少台下集会市民掌声支持,他最后激动落泪,直言即使有人选择遗忘,但「我选择坚持至平反慨一日」。

集会期间,一名操普通话的中年男士冲到台前撒写有「统一世界」的卡片,其后在大会工作人员陪同下离开。集会尾声,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宣读大会宣言,指香港市民以坚定的意志每年今(昨)夜进行集会,呼吁要继续肩负守护六四事件真相的责任,坚信香港以至内地曾经历事件的人有共同记忆,拒绝遗忘;又与参加者一起高举烛光,为过去28年一直争取平反六四的人民致敬。

中大学生会发声明呼吁停止悼念六四、浸大学生会外务副干事长麦筠玮更指六四事件是「邻国历史」。何俊仁直言感失望,又反问:「悼念六四同国籍、系咪中国人有乜所谓,呢个系普世价值,有良心慨人有底线,会为良知发声。」

不论传统烛光还是电子烛光,都代表了对六四死难者的悼念。

回顾中共血腥镇压学生的画面,有参与集会市民感触落泪。

「话畀中共听我哋未忘记」

悼念六四,浮现出世代分歧,但仍有新一代并没有忘记,更坚持传承历史真相。今年26岁的程小姐自中二起,12个年头从未间断出席烛光集会,「呢场学生运动诉求合理,点解最终变成血腥镇压」,坚持风雨不改出席集会,目的只有一个:「每年呢一日喺话畀中共听,我哋未忘记,要畀中共知我哋仲有好多人要平反六四。」她直言一日未平反六四,一日都会出席维园集会,「我哋呢一代人,有责任守护呢段血腥历史,唔好俾人淡忘」。

在加拿大读大学的港人林小姐专程返港参加六四集会,她指港人自由空间不断被收窄,应珍惜仍有争取民主的集会,又反驳外界指摘悼念六四多年来无进展, 「28年冇改变就更要参加」。90后伍先生指自己也不满支联会行礼如仪,但坚持参加集会,因除了悼念,亦是港人对极权政府的警惕。

有人选择不再悼念六四,但68岁的庞先生昨午4时半已守在维园集会大台前,「年年都咁早到,今年已经系第26年出席」。回想当天的血腥镇压,他仍感到愤怒,「学生又唔系作反,只系反对贪污」。他相信六四不会因时间流逝而消失,「我唯一可以做到慨,就系用只脚行出嚟,如果我都唔出嚟支持,咁咪又少一个人啰!」

集会结束后,社民连及一批学生约200人游行到中联办,遭警方警告阻挠。但游行人士坚持起步,高叫「、结束一党专政、追究屠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