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江棋生:郭文贵爆料之我见

几个月前,我不知道有郭文贵这个人。在潘石屹状告郭文贵之前,我对郭的爆料也还没太当一回事,尽管我已经知晓颇为轰动的《美国之音》直播中断事件。我之所以如此孤陋寡闻和很不敏锐,原因盖在于:我对习近平王岐山之反腐一直持相当鄙视的态度。虽然我不会反对这类反腐,但我认定:公然拒绝阳光法案的所谓铁腕反腐,只不过是一场经不起真相拷问和不会带来正义增量的权斗;无可救药的制度性腐败,在少许老虎、苍蝇落败的同时,必定会以各种方式继续癌变、发作和恶化下去。

由于鄙视,我就基本不关注。像马建、李友、肖建华、吴小晖这些名字,我直到今年才知道。由于鄙视,我既无视权斗的胜出者,也无视权斗的落败者;更想不到落败者中间,会有人早作绸缪,不仅成功逃离胜出者之魔爪,还自信地借助自媒体平台,向胜者之底裤赫然亮剑。

我开始正视郭文贵,并认真观察郭文贵爆料这一政治事件,是在潘石屹回应郭文贵用“低级骗人的鬼话”所作的指控之后。通过行使神圣的知情权翻越网络柏林墙,我看了明镜电视对郭文贵的三期直播采访,看了多次郭文贵自报平安的视频,也见识了推特上意见撕咬的火爆场景。此外,我在墙内看到习王对郭文贵发了红通令,也见到胡锡进、吴法天、林毅夫等超级自干五们对郭文贵展开了“革命大批判”。我觉得,现在我应该、也可以就郭文贵事件说点什么了。

诚然,作为一名持不同政见者,我在基本价值观和政治见解上,和郭文贵存在明显的分歧。对于这一点,我不想讳言,但此处不赘。我在本文中要说的,是对他的四点肯定评价:

一、郭文贵爆的料,具有很强的可证伪性。

说实话,我现在难以确认郭文贵为人的诚信度。但是,我已能确认,他爆料时没有含糊其词,没有语焉不详;他所爆出的料,有名有姓,有身份证号护照号,有图景有表格,有明确的时空坐标,有具体数字。显然,这种料方便查证,容易鉴别,具有很强的可证伪性。换句话说,通过对他所爆之料真伪的查验,人们即可获得定论:郭文贵究竟是一位虚构故事的造谣者,还是一位负责任的举报人。而放出胜负手和王岐山死磕的郭文贵,看来毫不惧怕这样的查验。我认为,郭文贵爆料的震撼力,除了来自其敢于点名叫板王歧山之外,更来自这位非等闲之辈所挖到和爆出的猛料,具有强烈的可证伪性。

与郭文贵所爆之料形成极鲜明对比的,是被黎鸣先生高调誉为“全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的老子的说法: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应当说,这里的“一”、“二”和“三”显然不是数词,否则老子就是犯了最低级的语法错误。它们应是代词,如同“一分为二”、“合二而一”中的“一”和“二”一样。人们对“一分为二”、“合二而一”当然有不同的认知,但是,对其“一”和“二”的指代,还是清楚的。而老子上述说法中的“一”、“二”和“三”,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呢?老子没给定义,也不作说明,留下玄之又玄的无限想像空间。也因此,老子的说法丝毫不具有可证伪性。老子语焉不详,后人解猜不已;但至今莫衷一是、没有定论,今后恐怕也不会有定论。

二、郭文贵的爆料,对世人了解中国反腐真相大有裨益。

中国的反腐,由权斗胜出者给出的真相是:中国的腐败是比较严重的,但不是制度性腐败;中国的反腐是以清反贪,以廉反腐。是有不少老虎、苍蝇在腐败,但以“人民的名义”反腐的人,则一腔正气,清廉无比,自身硬得很。现在,权斗落败者郭文贵给出了另一种真相:操盘反腐的王岐山,乃是顶级大老虎之一;而王手下的“护林员”们,不是老虎就是苍蝇;中国的反贪,是以贪反贪。中国的反腐,是以腐反腐。甚至是以黑反贪、以黑反腐。这两种反腐真相,短兵相接,直面对垒,没有双赢,只有零和。

2017这个年头,似乎真的有点不寻常。说实话,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群体中,哪个没苦水?谁人没有料?但是,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有料不敢爆,或有料爆不了。现在,他们中间竟然走出了一位不可多得的另类——由于他的爆料,这个世界上的吃瓜群众,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戏看了,都能好好享受一把知情权了。有道是偏信则暗,兼听则明。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明白人,是不难认定中国反腐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的。

三、郭文贵最为可取的,是对“人的尊严”的推崇。

作为一位有“原罪”的亿万富豪,郭文贵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缺乏尊严甚至毫无尊严的生活,具有切肤之痛。在6月16日接受明镜电视第三期直播采访中,他多次悲催地提及民营企业家们活得像“猪狗”,不如“夜总会小姐”;他们面对官府的勒索和打压,“连跪着都不行,要趴着才行”,等等。最后,他拿中国与美国相比时,不是比什么人均GDP,而是比人的尊严度。他激愤地说,如果说在美国,人的尊严度是100,那么在中国,则为零!上个月,我在《活得更像一个人》的短文中写道,“国家和国家之间首先要比什么?首先要比哪国的国民活得更像一个人”,“活得不像一个人,人的尊严何从谈起?”看来,在这一点上,我和郭文贵有高度的共鸣。

前不久,发生了一件举世瞩目的事:饱受折磨的美国22岁大学生瓦姆比尔从朝鲜回国后,仅隔六天就不幸过世了。这一事实进一步揭示金三胖的朝鲜政权,是一个毫不尊重基本人类尊严的政权。如果按对人类尊严的尊重度排序,朝鲜政权几乎可以排在全球倒数第一。这种毫不尊重人类尊严的政权及类似的政权,有什么合法性、正当性可言?

四、郭文贵今后的角色定位,比较实在。

郭文贵除了保命、保财、报仇之外,打算在其下半辈子,以他的智慧、财富、决心和能力,做点有意义、有价值的事——为提升中国人生存的安全度和尊严度而战。这样的角色定位,是恰当而实在的。我注意到,他没有把自己看作“百年一遇之英雄”,也不认为自己是推动中国政治演变的“领军人物”,更不幻想在2017年会出现中国的巨变。此外我也注意到,郭文贵承认“过去由于自私和角色错位,对很多人造成了伤害”,他为此作了公开道歉。

中国2017年的政治生态,因郭文贵的横空出世而产生了新的、难以预测的变数。然而,要实现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仍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一年半载之事。有人一再言之凿凿地说:中国的一党专政制度最多能撑到2017年12月31日。这样的预言倒是很有可证伪性,但是,我却实难相信之。

2017年6月25日 于北京家中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2017年6月26日 下午 2:27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