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 | 习近平19大的非常之举

两会期间和新华社记者在新闻发稿中,误将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新加坡传媒指涉事的编辑李凯面临停职。图为习近平出席人大闭幕会议。(法新社图片,2016年3月16日)

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中纪委立案调查,使19大的入常人选出现新的观察角度,因为孙一直被视为入常热门,他在19大举行前夕落马,使入常人选变得更为瞩目;至于孙被中纪委立案调查,则又显示,王岐山并未因郭文贵的攻讦而受到影响,留任常委的机会又告增加。

19大一旦更改党章,习近平会成为「中委会主席」

不过,在常委人选变化声中,关于习近平自己的权力安排,却没有受到注意,但习近平势必进一步集权,给自己安排更大权力,这才是19大最值得注意的发展。

习近平的第一个五年可说是一个集权的过程。2012年底上台后,他迅速借着反腐和军改,掌握党权和军权;2015年夏天的股灾和金融动荡,让习近平有机会介入经济,到了2016年夏天,他已经将李克强的经济权抢过来。2016年10月,掌握了党政军全面权力的习近平,自封为「习核心」,成为全党和全国的最高领导。集权的最后一步就是,由去年秋天到今年秋天,他用一年的时间,安排亲信进入19大,借此落实最高领导人的权力。

从上述集权之路的发展看,习近平势必在19大更进一步集权,更改党章,重新界定最高领导人的职权,借此突显他的威信和唯我独尊的地位。那么,他将会给自己一个什么的职位?

习近平的七一香港行透露了玄机。他去了一个前港英军营,检阅驻港解放军,接受3000官兵高呼「主席好」;这一个「主席好」震动了中外,因为自毛泽东以后,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检兵,士兵从来只回应「首长好」,「主席好」可能是19大预兆。习近平处处学毛,大有可能在19大中,恢复「主席制」,给自己「主席」的封号。

毛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的终身主席,因此「主席」成为至高无上的职衔。习去年10月六中全会成为「习核心」时,已掌握了党政军的全面权力,为什么还要为自己增加「主席」的封号?为的是威信,因为毛的缘故,唯有「主席」之称,最能突显习的威信。

除了「中委会主席」,还有两个「主席」之位,也很重要,一是「中央军委主席」,因为透过军委主席,可紧抓兵权,这是最高领导人的最重要权力来源;二是「国家主席」,这是最高领导人必需的国家元首职位,主要是对外使用。

习近平自封「主席」,最重要的作用是突显个人的超然地位,这可以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的权力结构中看出来,另外也可从「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的关系中看出来。

目前,习近平是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对政治局和政治局常来说,按照规定,只有召集会议的权力,但19大一旦更改党章,让他成为「中委会主席」,他的权力就可能从「召集」变为「主持」,像毛一样,直接主持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的工作。

在中央书记处方面,「中委会主席」也顺理成章,主持书记处的工作。书记处是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的办事机构,有数名书记,主要负责党务,包括中央组织部长、宣传部长、中纪会二号人物和党校校长等。19大的书记处人选最值得留意,因为那必然是习的亲信。

至于「中委会主席」与总理的关系,邓小平立下「党政分开」的规则,经济一直由总理负责,江泽民时是朱熔基,胡锦涛时是温家宝,但2015年夏天金融动荡之后,习近平介入经济领域,到了去年夏天,李克强失势,经济权已落入习手。19大之后,这种「以党领政」的趋势,必将进一步发展,习必须进一步紧抓金融和经改之权。

总括来说,习近平如果真的恢复「主席制」,那只是集权的手段,与「体制改革」无关,更谈不上改制就一定会带来好处,因为进一步集权,突显「主席」对政治局常委的超然地位,架空其他常委的权力,等于摧毁邓小平留下的「集体决策制」,将集体领导变为个人领导。这种改变可能造成深远影响,因为一人独裁虽有助于贯彻政策,加强施政效力,但一人独裁导致决策失误的可能性也必然增加。

习近平有意 「个人崇拜进行到底」

中共大举行在即,北京当局以宣传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政绩、确立习近平党内历史定位为主旨的舆论造势全面启动。这波造势是继去年月日中共届六中全会闭幕,党宣传机器启动,宣传习近平正式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之后,对习近平又一次登峰造极的「造神」活动。

文革个人崇拜卷土重来?

中共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和他的个人集权互相呼应,影响不仅在大人事安排和把「习近平思想」写进党纲,还将对中国的历史进程发生深远影响。

2012年上台的习近平,五年来不断集权。身兼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等三个最高职位,还增设十多个小组委员会,自任组长,成为「全面主席」。他把原本属于中央政治局其他常委的权力,尤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仅有的主持经济工作权力,全部收归己有,「习家军」因此得以火箭式擢升,占据中央和多个直辖市最重要职位。

去年10月,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地位,更意味习近平在最高层人事布局上,被授予最后决定权;18大确立的「习李体制」已消亡,「民主集中制」被废除,胡锦涛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孙政才被调查,19大循例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可能性几乎已被排除。外界甚多分析认为,习近平连任第三届或打破任期制,担任终身领导人的可能性大增。

同时,中共意识形态方面的控制空前严厉,超过改革开放以来任何时期。使本已通过改革开放、逐步走向开明和现代化的政党又开倒车,朝更集权型的政党回归,有人指有如回到「朕即党」、「朕即国家」,以思想控制遂行社会控制的旧轨道。

不少分析认为,中国官方中央电视台精心策画19大宣传大片「将改革进行到底」,但现在推行的却是「个人崇拜进行到底」。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去年春天曾掀起一波,但效果并不好。当时地方诸侯一片对「习核心」拥戴声,部分人大代表出席「两会」佩戴习近平像章,嗅觉灵敏的人士即推出《包子铺》、《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要嫁就嫁习大大那样的人》等歌颂习近平的歌曲,官方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更推出神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让人联想到「文革」歌曲,甚至北韩歌颂领导人金正恩的神曲《没有他会死》、《我们除了他谁都不认》。

那个被称为「十日文革」的颂习运动,尽管因反应不佳暂时收敛,但并不妨碍在中共大以前卷土重来。

中共中央和地方掌权的一批领导人,都成长于文革时代,文革思维根深柢固,文革语言烂熟于心,文革时期操弄政治的手段,更是驾轻就熟。中共现在为习近平展开造神运动,既出自习近平集权需要,也是中共维持强有力领导的需求。这一运动也无不体现文革特征。

首先,中共党媒、军媒已分别称呼习近平为「最高领袖」、「最高统帅」,这些都是当年中共称呼毛泽东的用词。邓小平不敢消受,江泽民、胡锦涛甚至连名字都不敢放进党章,更不敢与毛、邓比肩。但现在中共党媒、军媒这么称呼,即使不是习近平授意,可能是幕僚操作,有人认为至少获得习默许。

其次,中共军方喊出「三个一切」(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三个凡是」(凡是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凡是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凡是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的个人崇拜口号,带有典型「文革烙印」。「习近平思想」、「习近平主义」也开始出现在官方语境中,被认为是为19大把它列入党章测试水温。

再次,中共宣传大片「将改革进行到底」,有意把习近平塑造成一个「开创大时代」的领导人,因此宣传中共政绩时,在毛泽东、邓小平之后,略过还在世的江泽民、胡锦涛,直接跳到习近平,露骨地表现习近平欲比肩毛、邓的企图心。

然而,从另一角度看,空前集权的习近平,还需要在19大前展开造神运动,树立权威,正暴露权威或许仍不够。由于过去五年集权过程中,在体制内得罪了「团派」和「上海帮」,体制外则让自由派和民主派失望,因此这波造神运动效果如何,还难预料。习若欲寻求更长任期,造神运动就必须「永远在路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Windows版Mac版安卓手机版

2017年8月2日 上午 9:39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