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陌生人的来信


【转载者按】 生而为中国人,最大的痛苦,还不是缺衣少食,还不是缺医少药,还不是被冤打冤杀,而是找不到一个真正说理的地方。缺衣少食、缺医少药,世界上有的国家比我们还严重;受到不公正待遇、被冤打冤杀,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可能发生;而含冤受屈却没找不到一个说理的地方,古今中外,大概只有当代之中国为最。让中国百姓怎么办?
====================================================================


韩寒:陌生人的来信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2010-04-05


因为以前有一个报纸,写过去我老家自驾游的攻略,所以有一些来访者,也曾找到过那里,送来一些小礼物,或者拍一些照片,我都会看到,但是,最近看到放在老家的一些来信,让我读后觉得非常无奈、困苦。


我们国家有一个部门,叫做“信访办”。古代老百姓受了当地官员的冤屈以后,就会上京告御状,运气好的还能拦到当官的轿子,运气最好的能遇见微服私访的皇帝,这些小概率事件乃是支持整个社会对公平正义向往的精神支柱。


到了现代,领导们都换上了好车,不能再用拦轿子的方式自杀了,更大的领导,由于电视曝光率很高,也不能微服私访了,就算下乡,最多也是去一些当地领导特地安排的影视基地,和一些农民艺术家们进行表演,但那都是在飙戏,和老百姓的关系不大。


信访办是很多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的人们,唯一的出路。
当然,很明显,他们想的太天真了,在一个司法不独立的国家,你怎么能指望突然会有一个政府部门为你出头呢,一个小朋友打你一下,他妈妈骂你一句,他爸爸还揍你一拳,你去他爷爷那里举报他儿子和孙子,你明显是还欠踹你一脚。


虽然他们那挑高三十米的办公楼大堂里,可能挂着诸如为你服务等文字,但人家是把这个当书法作品在欣赏,你怎么能把这个误会成人家的行动纲领呢?


于是,在明白了上访乃是自投罗网、主动进入黑名单以后,越来越多的人碰壁以后,想到了媒体,追求公正就变成了和追求女人一样,只要搞大了,这事就成了。


毫无疑问,中国的媒体人和中国的公务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追求和素养,媒体人基本上是有自己的媒体理想和新闻追求的,虽然他们也不能违反每天下发的禁令,但是,只要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以内,他们都是嫉恶如仇的。


再比如车手,职业追求就是开的快,演员,职业追求就是演的好,但是,我始终无法知道公务员们的职业追求是什么,是办公务吗?也许,他们的职业追求就是好吃好喝,游手好闲,察言观色,见风使舵,最终顺利变成官员,可以有权、有势、有灰色收入。


恰恰因为他们没有正当的职业追求,所以,他们没有职业素养。基本上,上访者在他们眼里,都是没有大局观的刁民。很多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的朋友们,把我当作了媒体,在杂志的稿件和我每天收到的信中,有不少都是希望我主持正义,帮他们写一写,让他们的遭遇,引起媒体的关注。


我每封信都认真地看了,但是,我非常的无奈,这些事情在你们家庭的身上,是个沉重的负担,但是对于新闻媒体,这已经失去了新闻价值,我相信就算我为你写一些什么,也不会有传统媒体的关注。


而一件事情的解决,往往需要很多传统媒体的帮助才可以,领导才会出来装腔作势地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


信中最多的是某个小区交房质量很差,某个小区边上是个垃圾站或者变电站,还有最多的就是我被强拆了。你如果被强拆了,那不是新闻,那是生活。如果你本人没有烧焦,还能收发邮件,全家老小全部健全,那就是幸福生活,你应该感谢国家。


最惨的一封来信,来自于一个外地来的朋友,所有的材料都很全,内容是一家人被强拆了,还有人受伤,家里的大部分面积,被算成了违章建筑,他们去北京上访,结果材料被退回到省,省退回到市,市退回到县,县退回到村,然后,每逢国家重大节假日,他们一家都被联防队监控起来,以防破坏和谐气氛。


最后,他们告到了法院,法院居然受理了。天哪,法院居然受理了,法院难道不是政府的一个服务机构吗?怎么会受理此案呢?我迫不及待了翻到了下一页。在这一页里,法院居然很快判决了,判决的结果是,原本政府要赔受害者二十万的,现在政府只需要赔十万。


在我收到的这些信件中,我并不能公布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并没有核实过,但是,我个人又没有能力去核实这些。虽然我相信大部分都是真实的,甚至全部都是真实的,最多就是在艺术上多写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的内容,但是,对事情的大局上并无影响,操蛋的肯定是对方。


对于这些需要帮助的信件,我觉得自己非常的无力。当然,他们并不是希望我能够为他们带来曙光,他们只是在不停的向所有他们能想到的渠道尝试。


当然,真正苦难深重的人,已经未必能够申诉,对于正在申诉自己苦难的人,他们始终没有一个申诉的途径。


他们曾经向干部申诉,后来发现,好像除了干部以外也没其他什么人欺负他们,于是他们向组织申诉,后来发现,组织是由大大小小的干部组成,然后他们找到了信访办去登记了一下自己,以便于公安机关监控,最后他们到法院去缴纳了诉讼费,这条路上绕来绕去都是敌军,于是他们另辟蹊径,他们找到了媒体,但是,发现苦难者太多,自己的苦难不够深重,没有达到新闻的级别,然后他们找到了网络,但是发现倒霉蛋太多,他们的倒霉不够独特,没有达到被顶的级别,……


然后,他们怎么办?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Categories :

Tweets

SUPPORT CDT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Anti-censorship Tools

Life Without Walls

Click on the image to download Firefly for circumvention

Open popup
X

Welcome back!

CDT is a non-profit media site, and we need your support. Your contribution will help us provide more translations, breaking news, and other content you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