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思路简洁

原作者:
来源Keep it Simple
译者wgsuper

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道理:你获得基金支持最容易的方法是用数据说话,同时它又是最难办的的事情。

我经常告诫年轻的科学家们,并给他们的关于科学数据的很多建议,因为数据是组织和发表研究结果的最有效的方式。另一个同样重要的建议是选择合适的课题和申请方向。

这并不容易完成。给特殊的对象写一个合适的故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不论是科学家、作家还是艺术家,他们理解并向世人解释这个复杂的世界都是非常困难的。讲一个好故事需要技巧,而向大众传播则需要简洁。

我已经注意到了最流行的故事趋向于抛弃复杂的事情的是非曲直,越是简单的故事越能吸引听众;立意深刻和结果的复杂的故事并不让人喜爱。

例如,人们更相信癌症的产生是由于基因突变而不是由于各种网络辐射滥用导致的;前者可能在特定事件中是真的,但是后者也可能是更普遍的原因;然而基因突变导致癌症产生被更频繁的在媒体上传播。

最流行的图书和电影通常把复杂的世界简单化。就如全球热播的《阿凡达》一样,故事就发生在贪婪的商人为了金钱而破坏原始社会的田园生活,这让人对当今追求效率与收益的社会是否是更先进的文明进行思考,而不仅仅是道德上的善与恶。而讲述了战争与责任的复杂关系的《拆弹部队》虽然在艺术性上取得了巨大成功(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但是在观众反映上则不如人意。

现在我们来说科学问题,在科学研究上最重大和简单的研究总是吸引着顶尖的科学家,而且有大量的基金支持,而更为复杂的现象则往往是被局限在专业领域。

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科学工作者时我就被主流杂志中那些简单的现象给吸引住了,毕竟很多科学知识是从那些杂志中得来的,而那些简单的事实使我相信结果的绝对性,但是很快试验数据证明我的想法太幼稚了。

尽管我自己的研究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是我还是始终保持问题相对简单和一个相对明确的目标。例如我们研究发现去除部分EGF受体会让细胞生长不受控制,这表明癌细胞内部的受体存在明显的衰减。关注简单的现象让我获得基金支持,并取得相应的成果,当然在细胞信号研究领域的新颖性也起着很大作用。当你对受体的作用存在很多未知的时候,你最应该做的就是使它简化。令人沮丧的是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发现要简化这些现象变得越来越困难,除非你愿意改变研究领域。现在机制变得复杂,我发现我已经对其他人认为重要的事情丧失了兴趣,我更想跟着自己的直觉走,这或许只是一厢情愿吧,但现在我确实没有以前那么容易发现新成果了。或许我已经被这些复杂的现象所吸引了,但是除非我能证明这些现象中蕴含着基本的生物特性,否则不会引起其他科学家的兴趣。

做一个特立独行的科学家就像做一个特立独行的导演一样,你没有大量的资金供你使用,但你必须成功,所以你必须要有讲故事的技巧。只有找到合适的观众你才能获救。

H. Steven Wiley现在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环境分子科学方向的首席生物学家。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过量补充维他命D有可能危及生命

  【一分钟科普】实时观测脑细胞活动将不再是梦

  观察脑细胞活动

  【读卖新闻】日本外相向中国大使表示严重抗议  中国调查船跟踪事件

  苏珊的幻想威廉·华兹华斯

Categories :

Tags :

SUPPORT CDT

Tweets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Anti-censorship Tools

Life Without Walls

Click on the image to download Firefly for circumvention

Open popup
X

Welcome back!

CDT is a non-profit media site, and we need your support. Your contribution will help us provide more translations, breaking news, and other content you love.